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 星期六

雪山茶餐廳

呢度的食物不算是極美味,但是散發出來的是人情味,一種連 鎖式快餐店所缺少的味道。香港的旅遊發展宣傳本土的都是消費消費和消費,可是到一個地方旅遊,最重要的是感受當地的感情,一種人與人之間的味度,雪山是一 間有幾十年歷史的本土餐廳,走入餐廰,顧客都是地道客人,價錢廉價。一九五幾年開業致今,沒有多大的裝潢,大都是那些年的佈置,一直保傳致今。香港的文化 政策和歷史風俗都不會在教育體系中找到,香港人不會知道自己的歷史,外地人卻很希望了解香港的土本文化歷史,香港的官員卻是對香港歷史幾近無知。這裏的奶 茶都是很傳統,是絲襪奶茶,雪山茶餐廳以前叫雪山冰室,後來賣了食麵改名為茶餐廳,以雪山為名因為當年的雪山雪糕又很有名,這裏又是一個香港的故事了! 










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梁振英當選後的下馬威


梁振英當選成為新一任特首,人人害怕的事情好像漸漸浮現。不到幾日ICAC拘捕了前政務司長許仕仁和新地集團的郭氏兄弟,這些人都是高官和地產集團的核心,是過去地產霸權的既得利益者,梁同志上台,ICAC就急不待的拉人封舖,象徵性其實更大。


今次的拘捕,可能是梁氏上場的禮物,筆者不會覺得是梁營直接做的事情,應該是北方力量西環的佈置,這是很合理的推測。過去的時間,香港社會都有一種強烈感覺認為香港的大企業特別是大地產商可以隻手遮天,香港人都覺得政府是要聽從地產集團的說話,而事實上政府的很多政策都是傾斜向地產霸權。這些權貴對政府權力的威脅,在地產黨的代言人唐英年敗選特首寶座後,可能北方感到有威脅了,因而可能把貪污資料送到ICAC手中促成今次的行動。


這是一種下馬威,你們這些地產黨、公務員高官不要以為冇人可以制裁你們,中國共產黨的力量才是最大,你們一定要認清誰是主場,在政府的面前,你們也只是一隻棋子,政府可以隨時關你進牢獄,所以選後見到另一大地產商李嘉城雖然堅持支持唐英年,梁振英當選後也避免批評,但在說話之中也表示會投資民主國家,也是有所暗示。無論是特首選舉還富豪的醜史,西環的發功其實是要帶出皇帝的權威,你們這些有錢佬不要以為政府是無牙老虎,你們不聽梁政府的說話,無論你有多大的財富都是沒有好下場,即使你是地產黨。


今天即使是所謂支持民主的人仕可能也感受到這種權威,紛紛對梁振英表示好感,例如把八萬五的責任由梁身上刪除,這個責任變成集體負責亦即無人負責,梁振英可以全身而退了。有人又把梁振英由主流印象中的奸險刪除,梁振英不是奸而是好好先生,每個人也為梁先生歌功頌德了。當香港社會變成一個人人奉承,說假話,政府可以為所慾為的大政府,這個地方離死亡不遠了!一個普通市民可能會為地產黨的消滅而開心,但歷史教曉我們,獨裁政府強橫地消滅土豪劣紳之後就是輪到平民百姓了!

緬甸人民反蝗蟲?



因為一個座水霸把中國和緬甸的關係帶另一個境界,原本殘酷強硬的緬甸軍政府與獨裁的中國很投緣,雙方一拍即合,在西方國家以違反人權事項制裁緬甸的時候,中國卻緬甸軍政府保持友好關係,這種支持令到一般緬甸人民對中國人沒有好感。


緬甸軍政府對血腥對付本國人民,中國卻去熱愛軍政府,近十多年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提升,中國大量投資緬甸,另外也有更多的中國到緬甸投資,這個新形勢令到問題激化,緬甸人面對的是這些新華人的財大氣粗,大量的投資又不理會生態環保等的問題,綜合出來的結果,緬面人民對中國人更為反感。


事實上,這種感覺不是緬甸人民獨有,世界都出現不同程度反華情緒。這些新華人與舊時代的華人在人際交往上有明顯的分別,另外華人擁有大量的資金投資也在現代社會的時代裏前所未有的,這些大資者與西方國家投資者又有所不同,在第三世界國家進行投資的中國企業大多不理會環保和貪污問題,他們會把資金投資在當地的天然資源上,毫不理會這些投資對當地一般百姓的影響,於是大部份被西方國家因人權問題而禁制的國家通常都與中國可以有密切的經貿關係。人民之間的往來,新華人通常都不太明白其他地方人民的生活方式,也不尊重其他人的文化,自私和嘈吵是新華人的特點,最近新加坡也發生咖哩鄰居事件,和大陸留學辱罵新加坡事件又是一例。新華人的醜惡態度成為其他地方人民對中國人普遍觀感,這與幾十年前的中國印象的保守、有禮有嚴重的距離。


新華人的惡鸻源於中共的政策,一方面言論不自由,中國大陸人民接觸的咨訊都是偏差,史觀上也是為中國政府歌功頌德,例如大部份中國來香港消費的大陸人民都被灌輸為消費救港,他們是在打救香港,平等的旅遊貿易卻變成恩賜,香港人對此很反感。世界各地有類似的事件發生,中共把自己宣傳成歷史的受害者,現在有了錢,很多中國人都用著受害者突然致富的自卑者心態去對待外國人民文化,這種要求其他人永遠體諒中國人,中國人永遠要求其他人要為中國描繪的外國人侵略歷史、要他們侵略中國的罪行贖罪,中國人錯誤的心態形成中國人與外國人嚴重的鴻溝。再加上中國是一個貪污大國,國內的貪污官員和親屬必須盡快的洗掉黑錢,這種洗黑錢、搵快錢、盡快消費的貪官消費心態也令到世界各地物價上升。


蝗蟲一詞在香港出現指是為世界帶來負面影響的大陸人民,在香港他們來搶奪生仔床位、炒賣一切可以炒賣的貨物,例如房屋、奶粉等等,這是指一個現象,也是指一群有特定行為的大陸人民,這詞語的出現先後在新加坡被應用,如今好像連緬甸人也有同感。昂山素姬作為民主運動的領袖,當然要反對一切種類主義,可是也在反對中緬合作的水霸計劃,對之前緬甸一面倒向中國的態度也很有保留,雖然搞民主運動但在對中國的關係上都要堅持自主發展,不可以犧牲緬甸的利益。


在香港,這個蝗蟲論的源頭,在對中國的關係上,有很多人都不敢稱蝗蟲,說蝗蟲被指責為歧視和種族主義,那些人在指責的同時沒有對現時中國人掠奪香港資源的問題作出強烈的指責,對中國大陸人民所謂新華人的文化習慣沒有批評,卻不斷批評香港人的橫蠻,有些人又把解決問題的方法放到消滅美國資產霸權,接近要消滅銀河系五大行星侵略者的程度。一般香港人都對新華人的感覺負面,也對那些只會為新華人辯護的論很反感,沒有具體的解決方法下,蝗蟲繼續在香港侵略。相對於緬甸,他們的民主派會反對興建水霸等的具體措施,要求小心與中國貿易,香港的民運支持者卻在大力攻擊自身香港人,香港的敗亡可想而知。種族歧視是很恐怖和可怕,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中國大陸大量殖民外地,如果不先對付這種新的殖民政策,世界其他人民都會是受害者。

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梁振英極其量只是一個張居正。


明朝萬曆年間出現了一位首輔張居正,他與內庭大太監馮保合作,成為晚明時代的權臣,他為明朝理順朝政,明朝因而出現中興之象,張居正十多年的當政把明朝起死回生,但是制度上的缺失,明朝最後還是要亡國。


張居正利用萬曆年幼登位,在外庭上他是首輔也是明朝大臣的代表,而內庭就由張居正的親信大大太監馮保主政,內外結合之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相權。可是這種權力是名不正言不順,首輔只是百官的代表,他不可以代行皇帝之權,皇帝把權力交太監,士人早己把此變成制度的不滿,張居正利首輔和內庭結合,為國家做事,其實是越權的,張居正用這種特殊身份對其他朝臣進行壓迫,貪官和權臣都要活在張居正之下,朝政好像變得順利,可是張居正只是權臣來維持朝政,這種越權的朝臣在他死後,一方面被朝臣大髟評擊,另一方長大後的皇帝也要對權臣進鸻清算,張居正被鞭屍,後人更被迫害。這是明朝不良制度下的結果,事實上張居正再沒有類似張居正的大臣出現,沒有人膽敢用權臣之權去理順明朝,明朝國力因而極速下滑,最終亡國。


很多香港希望梁振英處理地產霸權貧富不均等的問題,但在香港缺失的制度下,真正的解決是不可能,梁振英極其量只可以用手中的獨裁權力去制裁財閥,把一切貪官權奸全部掃除,可是用一套不公義法則去對付奸人不會帶出公義社會,因為人心不服,貪官權貴不服,人民也不會覺得公義的彰顯,大部份人只會覺得那是權力鬥爭的結果,在不公義的制度下,每個人也在等待機會服仇,社會只會是更混亂。當然梁振英會否對付香港各種霸權力量也是一個疑問,他有甚麼的動機去對付巨大的力量呢,倒不如與之合作,共榮共富,一齊搜掠民脂民膏,做正義權巨不如做一個一個撤頭撤尾的貪官好了。香港的未來不是靠人的性格,而是依靠一個良好進步的制度,一套公義公平民主的制度才是香港的唯一出路。

無人需要驚但係我真係驚!



梁振英當選成為香港一任特首,香港社會都有一股驚恐,這種害怕實則是甚麼呢,其實沒有甚麼實則可怕,梁振英在過去沒有把自己的政績浮面,他沒有強調自己的政績,事實上也沒有甚麼政績,他以往是基本法委員主席,到回歸後成為行政會議召集人,沒有太多個人的表現,可是香港人到底怕甚麼,當他競選特首時,有記者問他香港人很怕他當選,他的回答是沒有人需要驚。


為何香港人會驚呢,情況可能與一九八四年中國要收回香港,香港人感到害怕一樣,害怕甚麼,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騙人的,答允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還有甚麼好怕。香港人怕的是講一套做一套,這是中國人的拿好戲。事實上中國政府對人的承諾很少會違反,與英國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對英國人承諾英國的管治可以到一九九七年,中國政府信守承諾沒有干預。中國政府所講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全部也是對香港人講的,在中國政府眼中香港人不是人,甚致一般中國人在中共政府眼中也不是人,他們只是一群被管治的動物,說甚麼港人治港都是呃英國人和香港人,希望他們乖乖在九七年回到中國的懷抱之中。


經過董建華和曾蔭權的管治,中共政府放任香港的商人剝奪一般港人的利益,中共政府九七後的一段時假裝內不斷維持香港的社會與九七前一樣。梁振英作為一個地下共產黨黨員,他成為新一任特首,中共政府連這套假戲也不想做了,在香港直接安排黨員治港,又容許中聯辦直接插手香港事務,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正式失消,完全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


作為締約國的另外一方,英國政府致今還是以為一國兩制運作良好,這是完全荒謬的,作為香港人完完全全感覺到人權自由的不斷消失,承諾了的雙普選遙遙無期,中聯辦和北京不斷的解釋法律又直接干涉香港內部事務,這是甚麼的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呢?一九八四年,英國沒有得到香港人普遍的支持下就強行把香港送回給共產中國,大陪份的香港人都驚恐萬分,擔憂的是香港會陸化。當時有少數的香港人支持所謂回歸,把香港回歸到中國獨裁政府之內,把民族主義放在香港人的生命之上,拿港人的生命財產作賭注,這些民族主義致上的港人沒有經過港人的同意下聲稱港人也要回到中國手中,沒有民主授權卻要求九七年後民主建港。現在一切也成幻影,沒有自治沒有民主只有陸化,黨員做特首之下,中共連假戲也不做了,香港正式變成中國的一個城市了。

2012年3月28日 星期三

唱紅、打黑、黑打

薄熙來作為廿一世紀中國唱紅打黑的總代言人,最近的風風兩兩成為中國權力鬥爭的導火線,江派、團派、軍方、太子黨等等在處理薄熙來事件上都有很不同的看法,從蜘絲馬跡上,這是中國最高層灘牌的時機!

薄 熙來的左右手王立軍到重慶美國大使館尋求保護,原因可能是與薄熙來的貪污利益有關,但王立軍的出走把事件公開化,亦把薄熙來的所謂政績一舖清袋,唱紅打黑 的代言其實也是貪官一名。在中國的政壇上,七十年代尾,鄧小平結束毛澤東的管治,把中國由階級鬥爭轉變為經濟建設,直到現在中國社會的主流都不敢再提紅色 時代的生活,但在走資的時代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中國老百姓開始懷念毛澤東時代的均貧日子,那是上一代的共同經歷,薄熙來借這個人民的懷念感覺,在文化宣 傳上大量用回當年的方法,大字報、紅色標語、歌曲和舞蹈,在市政府的鼓勵下,人民在重慶街頭做回當年的事情,電視電台報紙都在染紅,與此同時是薄熙來的打 黑活動,把黑社會勢力在重慶的活動大量降底,治安好像變好。在中國所謂黑社會都是與官員有密切關係,薄的打黑其實針對的是與薄不同派別的官員,薄借此清除 異己,打黑的過程也充滿了屈打成招、違規違法的事情,連幫助黑人物的律師也被迫害,這種打黑其實是黑打,一種更為黑社會的手法對付黑社會。

王 立軍的出走傳聞與薄的妻子貪污有關,薄熙來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兒子,派別上是屬於太子黨,中央一些領導早己不滿他,薄搞了一套明顯違反中共改革開放政策的 措施,不過在中共違法是假的,權爭才是真,當王立軍出走,中央各個派別借勢要整頓薄熙來了。作為薄的背後力量,太子黨和江派不可能坐視不理,雙方權爭開始 表面化。

中國的政治就是在這獨裁神秘地進行,如果說毛澤東時代是一個腦袋管治中國,現在只是中南海幾個腦袋管治中國,中國的未來不可能是這樣,中國人每個人都是有智慧去處理自己的事情,未來中國必需要開放多元自由民主的,否則只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香港人不需要這種主流價值觀

不知從何時開始香港人的人生觀變質,人人急功近利,搵快錢、投基機炒賣成為 香港人的主流價值觀,香港人過去的腳踏實地如今敗成被批評的對象,所謂的八十後不能發達除了被香港急功派指為個人欠缺能力外,不肯投入高風險的投資活也成 為因素之一。為甚麼一定要投資/投機才能在香港生存呢?他們沒有想清楚,當然在風高浪急的投資市場,這些投資的勝利者不會告訴你,他們腳下是踏著無數屍 骸。

香港以往的主流人生態度、香港人的上一 代都是穩穩陣陣,學一門手藝有一技之長的工作為人生目標,香港人的上一代視炒樓炒股為旁門左道。不知從何時開始可能是九七問題的出現,香港人都有一種搵快 錢的心態,但未算嚴重,所謂的回歸後,特區政府官商勾結政策向商界傾斜,他們把投資視為比實業更重要的行業,又由於政府沒有遠大的政策,香港經濟空洞或是 單一化,金融業獨領香港經濟,政府同時大量於寛金融業的監管,香港的金融成為冒險家樂園,大量的投機炒賣出現,有很多人因此成為巨富,但有更多人因炒賣成 為社會的失敗者,香港需要這樣的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社會嗎,絕不需要。

現 時的傳媒經常吹噓這種月入百萬的神奇故事,這些在電腦面前按一兩個制每個月就有十萬百萬,這些人又會叫其他繼續加入這個遊戲之中,美其名你也可以,實則與 層壓式推銷一樣。在高風險的投資之下,每天都會有更多人成為投機活動下的失敗者,政府和傳媒何時會關注一下,當一個社會的主流價值就搵快錢和炒賣,沒有甚 麼的實業的支持,這個社會遲早會失敗,在香港炒賣樓房致使人人一宿難求,把一生的財富放在股票市場上最後一無所有,這種巨大的落差不知殺死了多少,文化社 會也因而變得功利。對於那些搵快錢心態的成功投資者,香港人對你們說的是,大部份香港人都是只求兩餐一宿安居樂業而矣,不要強迫別人投資,也不要把投資/ 投機視為人生的必需,投資/投機可以致命的!



「八十後」升班百萬富翁實錄

王雅媛認為,現時樓價太高,所以暫時租住位於九龍站上蓋的逾千呎豪宅,其單位可飽覽維港海景。

一項調查發現,本港去年約有56萬名百萬富翁,創八年來新高,當中30歲或以下的“80後”佔4%,即每50個“80後”,就有一個百萬富翁,結果出人意表。

當不少人把無目標、無責任感等負面標籤貼在“80後”身上,本刊訪問了兩名“80後”百萬富翁,他們早已未雨綢繆,裝備好自己,靠投資股票、搞團購網站賺得人生第一桶金,成功突圍而出。誰說“80後”上位機會少,難成大器?

25歲的王雅媛樣子甜美,身材高挑瘦削,難怪在大學時代已被封為“美女股神”。四年前,她仍在中大金融學系讀書,參加了由7間大學合辦的中港大學生模擬投資比賽,將一百萬本金投資股票,埋單變成了2000萬元,令她贏得比賽冠軍兼成為“學界股神”。

大學畢業後,她隨即加入證券公司工作,現已擢升為聯席董事,負責向大客提供投資意見和落盤。這份工沒有底薪,但她月入至少10萬,有時甚至高達100萬,比一般大學畢業生賺多很多,幾年間已成為“百萬富婆”。

王 雅媛能極速升班,皆因她投資前做足功課,然後放膽去博。“由上海來港讀大學時,父母給我幾十萬生活費,見個市幾旺,與其輸給通脹,倒不如投資賺錢。”她最 初以抽新股小試牛刀,上市後一兩天即沽,當時大部分新股有賺無蝕,升幅至少兩、三成。經過一輪密集式抽新股,她的收入已多過其他做兼職的同學。

至 2007年初,王雅媛累積了一定經驗,陸續買入其他股票,包括台泥集團(1136)、國美電器(0493)、美麗寶(1179)、建設銀行(939)等。 當年恒生指數創下32000點歷史新高,亦帶挈她賺大錢,她偏好風險較大的股票,並看好內地上市企業,皆因中國GDP保持在百分之七至八,盈利增長較有 “睇頭”,她反而對港人愛股匯豐控股(0005)興趣不大,“藍籌太求穩,不符合我的風險偏好。”

勇字當頭的她,投資股票從不會定止蝕價,“風險愈大,賺錢機會愈高,只要用閒錢來投資,即使股價暫時跌到谷底,亦總有回升賺錢的一天。”這套投資心法,讓她在中大畢業前已賺得100萬元。

http://www.review33.com/chat/index.php?topic=37120312092403&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