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滿城君子劍,通街岳不群(作者: 萬逢達@協紀辨方)

滿城君子劍,通街岳不群(作者: 萬逢達@協紀辨方)


一直以來,公認為金庸小說裡面描寫香港人最貼切的角色是韋小寶。余以為香港人以韋爵爺自況,亦未免太睇得起自己了。
韋小寶性格貪財好色,嘴賤爛賭,鍾意走精面,周旋於數大勢力的夾縫之間,表面睇,同香港人無疑有幾分類似。可惜韋爵爺的智慧義氣,忠肝義膽,香港人卻是一成都學不到。今日香港人面對中共的殖民統治,少數有能力走的,只是在個人層面上試圖思巧計以脫身,走不到大眾卻仍然坐困愁城,坐待滅亡。是要是讓香港人來演韋小寶,不過是落得連多隆都做不好,一個唯唯諾諾臉目模糊,得罪皇帝老子被殺頭的大眾臉角色而已。韋小寶要保全朋友的義氣,他們沒有﹔韋小寶在緊要關頭明辨是非的能力,他們更加欠奉。香港人演得得好韋小寶的角色,早不致於落入今日的田地。
彭督果然有先見之明︰亡香港者,港人也,非中共也。再精確點來講,亡香港者,乃陳冠中、黎智英、何俊仁、劉慧卿、蔡東豪那一代香港人也。(下文以「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稱之)
香港的各類問題,從年年七一遊行師老無功到佔領中環民氣渙散,從怪獸家長當道到林老師講句粗口就被網上公審,統統可歸結於「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所代表的mindset。這種mindset,就是香港敗亡,而且敗亡得如此迅速的原因。當然,不是所有「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都有這種mindset,也有這種mindset的亦不限於他那一代人。
他們那種mindset與其說像韋小寶,在金庸小說中倒有個更貼切的角色,就係大反派岳不群。

《笑傲江湖》裡面的岳不群,人稱君子劍。做得君子劍,首先看起來當然要落足功夫,至少看起上來裝得像個君子。岳不群的行為舉止落落大方,處處忍讓,你能說他不是好人嗎?很難。陳冠中那一代人,高舉普世價值,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大講包容,愛與和平,一些很虛無但又不能證明為錯的價值。你能說他不是好人嗎?很難。看看《主場新聞》金主蔡東豪,從金融界撈到做觀塘廠佬,又係充滿活力熱愛跑步的陽光中年,一副上財經雜誌成功人士既典範,唔少港女夢寐以求既對象,中產們既代言人,你敢話佢唔係好人嗎?一樣很難。
最能體現岳不群同「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相似之處的,在於他們對後輩的態度。岳不群收林平之作弟子,是為了《辟邪劍譜》。君子劍與令孤沖由師徒關係變成反目成仇,也是自看不順令狐沖桀驁不馴的性格而始。讀到此,不妨比較一下「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對下一代的態度又是如何?隨便引幾段新聞︰《八九十後欠獨立點搭車都要問》、《港大畢業生驕縱 失僱主心》,又或者看看蔡東豪先生在《國際先驅論壇報》的鴻文。買不起樓,是你們沒本事﹔發點牢騷,是你們不包容。

岳不群和「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才懶得管你們下一代呢。對岳不群黎講,沒有甚麼比成為五嶽派掌門,成為一代武林宗師更加重要﹔對於「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來講,延續香港的獨特性和文化身份,哪及保全他們的既得利益和樓價繼續升重要。《笑傲江湖》裡的岳不群為練成辟邪劍法,不惜揮刀自宮﹔「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為了自己的資產,那怕冒著成為最後一代香港人的風險,仍不惜閹割香港的主體性和抗爭意志,好讓自己安坐大位直至撈盡最後一筆油水。「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比岳不群聰明的是,他們早已為自己的子女在外國安頓鋪好後路。
再來就是岳不群那種道德潔癖和對名門正宗的偏執近乎歇斯底里的程度。對岳不群而言,凡不是出身正派者,都是魔教弟子。而五嶽門派份屬同氣連枝,必須統一。「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的政治代表 ― 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抱持的就是這種意識。所以對他們來講,不是出身名門正派的激進派、本土派,皆是魔教的異端邪說﹔佔領中環要愛與和平,夠膽違抗大會意志同港共勇武抗爭者,搞手要維持正義,會主動向警方舉報﹔林慧思老師仗義執言但講了句粗口,有違和理非非的普世價值,所以《蘋果日報》就可以為斷章取義的報道裝作若無其事,至今仍未為此事出道歉聲明。

「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與岳不群的弱點,就是被人揭穿其假面具之時,就會老羞成怒。當然,要裝得像個君子,他們不會大吵大鬧潑婦罵街。他們的高明之處,就是找些外圍的「八十後社運青年」對批評者進行抹黑。所以陳雲這個小孩居然夠膽揭出國王沒有穿衣服,他們就要將其抹黑成法西斯、納粹﹔長毛當年斥責司徒華對政改方案的態度,他們就抓著長毛那句「癌上腦」大肆進行宗教法庭式道德批判。

好了,如今香港滿目瘡痍,滿街都是操兒化腔的撈鬆,遍地是他們的大小糞便,這些人還好像安居華山之巔,一番我睇你唔到既態度,反正刮埋最後一筆,帶妻小遠走高飛可也。我死後,那管洪水滔天。
奉勸香港尐後生仔,多睇《笑傲江湖》,多深入研究一下君子劍這號人物,就會明白今日之絕境從何而來,再對照彭督的警世良言,不禁有看透世事,獨愴然而淚下之感。

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君主立憲制的魅力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陳家洛)

君主立憲制的魅力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陳家洛)


君主立憲制的魅力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陳家洛)

3,639
■劍橋公爵夫人凱蒂日前誕下小王子,英國舉國歡騰。
凱蒂誕重量級小王子,舉國歡騰,作為前殖民地的香港,也受感染,這種全民共樂的氣氛,顯出君主立憲制度的特點。
英國,是歐洲最早實行君主立憲制度的國家之一。所謂君主立憲,是由傳統走向現代的產物。傳統上,君主一出世就注定是王,擁有無上權力。但隨着18世紀啟蒙運動開始,即出現權力應來自百姓的呼聲。最著名要數法國大革命,最終推翻政權,成立共和國。

面對革命浪潮,英國當年在政制上主動尋找妥協,下放權力實行君主立憲。新制之下,國王權力受到憲法制約,未經國會同意,就是作為一國之君,也不得頒佈法律及實施命令,包括徵收稅項、起兵等,確立議會至上、法院獨立的基本原則。

除了英國,保留皇室制度又實行民主政制的歐洲國家,還包括荷蘭及丹麥等,兩國皇室較英國更平民化,皇室成員會坐巴士,但身份仍受尊敬。反觀英國皇室,下放權力到議會,但同時保留貴族傳統,而英女皇更是凝聚人民的精神領袖。
事實上,一般政客及政府,民望或有高有低,皇室及英女皇的地位卻可以很超然,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站於道德高地,擁有崇高地位。近年,英國不時進行有關廢除皇室制度的民調,結果是大部份人認為需要保留;更有趣的是,不少人認為英女皇是英國的象徵,對促進旅遊業有幫助,可見英女皇自五十年代戰後登基,形象早深入民心,無可取代。

君主立憲制在歐洲歷久不衰,但在亞洲實施卻變了質,日本天皇成為神授君權、對外擴張的理由,但縱觀歷史,日本戰敗,已從痛苦失敗中學習,制度趨成熟,貼近主流君主立憲制度,算是一大進步。

穩定成熟的民主制度,由政制上實行一人一票,到對自由的追尋及保障,是普世追求的民主目標,論經濟,英國或遠不及香港,但為甚麼出生一日的小王子,竟能凝聚全國上下的目光?甚至讓人投射美好願景?反觀香港,特區政府卻一再受醜聞困擾、甚至被大喝倒采?完好的政治制度,似乎正是微妙的關鍵所在。

記者呂麗嬋筆錄

陳家洛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守衞香港用字 (時事評論員 林忌)



香港興起「本土熱」,近日兩位立法會議員的「香港本土」監察「大陸用字」引起雙方激辯,有些人認為是「小題大做」,可是事實恰恰相反,是香港文化生死存亡之大事。
希特拉曾經說過:「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從他們的學校裏下手。」事實上這套手段在納粹黨的專制獨裁政權難兄難弟共產黨手上,發揮出更驚人的成果──前蘇聯的一些少數民族,幾乎已經忘記俄文以外的本族語言;今日的中國大陸,年輕一代上海人已不懂上海話,深圳已多數說普通話,廣州年輕一代也有粵語危機,香港這幾年開始推行「普教中」──即普通話教中文,就是中共統戰計劃之一。君不見親共報章以及評論人,一再推崇「普教中」以及簡體字?只要改變香港人的語言,則可改變港人閱讀報章以至觀看電視的習慣,中共數以萬計的普通話、簡體字傳媒即可以量取勝,以劣幣驅逐良幣的戰略,去為香港年輕一代洗腦。

香港人從來不慣以政治思考,然而中國共產黨卻是凡事皆脫不離政治;政治課是學生的必修科,甚至到今日仍然要強制學習馬列的「黨八股」;無論是胡錦濤或習近平,近年都不斷強調「思想政治工作」。今年7月14日的《中國教育報》對這些官方的洗腦工程有此解釋:「目的是將大學生思想政治工作化虛為實」,工程內容就是透過新科技──即在微博上做「五毛黨」,而對此工程的結論是「比上課還好」,這就是「軟性洗腦」的威力,比起「強銷」更可怕。
又例如九七前香港人稱呼中國為大陸,甚至大陸人也多數仍然如此自稱,可是全香港的報紙卻為了中共眼中的政治正確,凡見大陸必改為內地,目的是為了甚麼?就是要在香港人心中植入「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是內,別國是外」的思想,為何中共要用盡一切方法逼香港人用「內地」,因為這就是軟性的「思想政治工作」。

為何說「釣魚台」不說「尖閣諸島」,這就是為了中國的民族主義──「神聖領土不可侵犯」也;然而為何同為「神聖領土」的海參崴、伯力、海蘭泡、庫頁島等中國淪陷於俄國的失土,近年卻要改成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羅夫斯克、布拉戈維申斯克以及薩哈林島這些俄國名呢?這就是要配合中共的「政治需要」──龍門可以搬來搬去,總之就是為了中共的政治服務而已。說起俄國失土,則人民會聯想起江澤民和俄國簽署賣國條約的事。亦因此,要對抗中共的政治洗腦,我們只有由自己做起,全面反其道而行。政府是高牆,市民是雞蛋,對洗腦必須反對到底。

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艷星.妓女.BB (記者 陳沛敏)


艷星.妓女.BB(記者 陳沛敏)



鄭耀棠假假地也算是個工會領袖,居然公開發表歧視一個工種從業員的言論,實在愧對工人階級,侮辱香港人智慧。艷星為何不能選特首?如果她拿出的政綱和展現的能力獲得最多選民認同和支持,經普及而平等的選舉選出,中央就應該任命她做特首。

京官、土共和建制派不斷為篩選特首候選人開出條件,由《基本法》沒有的愛國愛港到現在不能是艷星,越說越離譜。所謂艷星,就是走性感冶艷路線的演藝界從業員,那是職業,那是市場學包裝,與其個人生活操守誠信沒有直接關係。連欺騙中央欺騙港人的梁振英都可以做特首,艷星為何不能做特首?


古今中外,就有不少艷星從政。上世紀阿根廷的貝隆夫人生前民望極高,獲尊為「國母」,雖曾有評論質疑她為法西斯塗脂抹粉,但去年仍成為阿根廷新鈔上的首位女性肖像。
香港代表,則有已故「奇女子」狄娜。她演過《大軍閥》,息影後左傾北上,傳說中她遊走中南海、航天城,又搞軍事又跟歐盟發展衞星科技。近的則有甘肅政協彭丹,她被批評,卻不是因為她曾拍艷情片,而是因為她拍主旋律電影。國際間也有不少男明星出身的政治家叱吒風雲,殿堂級數的列根大家耳熟能詳;做過加州州長的阿諾舒華辛力加,當年也是走賣(肌)肉路線。


我倒同意人民力量劉嘉鴻昨日在普選論壇說的,大家不介意艷星做特首,但介意陳(淨心)女士那樣水平的人做特首;但即使如此,我們也要爭取淨心BB可選特首的權利,因為普選的普及而平等原則,不但涵蓋投票權,還包括被選權。
鄭耀棠說篩選可防止選出艷星做特首,有初選才能確保選出「最精英」的人。他沒有解釋艷星為何不可以是精英。若你要迂腐的說做艷星是出賣身體,那我會說,她們至少比出賣靈魂的「政治妓女」強。


陳沛敏
記者

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遊行打尖(梁文道)

遊行打尖(梁文道)

警方在今年七一遊行的路綫上頭封掉了幾個出入口,其中一個理由竟然是要「防止打尖」。這還不好笑,更好笑的是幾天下來,當大家都在爭議這是不是破壞遊行、政治打壓的時候,竟然沒有多少論者覺得「防止打尖」那段話有問題。莫非大家真把遊行當成了演唱會排隊買票,不可打尖;還是我們的秩序情結早已深植腦海,成了港人本能,不好好依序遊行算不上是真正香港人?

什麼叫做遊行?遊行就是一場公開表達政治訴求,兼且顯示政治能量,同時促成示威者共同認同的集體運動。這種運動的本質就和佔領中環差不多,必然牽涉到公共空間的佔用。像馬路和人行道這樣的公共空間,一旦有大量群眾臨時佔領,就必定會引出誰有權利使用它們,又應該如何使用等複雜問題。一般而言,道路是設計來給人車通行的,但在一個肯定自由價值的現代社會裏頭,我們多半可以接受遊行群眾暫時挪用道路,因為比起他們的訴求,一天半天的交通阻礙不算什麼大事。但不參加甚至不認同這些訴求的人又能有多大的容忍限度呢?

於是主事者和管理城市秩序的人就要坐下來規劃路綫和遊行時間了,希望在暫時凌駕正常生活的政治意志,與其他不參與遊行的公民權益之間找到一個折衷的辦法。例如七一大遊行,「民間人權陣線」和香港警隊就商議出了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這種空間安排。

問題是遊行示威從不簡單,它不是一種可以預先設定目標,然後按部就班一一完成的工程。主辦者不可能精確預測參與者的數目,也無法事先評估每一個參與個體的意向、情緒與能量。甚至連「主辦者」這個名字都是可疑的,因為它既不擁有這場運動,也沒有指揮群眾的權力。遊行沒有主人,有的只是一個發起人,一個籌劃者,其餘全是自發自主的公民。他們大致響應發起人的呼召,但發起人不清楚每一個參加者或許有異的具體看法。甚至說不定,他們只是利用這個公共空間暫時被徵用的空檔,想要發揚自己的政治意志而已。在這種情況底下,遊行根本是不可能被完美計劃的運動。(異哉「打尖」)。
 

2013年7月1日 星期一

香港所以有今日(陶傑)

香港所以有今日(陶傑)

香港淪為今日田地,是中國延誤所致。
香港的租約,一九九七年期滿,戴卓爾夫人想來談續約,戴卓爾夫人只是雜貨店的女兒,她出身基層,不是貴族,也不是軍人,她想與中國談續約,只為了一盤小小的生意:這家店舖,不錯,你是業主,一百多年,你租給我,我替你打理得這樣好,我的生意出色,我賣的貨,連你的家人也光顧,現在租約期滿,既然合作愉快,不如談續租的事好不好?你可以開出加租的條件,我也可以考慮,大家一起談。
雜貨店的女兒,不是什麼「帝國主義者」,她只是在商言商,跟政治沒關係。戴卓爾夫人對中國人的政治和歷史全無興趣,她對英國、歐洲、蘇聯的內政外交才熱衷。
但戴卓爾夫人低估了中國的自卑感,她沒想到中國人的神經這樣脆弱,鄧小平認定戴卓爾夫人上門來,是羞辱他。鄧小平在戴卓爾夫人面前吐痰、噴二手煙,以表達他的「民族尊嚴」和「骨氣」。
以後的事,人人知道。英國負上了道義責任:好吧,你硬要收回,我不跟你這種人爭,不過,「港人治港」,你自己也同意,要普選。
這時,英國人光明正大地布局:如果普選,一九八八年起步,有英國人的引領,香港的商界、中產、左派(即俗稱之土共)、民主派,都可以同步發展政黨議會的民主。英國人在的時候,立法局有共產黨的人,也有國民黨的彭震海。英國人主持大局,有足足十年,你可以培養成熟的政黨議政。
民主不是完美的制度,邱吉爾說:「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的形式都試驗過之後。」意思就是,民主沒有最壞,獨裁(Dictatorship)變成專制(Totalitarianism),專制又惡化為暴政(Tyranny),都更壞更壞。英國人把一切都看穿,他沒有害你,他只想你好,續約本來是最好,但你以為他想欺負你;然後,代議政制吧,你又以為他想謀害你,結果弄成今日。香港的淪亡,是一個疑神疑鬼、胸襟狹窄的精神病人自絕的病歷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