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隔牆有耳:盧比奧寸爆《大公》 - 李八方

隔牆有耳:盧比奧寸爆《大公》 - 李八方

盧比奧(小圖)被《大公》畫成惡魔後,在Twitter嘅回應得到不少網友的支持。



八方仲記得喺港大委任陳文敏做副校長風波入面,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話香港冇人睇嘅《大公》,搞到左報冇晒面,但估唔到《大公》今次竟然獲得國際級政治人物做佢讀者,仲貼埋上Twitter,可惜嘅係呢位讀者睇完之後,只係送咗一句「只有暴君先會覺得民主係惡魔」畀《大公》。

「只有暴君覺得民主係惡魔」

是咁的,《大公》日前頭版報道「佔中幕後黑手反修例衝到前台,黃之鋒美國契爺串連向港施壓」,一炮過鬧晒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麥高文、聯合主席盧比奧(Marco Rubio)、前主席史密斯等,仲要相當花心思整咗幅漫畫,畫到佢哋幾位成隻魔鬼咁。

估唔到盧比奧睇到《大公》嘅報道,相當畀面咁喺社交網站分享咗報道截圖,佢話自己成為咗親北京報章《大公》頭版嘅公仔,仲被畫成一隻跳緊舞嘅魔鬼兼且形容係民主派行動嘅其中一位幕後黑手,至於佢對呢個報道嘅回應係「Only tyrants think democracy is diabolical(只有暴君先會覺得民主係惡魔)」,之後好多人留言撐佢,當中仲有唔少人叫佢快啲出手幫香港反送中。八方見到咁,只係諗到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啫!

隱世沙頭角村落客家嬸嬸手包 端午限定激罕柴火灰水糭(蘋果日報)

隱世沙頭角村落客家嬸嬸手包 端午限定激罕柴火灰水糭(蘋果日報)

客家人英姐從小便跟嫲嫲學習包糭,主要包灰水糭和花生糭。客家人英姐從小便跟嫲嫲學習包糭,主要包灰水糭和花生糭。好姊妹分工明確,英姐清洗糭葉的同時,娣姐則負責炒花生。好姊妹分工明確,英姐清洗糭葉的同時,娣姐則負責炒花生。担水坑村村長溫新友表示現時村內人口只有約200人。担水坑村村長溫新友表示現時村內人口只有約200人。
花生糭,味道帶鹹香,吃起來像粢飯。花生糭,味道帶鹹香,吃起來像粢飯。由炒香花生到烚糭均用柴火。由炒香花生到烚糭均用柴火。糯米需要於包糭前浸於灰水一整晚,待糯米變成黃色後才可使用。糯米需要於包糭前浸於灰水一整晚,待糯米變成黃色後才可使用。
灰水糭中的紅豆餡是自家製,經浸透後加入黃砂糖煲至綿密,味道甜絲絲。灰水糭中的紅豆餡是自家製,經浸透後加入黃砂糖煲至綿密,味道甜絲絲。花生糭的餡料包括花生、葱頭和蝦米,炒好 後揑成條狀備用。花生糭的餡料包括花生、葱頭和蝦米,炒好 後揑成條狀備用。烚糭期間需要每兩小時翻一次,確保每隻糭均勻受熱。烚糭期間需要每兩小時翻一次,確保每隻糭均勻受熱。
糭上豎直線的數目代表糭的餡料款式,以方便記認。糭上豎直線的數目代表糭的餡料款式,以方便記認。担水坑村鄰近沙頭角邊境,遠眺邊境公共房屋沙頭角邨和深圳的高樓。担水坑村鄰近沙頭角邊境,遠眺邊境公共房屋沙頭角邨和深圳的高樓。担水坑村的山頭至今仍保留昔日梯田面貌。担水坑村的山頭至今仍保留昔日梯田面貌。
【遊嚐假期】
端午節,又到了吃糭的時分。坊間糭的款式日新月異,甜的、鹹的、貴價的、新奇的,應有盡有,只怕你嚐之不盡。可是,有些糭想吃要靠緣份,例如灰水糭。灰水糭就是客家版本的鹼水糭,做法卻天然得多,灰水以荔枝木灰燼製成,用柴火烚煮,步驟多而繁複,令這傳統糭子買少見少。為一睹灰水糭的製作、一嚐它的甜美,記者走到沙頭角的担水坑村,拜訪兩位懂得這門包糭手藝的客家嬸嬸。
担水坑村,在2012年前屬於禁區範圍,解禁後成為最接近沙頭角邊境的村落之一。雖然村落位於邊境,路程卻不如想像中遙遠,從港鐵粉嶺站乘約35分鐘巴士便可直達。担水坑村村長溫新友說這條客家村,幾乎所有居民都是客家人,五十年代村內人口多達2,000人,主要務農為生,村民都在村的山頭開墾梯田,「那時候大家都會自己鋤梯田,你鋤到的就屬於你。梯田大多用來種植番薯、花生和粟米。」六十年代尾,大量村民移居海外打工,農業漸式微。過了四十多年後的今天,山頭的一大片梯田仍在,只是長滿雜草,令梯級的輪廓變得模糊。記者問及溫村長現在還能否上到梯田,他笑了笑說:「上到但會非常辛苦,現在四周都是雜草,你怎樣上?」梯田級級分明不再,村民大減,長居人口只剩下約200人,大部份都是退休的原居民。

花四日儲灰水 餡料自家製

担水坑村除有香港罕見的梯田,還有那快要失傳的灰水糭。從村口走約5分鐘,便來到客家嬸嬸英姐的家。英姐是原居民,見證從前每家每戶製作灰水糭的日子,她的一身手藝,也是從小跟嫲嫲學習和傳承。英姐退休後,每年都會跟老朋友娣姐一起製作灰水糭,「初初兩個人包糭,是想過節時做給自己吃,又跟朋友分來吃的。後來朋友說好吃,叫我們做多些給他們,那時年輕便一起做,一直做到現在。」 由滿足自己到滿足朋友,她們這樣一做便超過10年,「有想過不再做了,很辛苦。」

的確,製作灰水糭的步驟十分繁複。以灰水為例,灰,要先把荔枝木或龍眼木燒成灰燼;水,先用榕樹葉煲水,把榕樹葉水倒入灰燼中,待灰燼全濕透變得稠杰,再注入清水,把灰燼倒入隔渣袋,慢慢等待灰水逐滴從袋中滴出,才大功告成。要儲夠一桶灰水就要三至四天的時間,非常花工夫。預備好灰水只是第一步,包糭前還要把糯米浸於灰水中一晚,待糯米變成黃色才可備用。完成灰水和浸糯米的工序,就要預備餡料,英姐說傳統的灰水糭其實是沒有餡料的,「現在的人越吃越嘴刁,說加入紅豆餡會更美味,那我便試試。」紅豆餡非現成貨,而是她們親自把紅豆浸透後,加入黃砂糖煲至綿密後壓成蓉。每個步驟,都盡顯兩位姊妹花的用心。灰水糭以外,她們還會製作另一款同樣具客家特色的花生糭,製作步驟絕不少於灰水糭,預備工夫同樣用上好幾天,先把花生炒熟弄碎後,與葱頭和蝦米爆香和搓勻,成為餡料,足足弄了兩個早上,才預備好花生餡。「所以我們一定要分工合作的,我這邊炒花生,英姐便清洗糭葉,不然做不來的。」娣姐邊炒花生邊說。

花生糭似粢飯 美味鹹香

花上兩天弄好材料,第三天的早上,終於可以下鑊烚煮。看着英姐在屋內繼續清洗下一批用來包糭的糭葉,娣姐則在屋外負責透爐,柴火爐灶上的大鐵鑊盛載的二百多隻糭子,終於快將誕生。分別經過六小時和九小時,灰水糭和花生糭先後出爐,鑊蓋一開,首當其衝的是糭葉的草青味,熱騰騰的蒸氣讓記者急不及待品嚐,灰水糭味道一如所料,沒有鹼水的化學味,反而有淡淡的甜味,配上甜絲絲的紅豆餡,確實非常美味。花生糭則帶鹹香,口感出奇地跟粢飯相似,非常特別。吃罷糭子,記者不禁請求多帶幾隻回家慢慢享用,除了糭子罕見和美味,也怕緣盡,只因問及她們下年還會包糭嗎?她們異口同聲說:「或許不做了,下年才算吧。」
記者:黃文希
攝影:陳港怡、黃智琳

扭曲的國民性格:被害者史觀 - 劉細良

扭曲的國民性格:被害者史觀 - 劉細良

我們今天聲稱中華民族是多元民族組成,但念的中國史卻完全忽視遊牧民族的歷史。


【讀書好】
中美貿易戰,大陸官方煽動起反美情緒,方法萬變不離其宗,就是指控美國千方百計要阻止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然後就由鴉片戰爭、八國聯軍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等恥辱說起。這一套民族主義意識形態宣傳,為何萬試萬靈,即使中共是偽裝的民族主義者,民眾也甘心放下個人自由及權利,追隨這獨裁政權呢?

複雜糾結

我記得八十年代初在念大學時,有機會聆聽哈佛大學中國思想史大師史華茲教授(Benjamin Schwartz)的演講,教授是猶太人,他認為中國人與猶太人的性格很相近。猶太人流徙各地,但憑着一個信念,認定自己是神的子民,就後回到應許之地。我認為沒有神的中國人,他們的「宗教」就是中華文明史觀,通歷史觀區分華夷,中華這身份就是等同「神的子民」,中原就是應許之地。在廿一世紀我們念的歷史不是文化交流、文明進步及科技發展,而是一個又一個朝代的政治史,默默背誦不斷受夷狄外族入侵,而在廢墟中漢人堅毅地一次又一次站起來,抗擊外敵,重建國家的過程。漢與匈奴、宋與遼、金夏、蒙古、明與滿洲女真的對抗故事,可歌可泣。

至於入主中原的外族,也因為漢化接受中華文明而成為大有為聖君。至於外敵的成員,由古代匈奴、五胡、中古世紀的吐蕃遼金夏、蒙古女真等歐亞大陸遊牧民族,到了近代變為歐洲工業文明殖民主義者,到去年又再蛻變成北美洲的霸權國家:美國。

歐亞史

我們自小就接受了這套講求華夷之辨,大漢族主義的史觀,認定漢人就像《Marvel》漫畫英雄,經歷艱辛,面對強敵環伺團結奮起。大家有否想過已經是廿一世紀了,為甚麼還在念文天祥、史可法及岳飛的大漢民族主義思想?大家又有否想過,這只是一套令國民集體性格扭曲的意識形態,而非歷史事實。今天介紹一位蒙古裔文化人類學者俄尼斯.朝格圖,中文名字叫楊海英的作品:《文明的遊牧史觀》,作者稱此書為「逆轉的大中國史」。身為成長於中共的蒙古人,他對大漢民族歷史感到格格不入,到日本念書開始研究起歐亞史來,即中國人稱之為外族的草原遊牧民族,這些被標籤為蠻族的遊牧民,不單文化多元,人種繁多,更是世界史的推動者,反觀所謂偉大的漢文明,實際上是走不出中原地區的地方文明。

楊海英提出中國史最大問題是其「被害者史觀」,他們假設「支那地區乃是某個特定民族的居所」這說法根本不成立,中國史其實是有各式各樣根源文化與生活型態的集團進行動態的流動,不斷重複着繁榮與改變的過程。但由於漢民族自視為天下中心,以至世界的中心,這種「中華思想」扭曲了豐富多元的真實中國史,認定中原自古以來就屬於漢人。歐亞牧民在中原建立的征服帝國,不單版圖大,而且具國際性,更寬容,呈現出文化、種族及宗教多元,如鮮卑拓跋系建立的唐朝,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及女真的大清,才是中華文明黃金時代。但由於自視為文明中心,於是刻意貶低蒙古帝國,至於大唐及大清,則認為他們已經漢化,最後也是中華文明的勝利。

精神自瀆

魯迅借阿Q批判國民性,認為這叫做精神勝利法,歷史上漢族不斷被遊牧民族打敗,結果惟有否定現實,強調自己文明上更勝一籌,甚至認為我們如此優秀民族,不應輸給蠻族,現實一定出了甚麼錯!於是中國人四處尋找漢奸、走狗、賣國賊,也四處製造亡我之心不死的敵人!事情其實很簡單,所謂大漢族主義的中華文明,不是我們所想像那麼優秀。

這種扭曲的歷史觀,包括漢族中心至上的優越感,至今仍未改變,但中共比大清、大元及大唐對中亞的多元文化更不寬容,這才有能容納一百萬人的維族集中營在新疆出現。在這種變態心理下管治大清留下的多民族帝國,最後只有靠武力維穩,而這種扭曲的心理,又如何重建一帶一路,令中亞國家相信中共是代表和平崛起呢?大家是平等交往呢?
撰文:劉細良

老 貓 - 陶傑

老 貓 - 陶傑




美國洛杉磯一隻16歲的橙色短毛貓在住宅車庫門口遭遇兩隻豺狼圍堵。

豺狼幾次想進攻,但是老貓臨危不懼,以一敵二,向豺狼發動進攻,一邊發出怒吼,一邊伸爪猛撲,結果兩隻豺狼反而嚇得落荒而逃,老貓毫髮無損。

主人在屋內觀戰,本來準備隨時衝出家門援救,想不到自己的貓大發神威,短片放上網,人人激賞。

雖然豺狼個子也很小,卻是野生獵食動物,而貓只是家養的寵物,加上已經年邁,從戰鬥的起跑線來看,貓已經輸了。

老貓為什麼能取勝?是一個引人入勝的生態社會學問題。

豺狼溜到住宅區覓食,白天不敢明目張膽,只能夜間出動,是素來偷摸的習性導致,必然鬼鬼祟祟,因此氣勢上先輸一籌。

貓生性喜歡外出,到處串門,用腳印自製勢力範圍,對自己活動的社區瞭若指掌,見慣世面,心理強大,面對外敵入侵,立即激發自我捍衛的本能,這便是勇氣。

加上美國民風強悍,貓似主人形,美國普通居民,許多人擁槍,勇於自衛。老貓年有十六,見慣周圍的人都是勇武善鬥之輩,基因耳濡目染,遇到外敵,第一反應是進攻,而不是逃走。

「進攻是最佳的防守」,美式足球和籃球都推崇這種戰術,上帝獎勵自我伸張的勇氣,連貓也不例外。

當然還有可能,是這隻貓知道自己背後有一個強大的主人可以依靠,主人在乎牠的性命,必要時一定會出手。但對面的兩頭豺狼是孤魂野鬼,無依無靠,死了也沒有人心痛,在決鬥時必然缺乏後勁。一貴一賤,孰勝孰負,是明擺的結果。

敵人出現了,第一選擇,先不要是「逃跑」。你逃了,本來是你的地盤,就會被那兩隻豺狼霸佔。棄守容易收復難,這隻貓一定有想過,而且以動物的本能,片刻之間,沉着計算,自己有幾多本錢,對方有多少勝算。

而且先不要以為主人會拿出一管槍來挺你。他在,但盡量不要勞煩他。有時候不必事事都講大智慧和大理論,只要在關鍵的一刻,有一點小小的勇氣,就可以創造歷史。

這個世界上,有三億隻狗,活在西方文明世界,在美國,全國有家貓八千六百萬,有「社區貓」(即是一家商店或學校養着的貓)共三千萬,牠們的日子都過得很好,但好日子不都是天上掉下來的鮮魚,偶爾也要由你自己,賺回來。


2019年5月28日 星期二

世道人生:六四殺到嚟 - 李怡

世道人生:六四殺到嚟 - 李怡





上周,連登討論區的網民自發組合,在紅磡、大圍、北角及荃灣等區嗌咪和派發「反修例」傳單,每次每地有十多人參與行動,大都是些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們自費印單張,出錢出力也不怕曝光。這行動相信還會持續。

前天,支聯會發起六四遊行,人數較去年增加一倍,有2,000多人。更罕見的,是近年已經不大見到身影的年輕人也不少人參加。年輕人不認同中國,不認同愛國,不認同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口號,是近年少見他們參與支聯會活動的原因。現在為甚麼回來了?

因為30年前的六四,現在殺到香港來了。

30年前北京發生屠城慘劇;現在,香港送中惡法通過後,大屠殺也會發生,不過不是一兩天的血淋淋的屠殺,而是把香港一些市民,在中國索要下被當作「逃犯」送去大陸,經受全無法律保障的審訊和煉獄熬煎而折磨致死。六四後,大陸在恐怖統治下萬馬齊喑,成為無聲的中國;在送中條例威脅下,此地也會成為無聲的香港。

六四北京有惡形惡相揮拳喊打喊殺的李鵬,今日香港也有惡形惡相剛愎自用的林鄭,兩人都是激發群情的惹火尤物。

六四北京有臭名昭著的大話精袁木,他說六四只死了23名學生,又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也沒有傷一個人。香港現在有張建宗說經他解釋後,有些外國商會,接受了送中例,「不再擔心」,但記者問他是哪幾間商會,他卻說不方便公開。林鄭說送中例提出「到後期」,因有人到外國邀請外國勢力介入,才使中聯辦、港澳辦出聲。但實際上2月開始,已有美國駐港總領事發聲,到5月4日李柱銘等訪美前,至少有13個外國機構和組織表態關注《逃犯條例》修訂。

黃台仰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不再主張香港獨立,目前更重要的是香港的人權狀況和港人身份。「如果港人失去自己的身份,那麽港人便會在這場『遊戲』中消失」。李東昇表示,一旦《逃犯條例》修訂獲通過,將有更多港人流亡外國。他們雖逃亡卻不想更多港人逃亡。

黃李二人雖已離港,但他們與香港年輕人仍然心連着心。香港年輕本土派認識到,種種事態顯示六四殺到香港,香港的人權狀態危若累卵。現在不是爭論本土或愛國、獨立或大中華、勇武奮起或和理非非的時候,不是與支聯會計較甚麼口號才要參與的時候,管他甚麼「左膠」「大中華膠」甚麼虛妄的「中國民主才有香港民主」呢?只要在反送中的大前提下,就參加進去,共同力抗到底。
30年前在北京殘暴鎮壓的強權,已將魔爪伸展到30年後的香港。昔日李鵬,今日林鄭;昔日袁木,今日張建宗;昔日戒嚴令,今日送中例;昔日屠城,今日宰割凌遲。

香港年輕人不去參加「愛國」集會絕對有理,不接受乞求掌權者「平反」甚麼絕對有理,杯葛曾經污衊他們、和他們割席的團體也絕對有理。但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這同forget and forgive無關,去六四集會,去6.9遊行,是為了香港人的身份及我們的人權,做自己要做的事。

阿拉丁打救Will Smith打救阿拉丁 - 方俊傑

阿拉丁打救Will Smith打救阿拉丁 - 方俊傑

在《阿拉丁》的Will Smith,終於回復昔日的生猛,重現全盛時期的光芒。                                             劇照
【西遊記】
迪士尼宣佈開拍《阿拉丁》(Aladdin)真人版,最擔心選角。拍真人版《獅子王》(The Lion King),可以用電腦搞掂;拍真人版《花木蘭》(Mulan),請個中國美女不困難;如果拍真人版《反斗奇兵》(Toy Story),還有鄧梓峰;怎樣找到一個活生生藍色巨人?
最後由Will Smith擔任。沒太多人看好。近績太差,近幾年,幾乎拍乜死乜,2013年,再一次帶個仔Jaden搵食,兩父子一齊拍《末日1000年》(After Earth),弄巧反拙,被評為爛片之霸。之後便運滯到不得了。漫畫英雄大熱,他的《自殺特攻:超能暴隊》(Suicide Squad)是少數失敗作品之一。Netflix大熱,他的《光靈》(Bright)又口碑平平。錢賺夠,想得獎,典型文藝片《最美麗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被插造作;演得好的《震盪真相》(Concussion)失落奧斯卡提名,Will Smith居然嬲到衝出去大鬧評審單位歧視黑人。運氣可能跟隨《黑超特警組3》(Men in Black 3)用完。

又未必。反正跟奧斯卡反了枱,餘生都不用奢望實現心願,反而豁得出去。Will Smith最受歡迎的元素是甚麼?是浮誇得來又未致惹人討厭的囂張。由《重案夢幻組》(Bad Boys)到《天煞地球反擊戰》(Independence Day)到《黑超特警組》(Men in Black),WIll Smith的偶像級星味應該算黑人演員之冠。之後為了向外證明演技,刻意收斂,拍《拳王阿里》(Ali),拍《尋找快樂的故事》(The Pursuit of Happyness),甚至《魔間傳奇》(I Am Legend),全部角色都是認認真真黑口黑面。像傳染,那幾年,就算拍老本行如《街頭超人》(Hancock),也直覺他心不在焉。

求變轉型不易 不如撒手鐧用一世

好了,幫個仔幫到盡,原來幫倒忙;又不再需要討好頒獎禮;在《阿拉丁》的Will Smith,終於回復昔日的生猛,重現全盛時期的光芒。在迪士尼嚴控之下,Guy Ritchie沒有空間亂來,果然又顯現出《神探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的伎倆,在舊有題材稍稍注入現代色彩,交足功課有餘,至少不會似《神劍亞瑟王》(King Arthur:Legend of the Sword)般與民為敵只為滿足自己。對1992年動畫版念念不忘的,可能在真人版看到倒模場景會會心微笑,也有可能不斷挑剔新不如舊,但在一片維穩的要求下,《阿拉丁》的確穩打穩紮,票房一定及不上《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驚人,但照計也不會差到似《小飛象》(Dumbo),在美國僅僅勉強過億。無論埋單收入幾多,有一半功勞也應該撥入Will Smith身上。

五十歲了,要他做慈父,無問題;突然要他扮個情竇初開的儍小子,又得;跳舞唱歌騷肌,一條龍服務。人類是否總離不開初衷?兜了個大圈,Keanu Reeves還是在《殺神John Wick 3》(John Wick: Chapter 3—Parabellum)穿上西裝重現《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式打鬥,才大受歡迎。Will Smith一樣。求變轉型不易,找到一招足夠用一世的撒手鐧,也算難能可貴。如果《阿拉丁》最後的成績比同期上畫全新班底的《黑超特警組:反轉世界》(Men in Black:International)更優異,Will Smith都算爭氣。也可以想像迪士尼將大條道理繼續把經典動畫真人化。正正經經拍齣Winnie the Pooh啦,補償《維尼與我》(Christopher Robin)過份文藝的問題。趁中美不和,找個似習大大的演員扮小熊維尼,更加乜彩都攞晒。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有事才司法獨立 - 曾志豪

有事才司法獨立 - 曾志豪


歐盟28國聯軍的外交照會,被小妹妹林鄭特首說成是「無實際擔憂內容,似是立場宣示」。

即是說,歐盟代表居然食飽飯無事幹,無端坐埋一齊無中生有的一齊砌林鄭生豬肉兼陷特區司法於不義,而偏偏這種「立場」是非常單純的「損人不利己」。即使歐盟目的達到,阻止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其實對自己有甚麼實質好處?他們為何反華要反到如此盡力?

設若歐盟代表都是這麼不經大腦,請問林鄭當場有無馬上解釋遊說?

按道理如果修例是這般「人畜無害,老少咸宜」,好打得的林鄭輕輕解說,理應茅塞頓開,為何洋人仍是這麼高傲不肯就範?

張建宗說已成功遊說多國商會釋疑,不過不肯透露哪國商會已經支持政府……難道是新界/各界商會?

張引述自己遊說的絕招:「我告訴大家是由終審法院把關,商會即刻話無問題,好放心,你地去做啦。」

你有無誤導商會啊?第一,已經講到口臭過你地把口了,香港法庭無權審理控罪是否成立,只能行禮如儀檢查是否由合法的機關提出引渡以及相關文件是否符合法律規格。所以即使香港終審識飛,也不可能化腐朽為神奇。

第二,97前的終審法院的確是終審,今天的終審法院,還有人大釋法,並不是你口中的「勇猛獨立」啊?還記得DQ案嗎?終審未出聲,人大已經提前釋法,製造既定事實,終審法院只能無奈依循人大釋法後的法律框架審案,這樣的司法,有何勇猛?

最令人噁心的是,平時愛國人士就對香港的英治遺產司法制度「說三道四」,攻擊香港沒有甚麼三權分立,從來就是行政主導,甚至要三權合作,又計較香港太多外籍法官云云。好了,今天發覺要sell司法獨立,於是又要猛讚前朝的司法制度如何獨立,甚至連外籍法官不貪污也搬出來說事。典型「無事三權合作,有事司法獨立」,騙誰呢?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封殺劉少奇研究:論黨史與神權政治模式 - 劉細良

封殺劉少奇研究:論黨史與神權政治模式 - 劉細良

除了太多說不出口的秘密,還因神權政治的先知形象,不容冒犯,所以黨史成為討論禁區。

【讀書好】
最近台灣出版一本書名叫《忠奸人:劉少奇──直擊國共說不出口的秘密》作品,出版社負責人朱先生向《蘋果日報》表示,他早前曾聯絡本港一家大型書刊物流公司,打算將該書在「三中商」書店上架售賣。出版社本已經將三千多本新書付運,發行商起初也答應上架,最終卻反口,認為此書內容敏感,拒絕發行。出版社朱先生表示,《忠奸人》一書作者是通過整理數以百計檔案文獻,從歷史角度揭開中共前副主席、文革前的國家主席劉少奇往事,包括劉及妻子王光美曾是國民黨特工。他表示這書是歷史作品,與現今兩岸的政治人物無太大關連,不明發行商為何仍以書的內容敏感為由封殺。其實眾所周知,「三商中」乃香港中聯辦旗下黨營文化集團,集發行、出版及零售於一身,壟斷香港書業,近年並得政府之助,進佔大專院校、機場及博物館,逼走本地民營書店。封殺原因是今天中共對毛澤東、劉少奇、林彪等歷史諱莫如深,雖然過去一段時間仍然可以公開在黨營書店出售,但自習近平掌權後,黨史才變得十分敏感。

神權政治

相信世界上亦只有中共會對幾十年前的歷史人物,採用如此嚴密監控其研究及出版,不容半點異議聲音,大家可從中窺視中共政權的本質,其實是接近伊斯蘭神權政治。神權政治的權力控制在宗教領袖或教士團組織手上,他們權力不容挑戰,因為教主手上掌握了對宗教教義及教派歷史的詮釋權。中共領導人為了證明掌權有其歷史必然性,並突出自己的路線正確,對於「共黨教派先知」形象,必須加以高度保護,假如黨史可以自由地研究討論,那就等於任由非教徒侮辱教派先知。例如林彪在內蒙古墮機叛逃事件,官方黨史指他陰謀行刺毛澤東,意圖在華南建立政權,但近年的國內外檔案顯示,這是毛澤東的陰謀,刻意南巡放風逼林彪「造反」,甚麼刺毛及分裂國家均是插贓嫁禍。但在黨史第二卷1949-1978出版後,林彪是刺毛叛徒已經拍板定案,不容挑戰。

經文編纂大會

在大陸全國黨史工作會議猶如教士編輯宗教經文,非常受重視,在胡溫執政年代,是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習近平出席並發表講話。當時的習近平已經提出「要堅決反對任何歪曲和醜化黨的歷史的錯誤傾向」,這就是今天官方動輒以反對歷史虛無主義為由,禁止民間對現代史人物的公開討論。蘇聯戈爾巴喬夫改革,開放歷史研究檔案,提高透明度,結果導致人民認識到蘇共歷史上的邪惡行為,於是導致蘇聯帝國瓦解。中共如果開放黨史研究,公開檔案,大家翻開殘殺自己人的江西反AB團事件、延安整風迫害知識分子、四九年後的肅反鎮反、大躍進死亡人數、反右、社教、文革到八九六四資料,中共必定倒台。

老鄧封印

鄧小平深明此中道理,於是通過《關於黨內若干歷史問題決議》,否定文革,忘記過去,統一思想不再爭論。但今天習近平高舉中國模式民族復興,意圖將自己由教主「升呢」為先知,對「經文教義」有自己一套詮釋,否定鄧小平的實用主義,要求全國講政治,肯定毛時代的倒行逆施。於是關於大躍進、反右、文革、四人幫的黨史研究,通通變了禁區。至於香港,因為有自由,是成為一切反動及歷史虛無主義的根源,是神權政治一大漏洞。
黨企拒絕發行及售買《忠奸人》,就是聽黨話跟黨走的新時代精神!
撰文:劉細良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世道人生:香港已經徹底變了樣 - 李怡

世道人生:香港已經徹底變了樣 - 李怡




六四30年令人想起當年的黃雀行動,大批被暴政通緝的政治難民,以香港為避難港再轉往其他國家。香港成為受國際景仰的維護人權的文明典範。30年後今天,特區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自此香港當然不可能再擔當遭政治壓迫者的避難所,相反卻成為政治難民的出產地。30年來香港從收容政治難民轉為輸出政治難民,這一個大顛倒,提供了人類歷史上社會文明急速淪落的典型。

國際傳媒報道,黃台仰、李東昇獲德國政府批准得到難民保護,德國政府儘管沒有提供理由,但黃李二人提出的訴求是在香港受到政治檢控。因此德國批准他們成為政治難民的理由就很清楚了:「如果申請人因國籍、宗教、政治觀點或屬於某個社會群體而受到迫害,德國將提供難民保護」。

黃台仰去年受訪時說,「如果德國政府認為香港司法獨立,他們就不會給我難民身份」,批准難民申請的原因「是他們認同香港正利用司法來迫害香港人。」

德國政府的決定,說明HK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的Special已經不存在,「五十年不變」已經從黃雀行動的香港變成出產政治難民的香港了。

從韓國以真實人物為背景的電影《逆權大狀》、《逆權司機》、《逆權公民》中,我們看到人民爭取權利的抗爭最終能取得成果,重要原因之一是有西方記者的現場採訪和國際傳媒的報道。而背後就是西方價值觀念的支持。從歷史來看,韓國、台灣、緬甸從專權政治轉向民主政治,都是由於有抗爭者流亡到美國和歐洲,引來外國人道組織和政治團體對專權政治的關注,才促使掌權者改弦易轍。

香港九七後市民爭取民主權利之所以如此艱困,路越走越窄,除了中共強權的野蠻和香港少數人無恥、多數人沉默之外,更因為中國經濟崛起、外國又因金融海嘯而困厄,於是睇錢份上,對中國的褻瀆人權也眼開眼閉,對香港爭取自主運動不但無暇多顧,甚至還假惺惺地說一國兩制運作良好。香港爭取民主、人權的抗爭得不到外國勢力的支持,在與強權力量懸殊的情況下陷入苦撐局面。

我在上月底《逃亡》一文中提到,在梁天琦受審前,我曾對他說,在外國尋求政治避難,它的積極意義是:以身說法,向世界說明香港已有了政治逃亡,因此已是強權社會而不是人權社會。

在《紐約時報》的報道中,黃台仰表示當時他與梁天琦有共識:「我們其中一人需要離開,繼續爭取獨立的工作。」原來他們早就有了為香港將來作不同犧牲的打算。

林鄭說,中聯辦就《逃犯條例》開腔,是因為外國勢力介入。認為香港既有人邀請外國介入,又批評中聯辦干預,是雙重標準。

她不會不知道:外國的介入只是道義的介入,而中聯辦的介入是權力的介入;前者對社會無壓迫感,後者就有實質的威懾力。就香港市民目前所處的惡劣形勢而言,外國勢力對香港事務的道義介入應該越多越好。

我尊敬到美國、歐洲向西方政要爭取支持的民主派,至於對那些為成全香港而犧牲自己的年輕人,則已經不只是尊重,而且是深感愛護與心痛。無論挺身受囚,還是忍受與自己成長的土地終生告別,都不止是像我這樣寫寫說說,而是身受其苦地呼喚國際社會對香港自主守護文明的支持。

梁天琦沒有逃避,黃台仰李東昇也沒有逃避,沒有像那些曾經批評他們逃避的人那樣逃避,他們主動挑起對香港未來的責任,向世界證明了:香港已經不是過去國際社會眼中的香港,香港已經徹底變了樣。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養麻雀 - 李純恩

養麻雀 - 李純恩

日本攝影師中野智作品
這天在副刊看日本攝影師拍麻雀,天天去同一公園拍同一群麻雀,連續五年,對麻雀族群熟悉如老朋友,每一隻的性格動靜都瞭如指掌,這種細膩耐性的事情,日本人優而為之。

麻雀不是珍禽,但也通人性。我家對面露天商場中有一個餐廳員工,每天坐在商場陰涼處吃飯,他的面前,便常常聚着一群麻雀,分享掉在地上的飯粒,人不驚鳥,鳥也不怕人,久而久之,成了商場一景。

有時候我去那裏吃飯,起初不見麻雀,但只要往地上拋幾顆飯粒或一點麵包屑,鳥兒就會如神仙一般出現,你說鷹眼厲害,其實麻雀也不遑多讓。

那麻雀見到食物,若是小的就當場用餐,稍大一點的,就會叼着飛去僻靜之處再慢慢吃,那自然是怕其他麻雀搶食,跟人一樣,所以拍了五年麻雀的日本攝影師說麻雀通人性,所言非虛。

麻雀通人性,也認得人。在我小時候,上海的雀鳥市場有麻雀賣,因為便宜,許多小孩子會買回家去養。養麻雀的最高境界,就是麻雀養熟之後,把牠放出籠子,一聲招呼,牠會飛到主人手上啄食,然後回籠。上海人管這種麻雀叫「養家麻雀」,養得一隻,足以炫耀。反之,就是「養不家」,也就是廣東人說的「養唔熟」。我也養過好幾隻麻雀,沒有一隻養成「養家麻雀」,只要一放出籠,隻隻歡快翱翔而去。由是認命,後來養女兒,也就特別放任。



台灣製造 - 林夕

台灣製造 - 林夕




洗黑錢是把錢洗白,洗乾淨後用得堂堂正正,洗產地是把產品的原產地身世,洗到阿媽都唔認得,生母不敢讓人知,那掛名阿媽呢?當然是選擇運到有聲譽的名門,如果是農產品,自覺吃得稱心,食得安心。

台灣的高山烏龍茶,算得上名門,而且正派,雖然都說是有機耕種,未必可以全信,老老實實不用農藥的正派農人,相比對岸,簡直就是華山派對嵩山派。

有了MIT──台灣製造這個招牌,即便平日不大喝茶的,到了台灣也會買些高山茶,送禮還是自用也先不管了。但是華山派也有出了個偽君子岳不群,在台灣買到的茶葉,也有摻偽假冒的。

飄洋過海來洗白的茶葉以大陸跟越南為主,數量龐大,那到了哪裏去?很多都用在現成的茶飲料,那倒也不算犯法,那樣喝下去的茶,無須標明產地,不覺得有分別,就真的沒分別,與台灣茶無異。真的,喝那種茶還要加糖,就當在喝軟性飲料好了。

其他大批中越茶葉往哪裏去,有多少被貼上台灣高山茶,就不曉得了。經濟部長說過在相關單位管控下,沒發現業者有在洗產地,也沒發現其他高風險產品有洗過云云,民間暗地裏心知肚明的事情,當局沒發現就等於沒有,信不信由你,還是信自己的味蕾吧。

其實真真正正台灣高山烏龍,光是內銷已經不夠,何來那麼多正貨。正如岳不群會裝裝用本門的紫霞神功,非法奸商也會用中越茶適量參雜在台灣茶葉裏,不細心品嚐,萬一中伏,也可以用「心態決定感受」「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來自我解套,「我」認知了這是台灣的,味道也就能喝出台灣味,洗產地原來也是一種修行,問你怕未。

那麼嗜茶者如何在台尋找台產高山烏龍?對不起,沒十足把握的門路,政府既然說沒發現,那名店大概也不敢過分。還是那一句,識人好過識字。我光顧了二十幾年那家老闆跟我說,以前陸客是十斤十斤買回去的,買到有點捨不得。好在我是老主顧,會幫我預留。

唉,MIT本來是個品質保證,就像在香港買到的巧克力吃得特別甜,毀了這個品牌,對農民傷害何其大,怪就怪洗產地的都是自己人在殺雞取卵。不知道韓市長爭取在高雄設自經區,從大陸運過來原材料,在台灣加工,就堂堂正正變成台灣製造,如果是茶葉的話,不知有什麼可以加工的,這就不是殺雞取卵,叫「茶道文化交流一家親」就剛剛好。

多難興邦 - 陶傑

多難興邦 - 陶傑

資料圖片
川普動用撒手鐧,簽署行政指令,以緊急狀態之勢,令美國的Google,與華為5G脫鈎。

這下子,不是動你的晶片,而是動你的內容。意思就是,若干年後,即使全非洲每個黑人,手上都有一部華為手機,但這部手機接不通Google,也就是說,沒有英文的維基百科、沒有YouTube、沒有Facebook、當然也沒有紐約時報網上版,沒有川普的推特,沒有美國總統在國會的講話。只有百度、新浪,以及習近平講話附有英文字幕的新聞片段。

甚至有一天,手持一部華為,所謂上載電影,不錯,你的速度最快,但只能看「流浪地球」,看不到「星球大戰」或「復仇者聯盟」。甚至連馮小剛的「芳華」,或張藝謀的「歸來」,華為手機也看不到。

川普的禁制令,Google具搜索總引擎,來個拔插頭,脫鈎華為,對於大陸的中國網民,當然沒有影響,因為他們本來就是資訊屏蔽的半瞎子。

但華為5G手機要打出去,包括想歐洲、澳洲、美洲的自由世界用戶也人手一部。那麼好,你那麽喜歡禁制這樣,屏蔽那樣,你也不許Google自由進大陸,不准在大陸的Google上搜到英文的維基百科,川普幫中國修補漏洞,讓你在你那部華為手機裏,全球一起黑掉。

這一手,用中國的邏輯整治中國,相當的公正公平。

華為的十億百億非洲粉絲,可以在中國賣水果時用華為手機支付寶結帳,唯那具手機裏有中國,卻沒有美國。而且Google和Facebook不必再乞求中國開門進大陸市場,而主動在中國之外,把所有大門都關掉。

這時,大陸有貌似愛國的網民急了,問:競爭不過人家,就禁制啊?


這個問題,不正是Google、Facebook、美國的油站、銀行和保險公司、美國的藥廠,十年來不斷問過中國人的同一問題?

這種「反美」的質問,不知是裝傻,還是指桑罵黨國。反正美國人來這一手,中國以外的全人類網民手機戶,只要心智正常,都會作出正確選擇。因為沒有一個非洲黑人會希望自己的手機只看到配英語的「上甘嶺」,看不到梅爾吉遜的「鋼鋸嶺」。川普要華為連同其五千年文化加七十年的紅色國情、政策、規定、潛規則,用世界人類的手來投票,令其全部退回黃河流域與南中國海北岸。

沒有了Google,也沒有地圖,也沒有衛星導航。當然,華為連接中國的軍事衛星,也在另一角雲端,為用華為英國人開車導航。中國軍事衛星,有馬克思主義和習主席思想武裝,或許比Google連接的美國衛星更精準,信川普,你會撞車,讓中國為你指方向,你會更眼明心亮。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台灣結了其他地方還遠呢 - 鄧達智

台灣結了其他地方還遠呢 - 鄧達智

互聯網(互聯網)
5月17日,台灣立法院二讀通過,同性婚姻登記。

這消息鋪天蓋地佔據各社交網站平台,不少人興奮得淚流披面,奔走相告。時代不同了,文明社會裏,大家都有發聲權;莫論你接受與否?恭喜與否?罵個狗血淋頭也好?台灣真的通過了,已屆成人年齡們得享人權自由按自己意願跟意中人成婚。

有朋友鋪文:台灣通過了,香港只有等待的份兒,與文明接軌愈來愈遙遠……

回應他說:不幸中的大幸,香港走在路的中間,相比好些地區連這項新聞都不會、不能發放。起碼目前為止香港人還有自由接收新聞,恁意將意見,不論正面還是反面透過自由途徑抒發。

台灣人能走到這一步怎會從天而降?

一人一票,將一黨獨大變天,又將大貪總統拖下馬,台灣人先爭取得公民權利,再進一步爭取小眾自身權益,曾經長路綿綿,豈是一朝登天,婚姻權利從未唾手可得?

有朋友打趣問詢:可有興趣跟同伴來台灣,將婚再結一次?

差不多兩年前,原應非常低調處理,卻一爆再爆弄至大鑼大鼓應付了一次註冊前婚宴,隨後跑一趟倫敦 Chelsea Old Town Hall應付婚前問詢,三個月之後再飛回倫敦,進行合法結婚。宴請前期準備及進行細則,註冊安排與旅途的勞累還算其次,疏通心裏與往後已婚身份切入實際生活;那考驗才是沒完沒了暗地裏、更多時候需要獨立面對的課題。

並非同伴未能共同進退;他的背景跟我如此不同,在香港,除了幾家親戚,只剩他一個人,醫院同事與病人的態度看來都抱接受、認同、祝福。我的處境不好處理的程度,絕非絕大部分朋友支持及表面從來自強般輕鬆。猶幸個性硬淨,能奮勇直前當然最好,遇事未能一時半刻解決,便以沈默不變應萬變,從來想也沒想過結婚這回物事,遇上一個心甘情願排除萬難、背負一切逆境共同生活的伴侶,那是大半生埋單最大的得着,縱使心理與實際的付出巨大無邊,扭轉乾坤從初衷、從心底開始,誰理社會的實況離我們的遠猶如天淵,踏出與自己與生俱來的自然,無悔無怨。 





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

這場晚宴沒你份 - 陶傑

這場晚宴沒你份 - 陶傑

IG圖片(realdonaldtrump)(互聯網)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不論有沒有川普上台攪局,全球大洗牌的時勢,已經形成。

中國的「世界工廠」神話,中國人幾年前就知道正在結束。「世界工廠」的工資成本逐漸高昂,加上各地貪官胡亂向投資者伸手要攤派,東一個建築違規的理由、西一條環保新政策的藉口,無非是地方各部門包括公安,想向你要錢。

西方和港台商人,都明白潛規則,給錢可以,但要計算成本。有一天工資加各層貪污賄賂的攤派成本,超過了出口西方市場能賺得的利潤,就算川普不上台,商人也會捲鋪蓋跑。

川普上台,只是催化了這個市場邏輯的結果。各國在大陸的投資者,只是沒有想到美國政府終於在關稅和順差之外,還將中國多年來的知識產權和導師技術、加上中國南海擴張和一帶一路的野心,一起捆綁來算總帳。

一個深層的美國政府,與民間的資本家,同樣眼中的中國,視野的層次有分別。

川普的真精英政府,早就看見沒有了「世界工廠」,中國想「騰籠換鳥」,放棄做亷價T恤牛仔褲和打火機的勞工密集店家品出口經濟,想上一台階,轉攻高科技。

這樣一來,就不只關稅和利潤問題,就要過西方文明的門檻這一關。

五百年來,由葡萄牙航海開始,依次為西班牙、荷蘭、英國、美國,締造了真正的人類文明。此一西方文明,不必在費口水爭論,只以二十一世紀第三世界難民逃亡的路線、貪官及其子女移民和留學的方向、全球財富儲藏的幾個熱點──不要相信論壇吹水的一雙雙嘴巴,只相信雙腳和金錢的流向,這是最真實的標準──絕對優於中東的伊斯蘭「文明」(如果你認為也配稱文明的話),以及三千年中華文明那一套。中國要以不遵守世貿規則、西方認為竊據來的那一套山寨高科技,企圖兵不血刃就扭轉五百年的大趨勢,當然不可能。

何況這西方五百年,同時結束了奴役,創造了民主,鞏固了自由。此一果實,可以由價值觀相同的日本、印度和任何認同此一西方文明核心的國家分享,與此為敵的,不許跨進來,更遑論讓你更改規矩。此一質問,歐美漸趨一致,世界多表同意,包括俄羅斯,似乎只有中國人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