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中港融合看牛花 - 陶傑

中港融合看牛花 - 陶傑

資料圖片(資料圖片)


由香港出發之中國保釣英雄去日本聲援在東京縱火之黨友,不幸遭日方拒絕入境,香港前立法會議員「阿牛」不忿,呼籲全中國同胞抵制日本之外,還高調定性「去日本旅遊的都是漢奸」。

許多人嘲諷「阿牛」很傻,其實一點也不傻,與大陸愛國網紅花千芳「凡中國人學英文的都是西方奴隸」之論述,阿牛將中國農民大媽大叔與極左恐怖份子,慣用於政治攻擊異見人士的名詞「漢奸」,進一步普及化、污名化、荒謬化,將本來就已經並無價值而帶有「笑話成份」的「漢奸」罪名,進一步予以貶值。

因為阿牛這樣一定性,不但在日清戰爭日本佔領台灣之後的「國恥」年代留學日本的秋瑾、周恩來、魯迅等俱是漢奸,今日曾去過日本賞櫻花泡溫泉搶購廁板杯麵棉花棒者,億萬中國人俱為漢奸,日本之鄰國變身為漢奸大國,應該很安全。

「漢奸」一詞,在阿牛的「量化寬鬆」之下,成為開機器大印銀紙,人人的口袋裏,包括乞丐,總有新簇簇的三數張。

香港歷任特首與大量親中愛國議員,俱一網打盡。同理,花千芳之「說寫英語即奴隸論」,亦一網打盡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官、法官、大律師。

此種革命心態思維,可上溯至法國革命之追剿新興之共和國的敵人之恐怖時代,下至赤柬定性「凡戴眼鏡的就是革命政權應予消滅的敵人」,同一脈絡貫穿。很奇怪地,「阿牛」雖不幸因堅持「平反六四」為中國政府敵對,其於漢奸之定性,又與花千芳的洋奴論邏輯相通。中港竟融合於本屬兩端的牛花一體,亦為中國人社會的無數奇景之一。

香港早已榮登牛花版的「漢奸港」和「奴隸城」,美點雙輝,此不幸為「國際金融都會」和乞求美國繼續承認「香港關係法」須付出的代價,但不能不承認阿牛身為香港公民,也是一個最純粹的中國人,正如大陸的花千芳,是一名最無雜質的原教旨主義中國人。花開兩朵,南芳北馥,值得敬重。

雖然口頭上敬重完畢,身為家長的你,還是心癢癢的想效法石敬瑭、汪精衛,擁護香港的英語教學,打聽英國寄宿學校資料;而萬千港女,不論有拖拍還是未嫁得者,個個都是川島芳子,正在籌備去日本看櫻花的快樂之旅。


2019年3月23日 星期六

《炸雞》改良福星片 - 方俊傑

《炸雞》改良福星片 - 方俊傑

《炸雞特攻隊》成功製作出一齣讓觀眾真真正正笑得出的喜劇。劇照


【西遊記】
《炸雞特攻隊》年頭於南韓上畫,觀影人次火速超過兩年前的《與神同行》,力追2014年古裝戰爭片《鳴梁》。在南韓票房榜,口碑超好的《逆權司機》,排十四;《屍殺列車》,排十六。《炸雞特攻隊》仲唔係有超強特技加催淚情節或者男神甲乙丙?
完全相反。《炸雞特攻隊》一開場,幾個其貌不揚的演員利用游繩下降技術雞手鴨腳捉拿毒犯。似甚麼?似《福星高照》或者《夏日福星》,馮淬帆加吳耀漢加曾志偉,笑到流眼淚可能有,特技不可能有。許冠文大戰炸雞店的《雞同鴨講》,可能還比較重視劇情。一句講晒,《炸雞特攻隊》翻炒商業上最成功的港產片,同樣成功。

說是翻炒,又好似過份輕視《炸雞特攻隊》。福星片由1983年《奇謀妙計五福星》開啟,距今三十幾年,很多招數,現時再用,會死。我們越來越多禁忌。馮淬帆以大欺小,不斷玩弄好像智商較低的曾志偉,三十年前,笑得出,今日,笑得出也不能笑。何況,好多人確實笑不出,只會對馮淬帆代表的廢老階級心生憤恨。《炸雞特攻隊》與時並進,聰明在把五位主角全部設定成隱世高手,各有過人專長。在福星片年代,馮淬帆加吳耀漢加曾志偉,就算加埋靚仔的秦祥林或苗僑偉,全廢,最後只倚賴洪金寶一命救全家。在今日,上個網,個個以為自己是主角是意見領袖,你叫他們怎代入?福星片的世界從來抽離,人人沒有家庭沒有責任沒有憂慮。《炸雞特攻隊》落地一千倍,阿頭因為遲遲未升職給後輩爬頭而備受壓力,搞炸雞生意搞到盤滿缽滿,會認真考慮應否放棄個人喜好專心為家人未來而落力賺錢。看福星片可以忘憂,看這一齣,會感同身受。

就算麻甩佬式情誼勉強過到關,福星片的最大死穴其實在歧視女性。尤其以《夏日福星》抽水抽到關之琳濕身透點,最極致。放在今日的話,一大班男人當個女人貨物般玩完又玩再玩,個女人都弱者到幾乎開口講多謝?暴動都似。《炸雞特攻隊》索性將女角放入福星行列,唯一一個好打又有型的奸角,也由女演員擔任。一舉避開所有平權議題。楊紫瓊在當年客串,演柔道教練,給洪金寶輕易K.O.,已經是不會重現的歷史。

純粹搞笑 老土結局勝大台劇

是有無限掣肘,《炸雞特攻隊》仍然成功製作出一齣讓觀眾真真正正笑得出的喜劇。驚喜度不及去年的日本奇蹟《屍殺片場》,足夠收貨有餘。陳年港產喜劇是寶藏:中國的《港囧》收十六億人民幣,美國的《醉爆伴郎團》(The Hangover)全球收四億幾美金。你說沒有參考過許冠文、周星馳或者《精裝追女仔》,我打死也不相信。要香港拍得出讓人笑得出的喜劇,偏偏越來越不可能。資源不夠當然是問題,彭浩翔在七年前還可以挖空心思拍出《低俗喜劇》,今年只可以快快把網上話題搬入《恭喜八婆》。時間也是資源。社會氣氛更礙事。香港的偶像擅長賣慘,賣奮鬥過程有幾痛苦,賣為追逐夢想有幾大犧牲。南韓的偶像是勝利。從來是壞人比較賤格,比較賤格就比較有趣。這一點,是很無奈,但很難推翻。你看看自己永遠追不到女神,女神只會為口花花同事仆心仆命,自然明白。

從《炸雞特攻隊》,有沒有甚麼值得香港反參考?有。第一:不要再推說沒有許冠文沒有周星馳便拍不出喜劇,《炸雞特攻隊》的男主角柳承龍,即是《戇爸的禮物》那位無辜入獄的慘情智障爸爸,不是搞慣笑的典型喜劇演員。第二:不需樣樣事也放個意義落去。《炸雞特攻隊》沒有插支旗話自己為邊個邊個打氣,很純粹地搞笑就是最大意義。不過,到結局,符合劇情地放一首經典老歌作配樂,有感受的觀眾自然可以對號入座產生感應。第三:人類其實很接受老土。《炸雞特攻隊》的結局,是離譜地將所有角色放晒去貨櫃碼頭大混戰,真係連TVB電視劇都未敢如此復古。又安全過渡。很多人口裏說追求創新,信我,大部份根本不會把創新放上心。不用無時無刻更新的,他們只不過希望架地鐵不會相撞。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中國菜的精緻 - 葉一南

中國菜的精緻 - 葉一南




阿十以前是漁民,本來已經半退休。2008年,我們在香港開中菜館,其中一味雞油花雕蒸大花蟹,味道鮮美,推出不久即贏得顧客口碑,為餐廳迅速打開局面。要做好這道菜,烹調技法固然重要,最大功臣還是阿十。如何挑選頂級花蟹及游水海鮮乃專門學問,我與廚師算略懂一點,與漁民阿十相比,是小學生,所以十年前三顧草廬,請了老朋友出山幫忙。

每天早上六時,阿十抵達最大的海鮮批發市場,香港仔魚市場,與相熟檔主打過招呼,便開始挑選第一手海鮮。照他的標準,滿肉頂殼的是一級蟹,九成肉是靚貨,少過九成肉的不買。季節合適的時候,十隻蟹選出二隻,季節不合,二十隻中未必能選出一隻。怎樣去選?看顏色、水域、重量以及殼內透視的陰影作定論,十哥解說了多次,我還是不太明白。揀完蟹,再挑游水三刀、紅斑、九節蝦、琵琶蝦,然後把海產放入貨車上的魚缸,十一時左右運到餐廳,十年來風雨不改。為甚麼花如此人力物力?只因廣東人吃海鮮,要即劏即煮。死了的花蟹肌肉萎縮,會出水流失味道,上了水三小時的紅斑,可以煎可以炸,如果拿去清蒸,開始有腥味。這道理,所有廣東人都知道。

因為廣州米芝蓮不見一間三星,「世界五十大餐廳」選舉從未有中菜上榜,中國菜在國際飲食舞臺上的地位備受質疑。於是帶出一個近年熱門題目,中國菜能否精緻化,更上層樓。中國菜混食,一隻鵝搬上來,有頭有腿,吃魚要連骨,然後一齊起筷,很多外國人看了便皺眉。外國菜分食,擺碟完整,在美學觀感上,確實比中菜賣相優勝。

我認為,這不過是表達上的差異。一條魚一隻蟹,由海裏上船,運去市場,到達零售,經過運輸車,入到餐廳,一直保持游水鮮活,十萬八千里護送照顧,為的是希望一碟簡單的清蒸海魚,能夠原汁原味,相信世上只有中國的廣東菜系,處理海鮮到達如此境界。最驚人的是,這種堅持,深入民間,在南中國,每一個街市都在賣游水海產,每一個母親都有一套嚴苛的評核標準。這種藏而不露的心思,算不算精緻?

有一天英國名廚到訪餐廳,他吃過百花雞之後,不解為何雞中有蝦味,而且雞皮可以如此香脆。我們剛好有一隻在製作當中,於是拿出來解說。師傅先要仔細把雞肉取出,保留完整雞形不損外皮,然後把薄薄一層雞皮攤開風乾,雞肉混入蝦膠,重新填入,還原雞形,然後上皮,用手吊着潑油去炸。工序繁複,做一隻要至少兩天。名廚聽完,嘖嘖稱奇。另一天日本二星餐廳大廚,吃過我們的蟛蜞膏禮雲子扒柚皮冬瓜,不解為何如此香濃。我把蟛蜞的相片給他看,嚇了一跳,廚師問,這蟹小如指頭,用多少隻蟹多少時間,才足夠做成此菜?我答,少說也要一百多隻,大廚舉起拇指。庖丁解牛,我們解出外國人熟悉的裏脊、外脊、黃瓜條、牛腱,面肉、牛尾、胸肉,然後還有他們沒留意的牛頸脊、牛蹄筋、牛腩,當中再分出爽腩、坑腩、崩沙腩。去潮州吃牛,隨便拿出二十款不同部位出來。這些又算不算細緻,算不算巧手?

以上例子數之不盡。不是說中菜比起其他國家菜系更好,絕對不是,亦絕無可能。只不過,如果認為中國菜不夠精緻,我舉腳反對。大巧若拙,亢龍有悔,中國人一直提倡這種處世態度(勇於亮劍是近年的事),文化如此,中國菜展現的面貌亦是如此。我們的精緻,藏在底蘊,不張不揚,有了這點理解,在原來的寶藏上再作改進,才有機會發光發亮。

《入鐵籠》:動作富實感,劇情較簡單

《入鐵籠》:動作富實感,劇情較簡單




一談到綜會格鬥的題材,大家也許即時聯想到由林超然執導、張家輝與彭宇晏主演的《激戰》,然而其實綜合格鬥的題材也可以有不同的類型。同樣是綜合格鬥題材,擅長綜合格鬥的導演陳翊恆,則起用兩位年輕演員馬志威與林耀聲,來拍一個兩人成長的故事《入鐵籠》。
《入鐵籠》的故事圍繞著在孤兒院長大的一對兄弟「招積」(馬志威飾)與「電兔」(林耀聲飾),兩人獲辭去孤兒院工作的雷Sir(葛民輝飾)與師母(元秋飾)在拳館收留。最終電兔以打地下拳賺錢離家,而獲數十場業餘賽不敗紀錄的招積則首度挑戰職業綜合格鬥,挑戰昔日手下敗將陳樂風卻因輕敗極速戰敗。電兔遂挑戰陳樂風,並且為此離開黑市拳賽。而在期間雙方曾因小事引起衝突,也令電兔與陳樂風之間的綜合格鬥燃起熱度。
《入鐵籠》是導演陳翊恆五年以來再度有其執導電影在香港上映,而熟悉綜合格鬥的他選取自己擅長的題材,當中從綜合格鬥的場面可以看出。當中無論是選取的場面角度,以至是動作節奏恰當,而且在沒有太多旁白下,更能拍到那種現場氣氛。雖然程度上可能相對簡單,但是仍能保持其節奏,同時也看到兩位不擅打鬥的演員苦練的成果。
相比之下,電影在劇本與場面次序方面其實則屬一般。當中主線放在招積與電兔兩人為主,中間本來也許想藉招積的女友來豐富角色,惟在處理上只屬一般,未有令人感到有印象深刻之處。而電兔的角色描述反而是以與招積關係為主,同樣未算豐富,故此在沒有打鬥場面便顯得較為平淡。
談到演員表現方面,馬志威與林耀聲兩人成為海報重點,焦點亦落在兩人身上。馬志威演繹的招積角色有著心態較大改變,在效果亦算恰當,而且內心描述不俗。林耀聲在片中相比之下表現後段較為外露,反而內歛的效果比外露為佳。而電影同時找來元秋與葛民輝兩人在拳館佔重要角色,當中元秒發揮相當自如,莊諧控制得宜,而葛民輝在片中,每每就達到中程的效果。誠然,片中兩位女角楊柳青與鄭麗莎的動作場面其實不弱,只是在劇本舖排下似乎被比下去,而文戲處理看來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入鐵籠》作為導演陳翊恆五年來再執導筒之作,看出他較以往懂得因應自己的強弱避重就輕。當中綜合格鬥以至是巴西柔道的場面,無論是鏡頭與節奏上均拿得理想。相比之下,在文戲與關係的處理之下,則以達至基本水平為主,故此節奏會較為平淡。然而,片中不難看到一眾演員,包括馬志威、林耀聲、楊柳青與鄭麗莎等演出動作落力,而元秋與葛民輝在片中亦恰到好處,在動作主題也符合到觀眾的入場期望,也算是達到所需。

作者:Ryan

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

「仇恨言論」是什麼 - 陶傑

「仇恨言論」是什麼 - 陶傑

電視畫面(互聯網)

當世有一名詞,左膠騎劫濫用,叫做「仇恨」。有所謂仇恨言論,亦即hate speech。
何謂仇恨言論?確是有的。如紐西蘭血洗清真寺之恐襲槍手,附有自白書長七十四頁,認同暴力,表示要殺光伊斯蘭移民,包括其兒童,因為兒童長大了,也會變成恐怖份子。

同理,馬克思、列寧、托洛斯基、哲古華拉,反抗資本主義,也行主張和鼓吹階級鬥爭,亦即用暴力來推翻一個階級,推翻之後建立專政,而且還要一代代暴力專政下去。這就是仇恨言論。毛澤東和赤柬,照着做了,地主階級的下一代不是成為奴隸,就是消滅掉。

仇恨言論必有直接所指,如希特拉針對猶太人,於暴力及其目標,有明顯的煽動。

紐西蘭槍擊案之後,澳洲參議員安寧(Fraser Anning),在國會發言,質疑伊斯蘭文化是否醞釀仇恨和恐怖,提出應該研究移民問題。

安寧被指為散發仇恨言論,遭到一名少年擲雞蛋。但伊斯蘭教遜尼和什葉派的仇殺是事實,對婦女權利的壓迫,也是事實。此一文化是否孕育恐怖主義,學術課題,理應容許探究。歐洲的恐怖襲擊,多年來多數與移民有關,種種案例,亦俱事實。這位議員沒有鼓吹殺害所有的回教徒和新移民。

若如此言論相當於散播仇恨,則中國魯迅之「狂人日記」,開宗明義全盤否定中國兩千年儒學禮教文化,論定為「吃人」,魯迅在散播仇恨言論。

但若魯迅是仇恨的大宗師,又怎會世代列為中學教科書範文,而且接受中國人的尊崇膜拜,還差點得諾貝爾文學獎呢?不要開玩笑好嗎。

中國人六七十年代教育:階級仇,民族恨。這六個字,六十歲以上,人人知道。此即教育仇恨。

魯迅並無宣播仇恨,澳洲那個議員,對伊斯蘭文化只是提出質疑,對移民只是提出應該要研究,為何會是「極右」?

若反對非法移民、將偷渡來的船民集中管理,加以身份甄別,即如同「仇恨」,那麼一九七九年的港督麥理浩,將二十萬遭到列寧共產政權迫害投奔怒海的越南船民限制在集中營,甄別處理,聯合國批准,立法局支持,請問麥理浩是否法西斯之仇恨港督?

左膠認為紐西蘭槍手的偶像是川普,川普備受憎恨。那麼屠殺二百萬人的波爾布特,其尊崇的馬克思,為何又可在英美大學列為教材?

此一基本常識,左膠答不出來,有如伊斯蘭國和五毛,他們剩下來的,只有歇斯底里的謾罵和咆哮。

此方為仇恨的孕育滋生,百年循環,一切是這樣開始。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地鐵史上最神秘的意外 - 馮睎乾

地鐵史上最神秘的意外 - 馮睎乾

資料圖片


前天地鐵炒車,事屬罕見,但並非無法解釋。若要數地鐵史上最神秘,甚或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意外,我會說是一九八一年油麻地站女學生墮軌奇案。這件事千真萬確,電視報紙皆有報導,市民茶餘飯後議論紛紛,很多讀者想必記得。

八一年十一月十日下午一點半,一列從中環往觀塘的地鐵進入油麻地站,司機突見一名身穿白色校服的女學生躍下月台,馬上煞車。惜為時已晚,司機感到列車已輾過女生。據說月台上亦有目擊者,高叫「有人跌落路軌」。警員、消防員接報到場,用器械吊起車廂,爬入車底檢查,沿着路軌搜索,最後一無所獲,甚至連血也不見一滴。下午二時四十分,營救人員無功而退,地鐵恢復通車。翌日報章有標題寫道:「疑有一女學生墮軌被捲入車底 地鐵佐敦至旺角三站 昨暫停通車逾一小時 千餘乘客受影響 檢查無發現」。墮軌後失蹤固然離奇,但地鐵三站下午暫停服務,也只影響區區「千餘乘客」,今天看來也有點超現實。

地鐵發言人稱,司機健康良好,沒精神病,休假兩天後照常上班。那麼司機和月台的市民是否撞鬼呢?我小時候已聽聞以下「真相」,據說來自少女的同學:跳軌少女,其實是同場另一少女的魂魄,兩者一模一樣,少女看見「自己」跳軌,驚惶失措回家,兩日後病死。多年來,靈異節目主持人不斷試圖解謎(網上還流傳一段偽造的「現場短片」),都未能令我信服。警方推測,跳軌少女可能躲在月台下的空隙,沒被列車輾過,事後趁亂逃去;也有心理學者說目擊者有「集體幻覺」。

這都市傳說流傳了三十七年,不得其解,今天重溫此事,並非旨在測試你的年齡記性,我只想提出一個大家都忽略了的角度——那少女可能尚在人間。憑常理,警方的推測最有可能。跳軌少女假如活着,今天不過五十四歲。我們能否通過互聯網找到當日的目擊者,把口供綜合起來重組案情呢?甚至異想天開一點,我們可以聯絡到跳軌主角嗎?希望會有答案。


1981年跳軌奇案的真相 - 馮睎乾

資料圖片

昨天談及1981年11月油麻地地鐵站有少女跳軌,然後離奇消失,拙文刊登不出半日,事情發展便有重大突破。多年來大家把此事當作靈異故事,我卻深深懷疑,理由有二。第一,近年不少靈異節目聲稱收到「堅料」,有說少女靈魂出竅,有說她墳場撞鬼,但結局萬變不離其宗,都是「女主角死了」,問題是:如果消息可靠,為什麼總說不出主角的姓名背景?既然事主不在人世,還有什麼需要避忌?第二,跳軌還跳軌,死還死,兩件事不該混為一談。因此我昨天大膽推測:事主沒死,只是掉入月台下空隙位置,然後趁亂逃去。

昨天早上我在FB分享拙文時,補了一句按語:「呢單嘢大家一直當鬼古,但我寫文前卜過一卦(《睽之无妄》),相信個女仔根本冇死。」兩小時後,兩位讀者先後聯絡我,證實了我的推測!揭曉真相前,先講清楚三件事:一,消息人士並非來歷不明的網友,兩人我都曾經聯繫,知悉其姓名背景,並確信他們沒有理由說謊;二,兩人皆認識跳軌主角本人;三,他們各自講述自己知道的故事,所言完全一致。

好了,以下就是真相:1981年油麻地站的跳軌者,並非司機所形容的十七八歲少女,而是二十二歲女子,所以她今年已六十歲了。她當時沒穿校服,只是身穿白衣。為什麼要跳軌呢?事主當年生了第一胎後,患上躁鬱症,常聽到一把聲音在耳邊罵她,叫她去死,結果她真的跳下路軌。但墮軌後,她忽然聽到另一把聲音說:「唔好死。」於是在千鈞一髮之際,她伏在路軌中間,沒被輾過,待列車停定,她才悄悄爬回月台,驚惶失措地離開。後來她信了基督教,將那兩把聲音理解為魔鬼與耶穌,也曾對教友提及此事。多年前曾有知情者在網上澄清,但因為不及靈異故事有趣,真相反被埋沒。

恕我不能公開事主姓名,因為她現在是位平凡婦人,過着安穩生活,決不希望被人打擾。我今天寫出來,純粹為了澄清事實──不扮陰森,只求傳真。真相大白後,是彩蛋時段。剛才不是說我事前占了一卦,卜事主墮軌狀況嗎?《睽之无妄》有兩爻變,爻辭分別是「遇主于巷,无咎」和「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我斷易從來不按古義,反而根據「隨機應變」原則,所以後句我解作:事主墮軌後只受皮外傷(噬膚),沒大礙。前句則有點費解:「巷」我解為狹窄的通道,即月台下空隙,只想不通何謂「遇主」──但當我知道事主把墮軌後聽到的「唔好死」理解為主耶穌的聲音時,我便恍然大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