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

遊古城睇日落嘆錫蘭紅茶 斯里蘭卡拍真﹒高腳漁夫(蘋果日報)

遊古城睇日落嘆錫蘭紅茶 斯里蘭卡拍真﹒高腳漁夫(蘋果日報)


民宿老闆告訴我,索錢拍照,全因南亞海嘯令他們家園盡毁。


【籽想旅行】
斯里蘭卡(Sri Lanka)對旅人來說是個模糊的國度,它彷彿沒有自己的定位,只淪為其他目的地的代替品,最常聽到的是便宜版馬爾代夫或安全版印度,很多旅人更誤以為斯里蘭卡是印度一部份。花了20天在斯里蘭卡遊走,這樣的評價實在有欠公允,她絕對有其獨特性,而且北部、中部和南部各有不同特色。今次分享南部的殖民地古城和野生動物園的見聞,當然不得不提中部錫蘭茶園風光,還有我在當中的經歷和學習到的事情。
大部份旅人的旅程都由南部開始,從首都可倫坡乘搭沿海火車就可以到達南部殖民古城加勒(Galle),這個荷蘭人18世紀建造的城堡小城,竟然堅固得捱過2004年的南亞海嘯,令古建築可倖免於難,可見以前的精良工藝多麼耐用。加勒無疑是斯里蘭卡旅遊商業味最重的城市,但一座座可愛的殖民地建築困在城牆內,緊緊挨在一起,確實魅力非凡。在這麼一座小城牆內,你可以找到教堂、回教清真寺和佛寺各據一方,反映了斯里蘭卡被殖民和擁有宗教多元的歷史,但因位處南邊,少受南印的影響,未有找到印度廟的蹤影。加勒最有名的是它的日落,聽說日落時分無論遊客或當地人都會走上城牆看夕陽。斯里蘭卡天清無比,在南部海邊,差不多每天都能夠保證看到完美的日落。但當日我沒有看加勒的日落,反而趕車到附近的漁村找另一道夕陽風景。

漁夫演出專業 送順風車一程

自從《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拍了一批非常壯麗的高腳漁夫作品,很多遊客都慕名而來拍這獨有的捕魚方式。漁夫發現這個賺外快的門路後,即使不是真的在捕魚,都會待在海灘旁邊,只要遊客付錢,他們才會上高腳裝作釣魚,讓你拍照。我起初很抗拒拍這種照片,所以到民宿之後,我問老闆怎麼可以找到真高腳漁夫,他說:「他們都是真漁夫,不是演員,只是2004年海嘯後很多人家園盡毀,才於公餘時讓遊客拍拍照,賺點小錢。」
日落時分,我去到漁民的海灘,高腳上一個人都沒有,兩個漁夫見到我就開始拚命開天殺索價,我沒有理會,開始問他們是如何用這些鈎捕魚的。他們解釋說:「我們天未光就會來這裏,大量沙甸魚會在這時湧上來,我們就站在高腳上用鈎捕捉沙甸魚,餌也不需要。」最後我還是給了他們約30港元拍了照片,拍照的過程非常有趣,他們也真像專業演員,還問我站在哪個高腳比較適合。拍完已經天黑,他們想幫我截車回民宿,但經過的巴士全部爆滿,不肯停下來。最後其中一個漁夫開動自己的電單車,要送我回去,我說:「我沒錢了。」他說:「不用錢,這是禮物。」分文不收把我送到20分鐘車程外的民宿,臨走前還給了我他家的地址,說:「明天請你吃魚。」對,照片是假的,但其實那些對話比照片更重要。
南部另一大特色是它的野生動物生態。因我極反對監禁式動物園的運作方式,所以只會參觀野生動物園。這是一個真正屬於動物的世界,一個真實、血腥但自由的地方。無可否認,一大堆人類定時定候進入Safari或出海必定對動物有所影響,但絕對比一所監獄好得多。這次我去了世上最容易看到獵豹的雅拉國家公園和南部海岸觀藍鯨。

野生動物園尋獵豹 出海賞藍鯨

去雅拉公園,需要很早起床,坐吉普車進入森林。雖然我們在不同的獵豹據點都等不到牠們出現,卻看到其他動物,有大象、鹿群、孔雀、斯里蘭卡雞(國鳥)等等,可以看到動物自由自在的生活,其實已經是最好的畫面。出海觀鯨也是我去南部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在這裏能夠看到藍鯨這種世上最大的哺乳類動物的機會率達98%。出海那天天氣很好,藍鯨接連出現,我總共看到八條大小不一的藍鯨。牠們會露出水面噴水四至七次,然後就反起尾巴,深潛海底再度覓食。我喜歡緊緊跟着一條鯨魚噴水的步伐,然後等待牠反身,見到牠尾巴高高突出的一刻我會忍不住大叫。能見到牠們在船的附近此起彼落的出現,實在非常難忘。

採茶婦女汗水 便宜紅茶的代價

斯里蘭卡在獨立前的舊名是錫蘭,也是世界知名的錫蘭紅茶出產地。要進入中部茶園地區,火車是不二之選。茶園火車線不但是走入中部茶園的交通工具,它本身就已經是旅程中最重要的「景點」。這條本來為平民而設的火車線票價非常便宜,而且可以帶你經過大大小小的茶園,峽谷中的、雲霧裏的、山頂上的,你都有機會跟它們擦身而過。

吃英式下午茶 感受殖民地風情

大部份遊客都會從第二大城市康提出發,一直從西面向東面進發,經過幾個茶園集中地,我選擇了在充滿英殖民氣息的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下車,參觀了附近幾個茶葉工廠,可以學習到茶葉的整個生產過程和分類,還可以在茶園邊上的茶屋喝茶,近年流行「農場到餐桌的概念」,在這裏的茶園區,你就可以對着綠油油的茶田,背着茶工廠,喝一口頂級的錫蘭紅茶。回到努沃勒埃利耶市區,我去到殖民時代的高級酒店吃一頓英式下午茶。斯里蘭卡中部本來是英國人種植咖啡的地方,但後來發生傳染病,咖啡田失收,卻意外發現這是種茶的好地方,從此成為英國茶葉的來源地,亦因為茶園區氣溫比其他地區低,自然成為英國人的避暑勝地。
隔天我走進一個很少遊客的茶園區,採茶的婦女一直向我揮手,我以為她們的意思是不想我拍照,怎知道她們其實是邀請我到身邊。我嘗試和她們聊天,但最後只能用身體語言溝通,她們一邊採一邊比劃着喝茶的動作,告訴我這些是茶葉。我指着相機,問可否拍照,她們笑得甜甜的左右搖頭(印度式搖頭,是yes的意思),我就拍了幾張。每次我舉機,她們都會對着鏡頭燦爛地笑。這些早期被英國人從南印輸入錫蘭當採茶員的坦米爾人,一代又一代留在這裏,辛勞地工作,日曬雨淋,生活條件卻跟英治時期差不多。我在斯里蘭卡期間,每天都喝得到最棒的紅茶,價錢很低。但自從見過這批婦女,我知道每一片茶葉都不止它的價值,這只是她們被剝削的結果。
下次提起斯里蘭卡,我們想起的應該是加勒的日落,高腳漁夫的獨特捕魚方式,自由自在的野生動物,如霧似詩的茶園風光和燦爛的採茶婦女了吧!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經吉隆坡至可倫坡班達拉奈克國際機場,馬印航空經濟艙來回機票由2,687港元起。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須於抵達斯里蘭卡前於網上辦理電子簽證(ETA)。
網址:http://www.eta.gov.lk/slvisa/
滙率:1港元約兌20斯里蘭卡盧比(LKR)
撰文、攝影:波波(楊穎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