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往後還會有這樣的記者嗎?(林夕)

往後還會有這樣的記者嗎?(林夕)

電視畫面
最近看過的最恐怖的照片,莫過於昨晚收到朋友傳來的連結,來自眾新聞有關六四種種,提到:「六四過去29年,李汶靜也離開我們18年了。」恐怖在於,枉我自詡記憶力超強,特別是8964前後一切,忽然看到李汶靜的照片,好熟悉的臉孔,才想起這位當年無綫新聞當家主播,訪問李鵬握手時不正眼看總理那一幕。恐怖在於,當年無綫新聞與今日有些特定新聞不宜關心相比,恍如隔世。
更恐怖的是,李汶靜原來已經仙遊,雖然四十三歲是早逝,但親臨其事的記者、當年現場的目擊者也是人,夢想不一定會死,人卻必然有死去的一日,天安門家長在生的還有幾位?這一代走了,六四史實已經屬於他們祖輩的事情,又再少了切膚之痛,在一個連電視劇播什麼都要管的國度,要為此事求個明白公道,代價越來越大,輕輕一句:「讓過去的過去吧,人總要往前看。」就顯得合情合理。即使有日真的平反,可以斷定也不過是基於政治需要,不可能超越中國式政治鬥爭怪圈。
六四周年在台灣普遍受冷待,他們比較關心228事件,舉世就只有香港依然有心有力繼續悼六四、講六四,繼續重溫、發掘當年細節,然而香港已成真人上演的恐怖片盛產地,往後幾年,有關書籍能否出版,有關片段會否下架,實在未想絕望,不敢樂觀。台灣戒嚴已久,有228事件紀念活動、研討會,不但正式平反,更有受害者賠償法,但整件事許多細節,依然各說各話,詳細檔案開放一些封閉一些,其實也只有一個理由,一旦真相全面大白,就沒什麼好吵了,政黨就少了一個競選時可以用的提款機,政客只有在需要時強調自己是228受害者後代,其他時候其他細節,不了了之才是王道。
台灣如此民主自由,尚且如是,香港新一代若覺得六四也是離他們甚遠,眼前還有更大的事件要關注,二十九年前的一切,終究還是會落得「有發生過」,然後跟文革、辛亥革命、五四運動、康有為變法、陳橋兵變、安祿山之亂……越說越遠,越說越陌生,僅僅剩下一個名字罷了。
香港人從學生時代開始就討厭歷史,所以更易被教科書弄糊塗,大學學生會基於信念不同,有各自理由不參與支聯會主辦的悼念活動,不過,既然在大學中有領頭人的角色,請不要對六四慘案無作為,零反應,可以做的很簡單,就像我那朋友,傳給我一個我不會忘記的六四訊息,剛巧勾起了漸漸遺忘的印象與憂慮,李汶靜已逝,往後還會有這樣的記者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