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

還好有侵略(李純恩)

還好有侵略(李純恩)

朋友兒子在倫敦大學畢業,夫婦倆飛英國參加畢業禮,臨行之前吃飯聊天,說到兩年前暑假我去倫敦看女兒,閒來無事,逛逛海德公園,看看博物館,十分愜意。
在歐洲的博物館裏常常會看到許多中國國寶,有瓷器有字畫,每一樣都保存良好,展視廳燈光柔和,寧靜無喧嘩,人在歐洲,看着這些老祖宗的作品,件件閃爍着中國文化的智慧美學之光,時光穿梭,不知人間何世。
這些文物當然都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證據」,但當你看到這些文物如此良好地展現在全人類面前,心中真會慶幸「帝國主義」的「侵略」,如無這種「侵略掠奪」,這些文物不出國門,經過一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真是凶多吉少,十死九傷。
中 國「文革」期間,光是一個天津市,被毀掉的字畫文物就達220萬件,在寧波,被搗成紙漿的明清版綫裝古書有80噸。畫家劉海粟在上海被抄家,他珍藏的字畫 堆在街上燒了五個小時,林風眠怕連累家人,將自己作品浸在浴缸中,揉成紙團,倒進抽水馬桶沖掉。書法家沈尹默也怕累及家人,將畢生收藏的明、清大書法家的 真跡全部撕成碎片,在洗腳盆裏泡成紙漿,揉成紙團,叫兒子在深夜倒進蘇州河。諸如此類,罄竹難書。所以在今天,看到阿富汗塔利班炸毀大佛像,伊斯蘭國暴徒 摧毀文物,中國人其實都有似曾相識之處,稍有腦子者,都會慶幸當年「帝國主義」的「巧取豪奪」。

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可憐的你被欺負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

可憐的你被欺負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


梁特府的發言人講中國歷史,極有創見,指中國的明武宗,是中國「最輝煌的時代」,因為當時「西方不敢欺負我們」。
香港的小朋友,雖然不讀中國歷史,但要懂一點西方的邏輯常識。譬如:「西方不敢欺負」的這個「欺負」,到底是什麼定義。
明朝實施海禁,海禁就是不准西方人來中國貿易,所以,即使西方「欺負」你,你自己海禁也自動放棄了被西方「欺負」的資格。
以這位嘴巴上頗愛國的專員,香港「淪」為殖民地,應該是香港被英國「欺負」了一百五十多年。但是,一九五○年、一九六二年,大量大陸難民由中國偷渡來香港,自願遭受英國人「欺負」,一九七九年之後,不但大量來新移民,每天一百五十名中國人名額源源來香港做新移民。
一九九七年,英國人走了,但留下英國的司法獨立制度,留下名校網,由欺負過你的伊利沙伯女皇命名的醫院,留下了香港大學,還是有大量中國人由大陸湧來。
所 以,什麼叫「欺負」,香港的小朋友要Define清楚。不然,像一個三歲小孩,闖進父母的卧室,看見父母赤條條在床上,強烈地敦倫,媽咪還發出喘氣的聲 音,小孩大驚失色,跑了出去,第二天上學,向老師投訴:「昨夜我看見爹哋,在床上欺負我媽咪,媽咪給爹哋欺負得慘叫,媽咪真可憐喲。」
特府還聲稱:「外國以鴉片毒害我們,覬覦我們的白銀,這是赤裸裸的侵略。」
首 先鴉片像蘋果手機,不是「外國」發明之後,向中國輸出,毒害中國人的,中國唐朝就由阿拉伯入口鴉片,從來沒有洋人用洋槍逼抽鴉片,是炎黃子孫自動愛上煙 槍。而「外國」在印度監裝的鴉片不含雜質QC好,所以中國人的市場自動幫襯「外國」的鴉片。正如一九七九年大陸一開放,中國官員在中國香煙紅雙喜大前門, 和英國的三個5,美國的萬寶路之間,在大陸的土炮竹葉青和法國三星馬爹利之間,共幹更喜歡煙味更醇的英美煙草,不然那時送禮行賄,為什麼叫「研究研究」、 「煙酒煙酒」?
中國市場大,外國覬覦中國的白銀,這樣叫做貿易,天公地道。正如一個女人,天生「波大」,你想跟她一起去海灘,替她親手搽抹太陽油,你是一條淫蟲嗎?不,你認為你是男人,有此生理需要,也天公地道。
至於遭受毒害,香港人應該小心今天你的家宅由「中國建設」承建的喉管鉛水,多於一百多年前自由市場貿易的外國優質鴉片。

這幫人(李純恩)

這幫人(李純恩)

民建聯組團訪京,據說「可能會有中央官員」接見,李姓女主席對記者說,會就上次立法會「8:28」醜聞向中央致歉。
噢,那就是擺明負荊請罪了。
其實什麼「8:28」,香港人已開始淡忘,民建聯的頭頭們則心虛至今,現在要拉隊上京請罪,好像只要得到中央官員鬆口,說不追究了,才可放心。
由此也可見,他們對於香港的民意,也就是他們的支持者反倒不上心的,支持者們用選票捧他們,他們不怕得罪,反而只擔心得罪中央官員,那是鐵定認為,他們的選票是中央發功之後才會有的。這倒真是跟梁振英異胎同種了。
大概也因為這樣,才不再提什麼「票債票償」了。
如果票債票償,如此一副嘴臉,他們的支持者看了也心淡,手中的選票也去向不明了。但他們又鐵定支持者們聽的只是中央的話,只要中央不怪罪,「支持者們」就會不假思索把票投給自己,反之,就真的「票債票償」了。他們是很看不起支持者的智慧的,好像投他們一票者,都沒腦子。
這天,有支持梁振英的組織設街站叫人簽名祝福梁振英,還說下個月要趁梁振英生日更好的表態。
他媽的習主席生日都不會有這等「祝福」,香港竟有人如此給梁振英擦鞋,他們沒有聽過薄熙來的下場嗎?有這樣的擦鞋仔「祝福」,還不如自己飲鴆了斷算啦!

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謝荒天下之大謬 (林夕)

謝荒天下之大謬 (林夕)

想令一件本來充滿疑點的事情更惹人猜疑,就是找一個更可疑的理由去解釋,想令一個嫌疑犯遭公眾確認是罪人,就是找一批流氓充當辯護律師,那麼,所有不利都 歸於被告。所以,幫拖,或者文雅點說,想把疑似黑幕洗白的人,首先要講的是理由,至少聽起來好像有理由,而不是藉口,即使是藉口,至少要比沒上班賴出門口 時忽然想做個自由工作者高級一點。
涉嫌打人打得太起勁的警司傷人案,監警會投票有了結果,投訴警察課要求重新再開會再投票,監警會成員居然又打算 奉天承運聽皇帝詔曰,解釋是,那被警棍碰到的人,在「行進間」走在行人道以外,有合理疑點。為了保一個人,廢掉整個監警會的武功,不問值不值得,只問可不 可疑?以後誰敢投訴?
創科局如果不是這樣子的特首提出來的,會不會遭到留難?有沒有冤枉?葉劉的說詞是,那個等埋位的顧問,想婦女一樣,要給他一 個名份。真是冤了你也枉。反正已經在領取公帑,不如索性給他個更高的職位,這像不像一個在領家用的情婦,可憐啊,不如索性順便娶埋入屋,與正室平起平坐 吧。
政改投票甩轆,說要等埋發叔,為什麼要等發叔,葉劉說,只是想投票時整整齊齊。我們只聽過團年飯想闔家團圓,整整齊齊和和美美吃餐飯,投票與革命可不是請客吃飯。
一 定要等埋某某,不知何時成為習俗。陳文敏任命遲遲未獲港大校務委員會通過,有違正常程序,坊間聞到了其中有異味,負責解畫的,推出了等埋第一副校長上任, 讓他決定第二副校長人選為由。這真為港大貢獻新猷,第二副校長幾時變成副校長的助理、秘書、副手的?為了釋除疑惑,居然不惜改劃從屬關係路線圖,後果當然 是把疑團放大。但這是百年港大啊,真沒有高級深奧哲學玄幻一點的藉口嗎?
藉口,還有意圖想讓人相信,更高層次的口術,就是要你不信,或者說,就是要你相信,背後的確有蠱惑。自從林德深或者中國建築這些字眼都變得很難念,怕讀錯之後,無理已經優化成無恥,我怕香港人真會集體自殺,以謝荒天下之大謬。

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元朗黃油烏頭(蘋果日報)唯靈

元朗黃油烏頭(蘋果日報)

唯靈

老友發掘了一家北角街坊小店相當可喜。
這家太平飯店是茶餐廳與「打冷店」的綜合體,滷水鵝、魚飯、黃金麵超水準不錯。那晚初試此店,魚飯獨沽一味只得烏頭,連大眼雞也欠奉,故此再試之時隔日訂座預留烏頭與大眼雞各一。
店家說休漁期拖網漁船暫停作業,大眼雞之類雜魚貨疏難有把握未敢應承作實。
是日食星拱照,不但找得重達一斤的大眼雞,更吃到元朗黃油烏頭。
元朗烏頭是本土名產,幾十年前元朗地區魚塘處處產量甚豐。
近年環境改變元朗烏頭已不易得,起黃油的雋品更是難求。
脂肪豐滿的肥美烏頭不但口感特別香滑,魚味也亦份外鮮美。
烏頭雖屬塘養淡水魚與海魚相比也亦毫不遜色。
上次前段放得過盡,無法一試「糖醋黃金麵」這回列為必食之選,果然香脆可口甚有水準。
太平飯店雖屬街坊小店,但菜肴刀章整齊賣相漂亮依稀有些「阿鴻小吃」的影子。
開業半年,區區光顧兩回都見其座無虛設。
此店清晨開始營業直至深宵,早段走茶餐廳路線,午後增加滷鵝與打冷風味,以多元化爭取更高營業額應付租金壓力。飲食業經營不易但多動腦筋仍不乏發展空間。

正字無妥協 老報人字海尋源 反對簡化字 斥練精學懶(明報)

正字無妥協 老報人字海尋源 反對簡化字 斥練精學懶(明報)

文字是容若(圖)的根,多年來堅持追本溯源,或許因性格執着,不容半點馬虎。他喜愛書法,無奈近年眼疾纏身,不再揮灑自如;查經據典,則要靠太太和女兒幫忙。(袁樂婷攝)
文字是容若(圖)的根,多年來堅持追本溯源,或許因性格執着,不容半點馬虎。他喜愛書法,無奈近年眼疾纏身,不再揮灑自如;查經據典,則要靠太太和女兒幫忙。(袁樂婷攝)
容若(右)為鑽研一個字的本義,不惜尋根究柢,「牙擦」如彭志銘(左),說到文字,只服容若一人。(袁樂婷攝)
容若(右)為鑽研一個字的本義,不惜尋根究柢,「牙擦」如彭志銘(左),說到文字,只服容若一人。(袁樂婷攝)












【明報專訊】字海茫茫,老報人容若沉迷其中數十年,為鑽研一個字的本義,埋首書堆百日而不懈,堅持追本溯源,或是性格使然。師兄知他固執,為他改筆名容若,「想我有容人之量」。但他笑言本性難移,至今容不下中共假借掃除文盲之名推簡化字,摧毁漢字根基,尤其反感「國」字變成「国」,「呢個係日本人嘅字,好端端承傳二千幾年嘅漢字唔用,教人練精學懶,好學唔學」。
明報記者 袁樂婷
容若原名劉晟,17歲投身報業,以咬字嚼字起家,高峰期同時為21份報章撰稿糾正語言謬誤,自言「失業失過,麵包捱過,係寫稿冇停過」。雖已82歲高齡,依舊神采飛揚、滔滔不絕,唯獨眼疾纏身,查閱經典要靠妻女幫忙;亦因血壓低和糖尿病須定時服藥,更怕人多擠迫,他樂得窩在家中與書為伴,如非必要不遠行。
15歲讀遍廿四史 過目不忘
文字和歷史是容若的根,在未必人人有書讀的年代,他15歲前已看遍《春秋三傳》和《二十四史》,且過目不忘。不少人奉字典為金科玉律,他偏不盡信。為證實某字義意,沿着線索一路追溯至《詩經》、《左傳》,不怕花費時間精力,只怕沒找到答案「心掛掛」。這門曲高和寡的課題,知音恐怕不多。問他為何堅持,他聳肩一笑:「我都唔知點解。」只道在卷軸間穿梭,眨眼便是大半生。
信「身份」正確 不投稿明報
千里馬須得伯樂扶持,他感激遇過兩位恩師——《晶報》總編輯陳霞子和《明星日報》副刊編輯丘香林。兩名前輩國學造詣極高,當年放手讓生澀的容若寫文字專欄,打穩根基。容若至今仍有投稿,但與報刊有君子協定:不可改字。他一直沒在《明報》撰文,因《明報》用「身分」,而不用他認為正確的「身份」,「我寫嘅字有根有據,改咗即是用我個名教讀者寫白字,我唔會寫」。
近年如雨後春筍的「文字專家」,並非個個獲容若認同。有些學者考證不嚴謹,隨《康熙字典》把朝鮮讀成「招仙」,卻不知1500年前《史記集解》明確指出應讀作「潮仙」,「《康熙字典》是北方人編製,北方口音先讀招,正音應該係潮」。粵音學者何文匯說糾正應讀「九正」,容若引《詩經》、《說文解字》力證該讀「斗正」。難怪「牙擦」如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說到文字,也說只服容若一人。
稱梁振英「最無文化」 不辨字義
香港回歸後經歷三代特首,容若毫不留情,直言「梁振英最無文化」。他舉例,梁競選時常說「克勤克業」,「邊有呢個詞?只有克勤克儉」;「人士」有尊敬之意,梁振英卻不辨字義,濫用作「非法人士」。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等高官常說「從善如流」,這詞其實出自《左傳》,「從來只有人哋話你從善如流,唔會用來讚自己」。
容若的父親曾是國民黨官員,中共執政後舉家逃到香港,避過遭批鬥一劫;父親的同學卻被鬥死,讓他明白知識比名利可靠。他不願多談父輩與共產黨的瓜葛,怕追究起來連累他人。
反對簡化字惹「反共」批評
然而繁簡之爭,容若無懼與共產黨唱反調,直斥簡化字是倒退,違反漢字發展規律。執着多年,換來某港區人大代表一封信,「話我反共」,罪名竟是反對簡化字,「漢字關乎民族文化、民族感情,我反對簡化係分析佢嘅害處,非關政治」。

稱簡化因崇洋 除文盲僅美化

 

圖2

 

 

 

 

 




【明報專訊】提起簡化字,容若總是勞氣。據他考證,漢字簡化早於1930年代起醞釀。他說,中國自清末起屢敗予列強,民族自尊心跌至低點,漸漸有人覺得「月亮是外國的圓」,連文字也要用西方的。中共第二代領導人瞿秋白率先提出「漢字拉丁化」,終極目標以拼音代替文字,只是後來民間反彈太大,惟有尷尬地停留在過渡階段,亦即今天的簡化字。若撤回簡化字,就等於認錯,中共於是將簡化字美化為掃除文盲,堅持推行至今。
本欲「漢字拉丁化」 反彈太大作罷
容若狠批漢字簡化「走錯路」,古代字少,一字多用,容易混淆,慢慢加上偏旁部首分出新字,自簡而繁。若進化至過於繁複,例如由4個龍字組成的字,則自然淘汰。他直指中共領導人扭曲漢字發展規律,欺騙人民說自繁而簡。
容若在新書《簡化字尋根揭底》(圖)中舉出一些例子,譬如淘汰生僻字時,曾把黑龍江璦琿縣改名為「愛輝」(已於5月恢復原名),琿(音混)與輝不同音之餘,璦琿更是清朝簽訂《中俄璦琿條約》之地。俄國逼清朝割讓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又將烏蘇里江以東約40萬平方公里地劃為中俄共管。他認為璦琿時刻提醒着國恥,不能亂改。
過分簡化 反致混亂
容又稱,另有一些字改得過火,「匝」字原本只得五劃,竟嫌繁複,刪去最後一筆,成為「圖2」,變成與「幣」的簡化字「圖2」極似,後來因太混亂而恢復本字,「你話何必當初?」他感慨簡化字愚民,承傳民族文化的正體字反成末流。邀容若出書的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自己也推出《老師怕問字》,介紹「沆瀣一氣」、「兵燹」、「夤夜」等頗常見,但普遍人未必知道讀音和起源的字詞,聯手捍衛漢字。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一生拉勻計 (高慧然)

一生拉勻計 (高慧然)

食水含鉛,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監測及流行病學處主任程卓端醫生出來解畫說,若終生大量飲用含鉛量超出每公升含10微克(世衛安全指引值)的水,才可能影響健康,若一生拉勻計,則不會有即時毒性。
再看看其他醫生怎麼說:
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陳肇始醫生:「相比世界其他國家個案,有關樣本超標水平不算太高。」
衛生署醫生馮安兒:「間中超標無損健康,除非長期飲用。」
醫管局王紹明醫生:「依照房署驗出的含量,正常飲用下急性中毒的風險極低。」
無法相信上述言論出自醫生的口。在文明社會接受醫學訓練的醫生,必須把人命及健康放在首位,政治因素絕非醫生要考慮的,醫生為病人的生命及健康服務,而非為政治服務。
世衛有一套標準,有關樣品遠超世衛標準,你不跟世衛標準比,跟「世界其他國家個案」比,請問哪個國家?北韓嗎?中國嗎?
受害者居住在含鉛水大廈內,那是他們的家,他們無處可去,有嬰兒在母體便開始飲用含鉛水,他們並無選擇。甚麼叫「除非長期飲用」?
急性中毒的風險當然很低,又不是砒霜。食地溝油、大頭奶粉也不會即時中毒。這是人話嗎?
最可圈可點的,是「一生拉勻計」,有的人過去六十年沒做過大奸大惡之事,人生中有幾年突然位高權重,做盡禍港殃民的事,使香港中國化。這個人,一生拉勻計,都算是好人,對不對?

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去日本掃薯片 必買卡樂B兩倍原味 (蘋果日報)

去日本掃薯片 必買卡樂B兩倍原味 (蘋果日報)


作為薯片控,每到一個國家,也要到便利店買幾包當地薯片才安樂,尤其日本。有一款必買的,是便利店限定。包裝好易認,有「2倍」二字,正是由細食到大的卡 樂B原味薯片加強版,香港普通版只有一邊有味粉,它卻兩邊都有,薯味濃郁,滋味加倍。順手掃埋湖池屋的辣薯條與餅公司Bonchi合作推出的夏季限定香辣 米餅。米餅充滿米香,有點像旺旺炒米餅,但配上「無得輸」的湖池屋獨家香辣配方,非常惹味,辣得過癮,逛一逛,又買了數包回來。
記者/攝影:吳宛蔚

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

「你國」、「祖國」(高慧然)

「你國」、「祖國」(高慧然)

中國人口說愛國,身體卻很誠實,有錢有權的,循正常途徑移民去美、加、澳洲。無錢無權的,用盡一切非法手段,偷渡、打黑工、生雙非嬰之類的方法務求離開中國。絕大多數官員,財產、家人早已移居文明國家,以「裸官」姿態留在中國賺錢,「人大會議」最大的懸念是,裏面究竟有多少「外國人」在參與橡皮圖章的運作?
演藝圈中移民者眾,一部建國大片,參演者幾乎全部是「外國人」。據悉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播用字正腔圓普通話一口一個「我國」已經成電視機前觀眾的笑柄,觀眾認為主播口中的「我國」,其實是「你國」。是「你」們這些沒有辦法離開國門的蟻民的國,不是我的國,我的國在西方文明世界。

只是有一件事情很弔詭,中國人千辛萬苦移居到別國,改換國籍,在人家的國旗下宣誓效忠之後,卻又被迫害妄想症上身,彷彿離開中國是被迫的,彷彿加入別國國籍並非自己的選擇。變成別國公民之後的中國人,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是遙想祖國,一口一句「我國」,懷念那個被他們拋棄了的、走夾唔唞逃離了、背棄了的國家。
有網民用以下例子形容上述現象,頗到肉:我深愛我的老婆,但是為了小三,不得不與老婆離婚。雖然跟老婆離了婚,跟小三在一起了,可是我還是遙想着被休掉的老婆,深愛着她!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護國運動」(李純恩)

「護國運動」(李純恩)

中國股市風起雲湧,陰謀論也滿天亂飛,如今買股票與否,都跟是否支持習主席拉上關係了,於是有人將出錢入市的行為戲稱為「護國運動」,真是笑中有淚,流了淚又忍不住笑。
前兩天上海一位朋友在微信上曬一隻昂貴漂亮的戒指,說本來想買的,無奈做了「護國軍」──她的公司是上市公司,為護國出力,錢都買了股票,好像短期內要抓住,不能賣,以實際行動穩定股市,為國爭氣。
真是窮人有窮人的苦,有錢人也有說不出的難處。
股市穩定,據說是為了維護政府的顏面,所以「暴力救市」,救的只是股市指數,只要股市指數不狂瀉,面子就保住了。所以那麼多錢湧進股市,買的挺的都是些跟指數有關的股,所以挺來挺去都是中石油這樣的大戶,大戶不倒,指數不掉,那就成了。至於不影響股票指數的股份,那就聽天由命,跌死也沒人管。
於是,護國的護國,屍橫遍野依然屍橫遍野。有天發微信找北京朋友,好久之後才覆。問他剛才幹什麼去了,他笑稱正在排隊上天台。我說跳下去之前記得拍照留念,他說會的。
全民皆股,結果就是這樣。「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還在說中國股市健康良好,可能繼續有盲毛因為見了有「護國軍」出手而衝進股市,這大概就叫「中國夢」了。

社會主義好(尊子)


社會主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