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沒有道德的執法者最恐怖 - 方俊傑

沒有道德的執法者最恐怖 - 方俊傑

《黑袍糾察隊》劇照


【西遊記】
近兩個月,要遊行要看直播要看記招要入機場要思考,說心情沒有受到影響,不是人。生活還要繼續。看利物浦,無法歡呼;看演唱會,忍不住推手機;看電影,無論甚麼情節也對號入座;煲劇?接近完全放棄。
有人推介《黑袍糾察隊》(The Boys)。不得了,每集約一小時,八集,一口氣由頭看到尾,彷彿回到九七年一晚通宵煲完十一集《戀愛世紀》的青春。有多久未試過?強如《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我也要辛辛苦苦斷斷續續捱下去,才捱到結局。看坊間對《黑袍糾察隊》的討論程度嚴重不足,簡直覺得有種使命要大大力宣傳。

仿正義聯盟 卻貪圖權力富貴

是因為官方中文譯名誤導?叫《黑袍糾察隊》,好像暗示一班造型類似蝙蝠俠的義士。完全不是。叫返原名《The Boys》,好得多。就係一點特別也沒有。劇集的主角其實似你似我,只不過是個尋常打工仔,正為如何在低微收入下,跟女朋友搬出去同居,方便搞嘢,煩惱不已。不平凡的,是奸角。簡單點形容,就是一隊仿正義聯盟,有超人有神奇女俠有水行俠有閃電俠,個個身懷絕技。在超級英雄電影氾濫的今日,有人選擇逆流而上反高潮,真要拍拍手掌致敬。

由2002年《蜘蛛俠》(Spider-Man)大成功開始,超級英雄不可以再是完美無瑕救世主,一定要有點性格缺陷,甚至陰暗面。最經典,當然是Christopher Nolan齣《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變種特攻》(X-Men)系列要谷底反彈,也倚賴破格的《盧根》(Logan)。不過,幾陰暗都好,英雄始終是英雄。你不會見到鐵甲奇俠一槍射爆平民眼球然後死唔認數;你不會見到美國隊長打到敵人跪地求饒後仍然不留手係要打到大牙甩埋為止。更加不會見到他們砌生豬肉。否則,《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不會全球票房超過二十七億美金,史上最高。

人類始終追求普世價值,又喜歡發夢。《黑袍糾察隊》才是現實。一班擁有超能力的奇人異士,年輕的時候,或者都有種濟世為懷的抱負,義助政府保衞世界和平。慢慢總被污染,開始貪圖榮華富貴,借助英雄形象食大茶飯;有了錢,又想要埋權力。有錢有權力也不夠,還要千秋萬世。為達到目的,不惜暗中製造超級壞蛋,四出搞事,務求讓自己的非法行為得到合理性和認受性。假如你是了解所有真相的觀眾,你會發現,世界上沒有這一隊手持重型武器同時有法律支持並且毫無監管的組織,和平得多。

忍氣吞聲 得寸只會進尺

還是,相反?正正因為你見到仿閃電俠撞到平凡少女死無全屍,見到仿超人發出比激光筆勁得多的激光來摧毀客機,雙方戰鬥力強弱懸殊,你認為不如忍氣吞聲。明明女朋友站在行人路,死於謀殺,也接受被老屈是站在馬路,死於意外;至少保得住自己苟且偷生的權利。不反抗真的可以明哲保身?你只不過容讓無法無天的,更加無法無天。兩個月前,住在太古城藍籌屋苑的,沒有想像過在屋企樓下近距離捱子彈;兩個月前,坐在荃灣線的,沒有想像過在車廂享受催淚毒氣;兩個月前,綠楊新村的街坊,沒有想像過給白衣人襲擊。他們以為不入黃大仙屋邨,不乘搭西鐵,不去元朗,沒有事。《黑袍糾察隊》和現實同時告訴你:得寸只會進尺。你無法在執法者勾結黑社會時加以阻止,執法者便變成恐怖分子;你無法在執法者用粗口辱罵他人時加以反擊,執法者便把所有人視作曱甴。今日,他們射爆別人眼球,毫無羞恥,總有一日,隨便射爆你個頭。電視劇內,還有一位叫Starlight的新加入超能力者,良知未泯,身在建制,仍然願意出力抵擋惡行。在香港,你奢望警察有道德反省的自覺?Starlight就沒有了,似以下犯上的超人,一旦意見不合,把向來connected的老闆,不留情面地狠狠殺死,可能已經是個悲中帶喜的結局。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50年老字號雞品牌 禽流感後堅持養活雞 90日齡最鮮嫩 第二代:養雞同我嘅生命分不開

50年老字號雞品牌 禽流感後堅持養活雞 90日齡最鮮嫩 第二代:養雞同我嘅生命分不開

養雞在香港,看似是一門式微的行業。但於香港雞品牌「泰安雞」第二代香欽俊來說,卻是一生離不開的志業。他的住所,隔壁就是家業源起的雞場。不論清晨起床,傍晚歸家,都乍見他的身影,流連於此。即使現在已聘請員工,他仍然喜歡親力親為,無微不至。「我六十年來都沒有離開過這些雞,見唔到會唔舒服。」他打趣說,言談間流露出熱忱。

泰安雞,於五十年代由雞農香基先生創立。八十年代,由他的兒子香欽俊接手。那個小小的雞場,由他一手一腳發揚光大,慢慢成為本地雞代表之一。但泰安雞不是一個品種。牠集石岐及惠州兩名種雞於一身,只選項苗養大,只吃母雞。作為雞農,他閱雞無數。多年經驗告訴他,這個雞雖然花上90日齡才養成,不似美國雞種及以色列雞種那麼「速食」,但肉質最滑溜鮮嫩。加上他們養活雞,賣的都是鮮宰雞,雞有鮮味,品種純正,纖維較好,自然比大陸雞及冰鮮雞優勝得多。

泰安雞經過兩次禽流感,都沒有被打垮。當年,他們的雞並沒受感染。香欽俊憶述,因為他們在衛生及疫苗方面非常嚴格,飼料也是採用天然的粟米和豆粕,成本雖高,但他們做法嚴謹。現在香港只餘下不多於30個雞農,仍然堅持飼養活雞。在業界受到禽流感的陰霾影響下,在政府2008年向家禽業推出自願交牌計劃的政策之下,他們是少數能夠存活下來的一家。那些年蓬勃至遍地開花的香港養雞業,慢慢步向失傳之路。

直到如今,新鮮雞買少見少,每逢大時大節,一雞難求。香欽俊直言,沒想過搬回大陸,國內養雞雖然成本較便宜,但香港製造始終是信心保證。近年,他們投資更多現代化設備,努力讓品牌得以傳承下去。

「只要你花心機,養雞真的不難。」香欽俊花了一小時分享其養雞之道,重中之重,在最後這一句。是的,一步難一步佳,他帶着老字號,走過萬水千山,尋到一線曙光,一條出路。

採訪:莫小巧
拍攝:陳旭鵬 謝致中 
剪接:謝致中 

泰安雞
於全港一田百貨、百佳超市及各街市雞檔有售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第三隻眼開歷史 - 陶傑

第三隻眼開歷史 - 陶傑




香港年輕人抗爭,特區政府除了用警方鎮壓,必無良策。中國宣召愛國人士集訓,除了「加強愛國教育」,叫特區政府令下一代學好「中國歷史」也全無良方。

西方之歷史教育也出現了思想和事件的板塊重組。正如英國文學,十年來開拓視野,包括殖民地時代英聯邦的文學:非洲人描述工業化帶來的污染、加拿大印第安土著,講他們的傳統,還有南非的黑人和婦女抗爭史,印度和巴基斯坦,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的內心掙扎。

而中國的歷史觀,二十一世紀之後,一個旅居美國的四川學者劉仲敬,提出了史觀板塊的大重組。

劉仲敬回讀中國歷史,摒棄了一貫「中華文化在黃河流域誕生」的華夏中心主義。改由另一個層次,不分國家民族,以「人類」為本,追蹤氣候地理條件之生活習俗和人口遷移為史觀之脈絡。

譬如講到中國東北,以「滿洲」定名。先審視地理:朝鮮半島,燕山山脈,灤河流域,以及膠東半島組成的大區域。

劉氏認為此一核心地帶,就是「滿洲」。自上古時代有東西兩大分支:西分支是燕山山脈地區;東分支是遼東,由松花江直到朝鮮和膠東半島瀕環渤海。

經劉氏此一一分割,滿洲成為陰陽兩片:陽的一個地區,因為有渤海的海洋文化潤澤,產生了獨木舟,而此一獨木舟的風格還受到東南亞文化區的影響。

但內陸山脈的一支,又連接戰國時代燕國的勢力。燕國引入春秋時代的短劍和武器,還包括青銅器。

很少人論述滿洲,也就是今日人人說的東北有如此層次精細的解剖。劉仲敬認為,長城的興建令滿洲本土的命運,與燕齊之後的戰國時代後漢人一連串的歷史發展有所區隔。

此一定論,或須有更多考古的證據。但這是二十一世紀資訊碎片化、知識網絡化、觀點多元化的另一折射。為民國時代以來歷史觀提供了另類的觀察和分析。

香港因殖民地管治,對中國歷史不聞不問,而五十年代後由南來的錢穆一系學者,哀訴以儒家文明為話語權歷史故事。毛澤東在大陸則實行秦始皇的法家。

大陸以草寇英雄加馬列的階級鬥爭史觀,顛倒儒家中國歷史的價值判斷。中港的歷史課本各有不堪入門的一面,其中以大陸更為重災區。

但劉仲敬的史觀,提出全球化之下的第三條路,與亦善於考古的饒宗頤有不謀而合之處。二十一世紀,人人都講全球化,史學和文學,早也有全球化的整合了,有如已經在淘寶網購,但中國許多人,歷史觀還留在現金交易的舊時代。

2019年8月13日 星期二

獄中書簡:止暴更暴 制亂更亂 - 戴耀廷

獄中書簡:止暴更暴 制亂更亂 - 戴耀廷





中共面對來勢洶洶的反送中抗爭,最新的對應策略是止暴制亂。從這新的口號,可知道中共所能夠或願意理解到香港當前的問題就是暴力與混亂。中共不敢去面對暴力與混亂下更深層的原因。

既定性了問題是暴力與混亂,中共所能提出的解決方法就是制止暴力、恢復社會秩序。但它能用甚麼方法呢?它只能用政權手上的武力或暴力去制止民間抗爭的暴力,把大量的抗爭者拘捕、起訴、審判及囚禁,中共希望能透過特區政府及法院去做到。

以止暴制亂為基調來針對當前香港出現的挑戰,正正反映中共及其在港代理人完全不明白香港社會。他們所重視的是維持權勢及經濟利益,因而會認為香港的抗爭者必然也是為了經濟利益來奪權。他們或會承認有些抗爭者的本心是爭取公義,但這些無知的抗爭者必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甚至不少是被幕後黑手以經濟利益收買。他們也難以想像香港社會真的出現了一個多元的社會,在整場運動背後根本沒有大台,也不可能有大台,因抗爭者們都自主、自發地起來反對專制政權。或許中共收集訊息的渠道出了問題,它在香港的代理人所能接觸得到的香港居民,也就是他們的支持者,就是那些既得利益階層。這些香港人本身就與香港的大多數脫節,向他們收集的信息都是落後形勢的。

近年香港社會的政治文化發展之速,是難以想像的。尤其是高教育水平的一群及年輕一代,經過這幾年的抗爭,他們已進化至相當成熟,無論是抗爭的信念、意識、策略、手法及韌性,連一些西方國家的抗爭群體也嘆為觀止。這不是有甚麼西方外國勢力在背後策劃、刻意栽培或指揮,而是在資訊發達的全球化時代,並在中共專制政權近年不斷壓制之下逼出來的。

一味打壓猶如飲鴆止渴

說得盡一點,中共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用他們仍停留在前現代的腦袋去分析已進化至後現代的香港社會、抗爭運動及抗爭者,誤判形勢及訂出錯誤的策略是必然的結果。

就算中共真的能「止暴制亂」,所能得到的平靜秩序只是表面的。政治文化已進化至那麼前衞的後現代香港社會,根本不能接受仍停留在前現代的專制統治。一方面是香港的情況,由不公平的選舉產生的政權缺乏足夠的政治權威去推出有效可行的經濟及民生政策以改善港人的經濟生活。即使真能有所改善,已超越只求物質需要的港人,也不會滿足於一個他們沒有平等參與權利的管治體制。被短暫壓下去的抗爭,如地底下不斷積聚的岩漿一樣,必會找尋一個裂縫再次爆發。壓制得越厲害,短期可能把問題似是解決了,但那只是掩耳盜鈴,再次爆發時會更加不可收拾,正如雨傘運動被打壓,五年後反送中以加倍的規模爆發。以後爆發的頻率必會更密,規模更可能是幾何級數地上升。

或許中共並不是我想像中那麼落後和愚蠢,只是受制於現在國內外的政治形勢,被迫採用止暴制亂這短期策略。它也知道頂多只能治標不能治本,甚至知道這只是飲鴆止渴,但也想不到任何辦法可打破香港長期的困局。若是這樣,我更加希望中共能及早作出英明的決斷,惟有盡快引入真普選,那才有望打開一個缺口,之後再努力以商業的精神,引導不同意見的港人就香港各項深層次矛盾進行深入的討論,盡力尋求共識,香港才能走出籠罩多年的烏雲,終得見藍天白雲。

若中共仍停留在止暴制亂的思維,我擔心不是止暴制亂而是「濫捕止暴暴更暴,強權制亂亂上亂」。
2019年8月8日

戴耀廷

誰有資格對十六歲指指點點? - 方俊傑

誰有資格對十六歲指指點點? - 方俊傑

《天氣之子》 劇照

【西遊記】
應該有很多人因為《你的名字。》所以留意《天氣之子》。或者會失望。以為是另一齣感人肺腑浪漫喜劇?它給你一本預言書。
要解釋《天氣之子》,要先了解一下新海誠。今年四十六歲,算中年。同為電影導演,比起王晶、高志森、李力持,又畢竟年輕一截。出身於建築世家,阿爸是企業大老闆,含住金鎖匙出世,不搞生意,走去搞創作,不似是永遠認為搵食大於一切的廢中廢老。至少,如果覺得安安定定是人生唯一價值,新海誠好應該子承父業,起樓,沒必要花費二十年時間製作未必有人買的動畫。換了是自小捱苦的再上一代,有啖安樂茶飯就心滿意足,沒自由沒民主不緊要,沒公義沒私隱不緊要,拍了極賣座的《你的名字。》後,應該會立即推出續集,出外傳,出前傳,賺到盡為止。世代不同,新一代在財富以外,有更深層次的追求。因此,人類才會不斷進步。這些追求,太深奧,豬隻或狗隻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世界混亂 一個都不能少

《天氣之子》的主角是位十六歲尋常少年,離家出走,由鄉村走到東京。東京不似預期的美好,尤其天氣,已經有好一段日子,連綿大雨。少年以為好容易找到份好工,靠一己之力也活得下去;現實是大人看似保護小朋友,原來排斥。小朋友捱窮捱餓,流落街頭,給黑社會欺凌,給警察清洗,還好認識了能夠叫天空放晴的神奇少女。大社會下,少女也無倚無靠,跟少年同病相憐,齊齊對抗劣勢,日久生情。天氣越變越壞,漸漸形成災難,少女很清楚,犧牲自己,可以換到天氣由壞變好。勇者無懼,反正身體已漸變透明,少女決定不辭而別。是少年不容許,懶理成年人殊不理解,無視執法機關不斷阻撓,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把同路人帶回來。世界混亂,由得世界混亂吧,一個都不能少。世界滅亡,幾時變成自己的責任?

的確不應該是他們的責任。十六歲的暑假,應該努力讀書預備公開試?應該花枝招展等待失身?應該日睡夜睡享受還未有上司給你壓力的安寧?怎樣也不應該傾出儲落的幾千幾萬利是錢買口罩買生理鹽水,拿着鑊蓋當盾牌,求其執塊木板當護甲,明知硬食催淚煙會中毒,明知警棍胡亂揮舞,明知隨時會被捕會入獄,仍然一往無前衝出去,爭取曾經是理所當然的好天氣。是成年人麻木懦弱,對天氣不斷惡化逆來順受,才讓他們孭起不應該孭起的重責。

大家愛看新海誠,其中一個原因是畫風寫實。在他筆下的新宿,跟現實的新宿接近一模一樣,像真程度誇張。寫實得來又最好帶點夢幻,像《你的名字。》,結局把陌生人的相遇用一句緣份不可解來美化,皆大歡喜。《天氣之子》連結局也寫實。看到最後一秒,東京被積水浸沒,返魂乏術,不是莫名其妙暴雨停止,問題解決,城市恢復原貌。站在環保立場,水位只不過回復二百年前境況,讓人類多餘的建設消失,未嘗不可。不過,不單原地踏步,甚至徹底倒退,難免讓我們看得氣餒。世界都崩壞了,留住條命有甚麼用?有用的。看完《天氣之子》,我學到我們沒有資格對十六歲們指指點點。我們的十六歲,跟他們的十六歲,有太大分別。我們的十六歲,找暑期工,是被動地找份報紙,看看求職廣場,圈出看似適合自己的;他們的十六歲,搵工,是將自己的條件和要求主動地掟出去,效率高一千倍。他們的求生能力,他們的知識,他們的想像力,已進化到食古不化一代永遠無法追及;更重要,是他們的良知,也非我們能夠觸及。還有人自私到為了保住眼前的安逸而趕盡殺絕他人的夢想,他們是為了屬於所有人的未來而不惜放棄個人前途,只在意自己的付出究竟足夠不足夠。

結局殘酷 個人幸福仍重要

跟《你的名字。》討好全世界不同,《天氣之子》的結局殘酷得多,更讓人感動。叫人發夢叫人一味熱血,很簡單;告訴他人有權追求小確幸,別把救世責任過份放在小小肩膀上,才勇。亂世之下,個人的幸福仍然重要。不信?請看看那一對被屈暴動的新婚夫婦,在註冊時有幾喜悅。甘於為奴的,不會懂。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811是「合法」恐襲 - 馮睎乾

811是「合法」恐襲 - 馮睎乾



721,元朗黑社會襲擊平民,警方有法不執,港台《鏗鏘集:721元朗黑夜》理清事件過程,警黑勾結鐵證如山,尤其是當中一幕:大批白衣人在街頭非法集結,警車緩緩經過,卻沒有警員下車,反而直接駛走。一小時後,恐襲發生。街坊說:「最恐怖唔係黑社會,最恐怖係元朗無警察。」不,最恐怖是你搞不清誰是黑社會,誰是警察。

如果721法治已死,那麼811就是拿法治來鞭屍。警察一夜之間,所犯罪行真是罄竹難書:開槍把女義工的眼直接射盲、在葵芳地鐵站內放催淚彈、近距離向示威者行刑式開槍、在太古站把示威者推下扶手電梯……811,是一場港版微型六四,警察已成「合法」恐怖分子,不再是721的幕後幫兇。

事到如今,香港人還可以做什麼呢?還是那句老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先看警察,他們的武力可持續升級,道德卻不設下限,做什麼也(暫時)沒有法律後果。反觀示威者:一、武備跟警察相比,是以卵擊石;二、示威者有道德底線,做不出六七年左派暴徒的事(若為了行動升級而放棄道德,實屬不智);三、法律保障不了他們。勇武派的行動,的確已到瓶頸位。這兩天跟一些「發夢」網友談過,他們也承認進退維谷,但末了仍堅持:「盡做!」

聽了「盡做」兩字,我內心明白:警察即使繼續把武力升級,到頭來也只是以湯止沸,不可能令示威者退縮。《呂氏春秋》說:「夫以湯止沸,沸愈不止,去其火則止矣。」鍋中熱水(湯)沸騰,你舀起熱水再倒回去,有什麼用?只有把火弄熄,才能止沸。香港現時最大的火頭,是政府──是政府縱容警察、黑社會犯法。

現在已不單是政治問題,更是道德問題。不管和理非有沒有用,也必須用輿論繼續向政府施壓,跟前線一樣,大家只能「盡做」。文宣方面,若有人說示威者犯法在先,才令警察失控,我們不妨用藍絲金句反問:「犯法就是犯法。示威者犯法,會被檢控;警察犯法,誰人拘捕?」這條問題,必須日日問政府。721,811,莫失莫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