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讀書好】五族共和謊言:帝國治術的貧乏(劉細良)

【讀書好】五族共和謊言:帝國治術的貧乏(劉細良)

楊海英教授原作以日文出版,獲第十四屆司馬遼太郎大獎,中文版在台灣出版。


【讀書好】
拜讀練月錚在《立場新聞》刊載與旅日蒙古文化人類學者楊海英的對談,談到由大清到日本殖民、國民黨到共產黨治理蒙古的政策,包括文革期間以對付所謂「蒙獨」的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名義(簡稱內人黨),展開大規模種族屠殺,徹底消滅蒙古精英階層的過程。在內人黨清洗運動中內蒙原有150萬人,共產黨逮捕34萬人,打死2.79萬人,死亡實際數字應超過官方紀錄。這段現代蒙古史我們認識不多,但翻開楊海英的歷史著作《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的文革大屠殺實錄》,作為香港人,讀來卻字字驚心。

勾結外國勢力恐懼症

楊海英著作是以十四位蒙古人的真實故事為軸心,通過他們的人生來看蒙古民族近代命運,最終看到是死人無數的荒蕪草原。全書可以分為四部份,第一部份:是清帝國瓦解後,日本殖民勢力主導滿蒙,接受日本近代教育的蒙古知識分子如何追尋民族生存之道。而中共由早期支持蒙古人民族自決,到最後打成分裂運動加以迫害,作者認為這是中共對日本殖民統治內蒙古的間接清算。第二部份講述中共建政後蒙古東部草原依舊培育了無數的新知識青年,但在文革爆發後,這些青年集體被肅清,因為被父輩們的「偽滿日奸」原罪所株連。第三部份則講述「蒙古民建聯」的悲劇,他們是最早投靠中共陣營的蒙古人,主要是來自土默特和鄂爾多斯地區的蒙古人,稱為「根正苗紅的延安派」。中共的狠辣,是先利用了延安派肅清和瓦解東蒙幹部,但當政治目標達成後,就輪到蒙古延安派也被集體整肅。最後,蒙古整個民族精英整體被迫害殆盡。第四部份是文革期間的種族清洗,共產黨煽動起漢人種族仇恨,展開境內蒙古人的殺戮。男人清算,女人強姦,牧民強制內遷,家園由漢人移民佔領,母語被禁,這一部份記錄了民族大屠殺的倖存者的證言。
蒙古人的悲劇,加上西藏、新疆的情況,令我一直在思考,漢民族(包括中共)對非漢民族的管治手段,背後是基於甚麼心態發展出來。練月錚在訪談中指非漢族入主中原,可以有效管治多民族帝國,包括與大宋並存的遼金二國以及後來的蒙元和滿清帝國;相反,漢族則自先秦以來幾乎都不曾直接有效統治過周邊異族。漢人對異族的統治,一般始於軍管,之後的日常管治則以「以夷制夷」為主、軍管為輔,保留異族的基本生活方式、管治架構以及原有統治階級的大體。
漢族的政治文化,背後其實有深刻的種族主義,自先秦時期開始強調華夷之辨及華夏文化優越性,即使對非漢族地區實行間接管治,也不會平等看待,更遑論尊重異文化。他們認為這些野蠻人最後會漢化,然後才成為文明人。由於強調華夷之別,更會經常懷疑非漢民族「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蒙古內人黨事件,是對經歷日治的蒙古精英作全面清洗,國民黨接收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也是對日治的台灣精英的清洗,背後就是對經歷殖民管治的精英階層「信唔過」。

以我為主 消滅異端

今天中共空有帝國的版圖,繼承了大清帝國的疆域,但卻無帝國治術,大清從文化、宗教、價值觀贏得各民族支持,由滿、蒙、漢、回、藏組成管治聯盟,既有漢人一套華夏政治文化及官僚體系,復有草原民族的「大汗」聯盟,有北京、也有承德作為帝國多種族的雙元政治中心。這不是漢族一套以我為主的政治文化可比,昔日的滿州人在政治制度創新及管治靈活性遠高於今日漢族民粹式政權。
沒有治術的帝國,只會力求「文治武功」,鎮壓異己,在軍事力量作後盾下,進行文化統戰,最後將他們眼中的異端消滅!
撰文:劉細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