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緬甸人民反蝗蟲?



因為一個座水霸把中國和緬甸的關係帶另一個境界,原本殘酷強硬的緬甸軍政府與獨裁的中國很投緣,雙方一拍即合,在西方國家以違反人權事項制裁緬甸的時候,中國卻緬甸軍政府保持友好關係,這種支持令到一般緬甸人民對中國人沒有好感。


緬甸軍政府對血腥對付本國人民,中國卻去熱愛軍政府,近十多年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提升,中國大量投資緬甸,另外也有更多的中國到緬甸投資,這個新形勢令到問題激化,緬甸人面對的是這些新華人的財大氣粗,大量的投資又不理會生態環保等的問題,綜合出來的結果,緬面人民對中國人更為反感。


事實上,這種感覺不是緬甸人民獨有,世界都出現不同程度反華情緒。這些新華人與舊時代的華人在人際交往上有明顯的分別,另外華人擁有大量的資金投資也在現代社會的時代裏前所未有的,這些大資者與西方國家投資者又有所不同,在第三世界國家進行投資的中國企業大多不理會環保和貪污問題,他們會把資金投資在當地的天然資源上,毫不理會這些投資對當地一般百姓的影響,於是大部份被西方國家因人權問題而禁制的國家通常都與中國可以有密切的經貿關係。人民之間的往來,新華人通常都不太明白其他地方人民的生活方式,也不尊重其他人的文化,自私和嘈吵是新華人的特點,最近新加坡也發生咖哩鄰居事件,和大陸留學辱罵新加坡事件又是一例。新華人的醜惡態度成為其他地方人民對中國人普遍觀感,這與幾十年前的中國印象的保守、有禮有嚴重的距離。


新華人的惡鸻源於中共的政策,一方面言論不自由,中國大陸人民接觸的咨訊都是偏差,史觀上也是為中國政府歌功頌德,例如大部份中國來香港消費的大陸人民都被灌輸為消費救港,他們是在打救香港,平等的旅遊貿易卻變成恩賜,香港人對此很反感。世界各地有類似的事件發生,中共把自己宣傳成歷史的受害者,現在有了錢,很多中國人都用著受害者突然致富的自卑者心態去對待外國人民文化,這種要求其他人永遠體諒中國人,中國人永遠要求其他人要為中國描繪的外國人侵略歷史、要他們侵略中國的罪行贖罪,中國人錯誤的心態形成中國人與外國人嚴重的鴻溝。再加上中國是一個貪污大國,國內的貪污官員和親屬必須盡快的洗掉黑錢,這種洗黑錢、搵快錢、盡快消費的貪官消費心態也令到世界各地物價上升。


蝗蟲一詞在香港出現指是為世界帶來負面影響的大陸人民,在香港他們來搶奪生仔床位、炒賣一切可以炒賣的貨物,例如房屋、奶粉等等,這是指一個現象,也是指一群有特定行為的大陸人民,這詞語的出現先後在新加坡被應用,如今好像連緬甸人也有同感。昂山素姬作為民主運動的領袖,當然要反對一切種類主義,可是也在反對中緬合作的水霸計劃,對之前緬甸一面倒向中國的態度也很有保留,雖然搞民主運動但在對中國的關係上都要堅持自主發展,不可以犧牲緬甸的利益。


在香港,這個蝗蟲論的源頭,在對中國的關係上,有很多人都不敢稱蝗蟲,說蝗蟲被指責為歧視和種族主義,那些人在指責的同時沒有對現時中國人掠奪香港資源的問題作出強烈的指責,對中國大陸人民所謂新華人的文化習慣沒有批評,卻不斷批評香港人的橫蠻,有些人又把解決問題的方法放到消滅美國資產霸權,接近要消滅銀河系五大行星侵略者的程度。一般香港人都對新華人的感覺負面,也對那些只會為新華人辯護的論很反感,沒有具體的解決方法下,蝗蟲繼續在香港侵略。相對於緬甸,他們的民主派會反對興建水霸等的具體措施,要求小心與中國貿易,香港的民運支持者卻在大力攻擊自身香港人,香港的敗亡可想而知。種族歧視是很恐怖和可怕,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中國大陸大量殖民外地,如果不先對付這種新的殖民政策,世界其他人民都會是受害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