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梁振英極其量只是一個張居正。


明朝萬曆年間出現了一位首輔張居正,他與內庭大太監馮保合作,成為晚明時代的權臣,他為明朝理順朝政,明朝因而出現中興之象,張居正十多年的當政把明朝起死回生,但是制度上的缺失,明朝最後還是要亡國。


張居正利用萬曆年幼登位,在外庭上他是首輔也是明朝大臣的代表,而內庭就由張居正的親信大大太監馮保主政,內外結合之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相權。可是這種權力是名不正言不順,首輔只是百官的代表,他不可以代行皇帝之權,皇帝把權力交太監,士人早己把此變成制度的不滿,張居正利首輔和內庭結合,為國家做事,其實是越權的,張居正用這種特殊身份對其他朝臣進行壓迫,貪官和權臣都要活在張居正之下,朝政好像變得順利,可是張居正只是權臣來維持朝政,這種越權的朝臣在他死後,一方面被朝臣大髟評擊,另一方長大後的皇帝也要對權臣進鸻清算,張居正被鞭屍,後人更被迫害。這是明朝不良制度下的結果,事實上張居正再沒有類似張居正的大臣出現,沒有人膽敢用權臣之權去理順明朝,明朝國力因而極速下滑,最終亡國。


很多香港希望梁振英處理地產霸權貧富不均等的問題,但在香港缺失的制度下,真正的解決是不可能,梁振英極其量只可以用手中的獨裁權力去制裁財閥,把一切貪官權奸全部掃除,可是用一套不公義法則去對付奸人不會帶出公義社會,因為人心不服,貪官權貴不服,人民也不會覺得公義的彰顯,大部份人只會覺得那是權力鬥爭的結果,在不公義的制度下,每個人也在等待機會服仇,社會只會是更混亂。當然梁振英會否對付香港各種霸權力量也是一個疑問,他有甚麼的動機去對付巨大的力量呢,倒不如與之合作,共榮共富,一齊搜掠民脂民膏,做正義權巨不如做一個一個撤頭撤尾的貪官好了。香港的未來不是靠人的性格,而是依靠一個良好進步的制度,一套公義公平民主的制度才是香港的唯一出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