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被嚇大的(林夕)

被嚇大的(林夕)

《午夜凶鈴》劇照



可能一直在抱怨恐怖片越來越不恐怖,很多人知道我一直在追求被恐怖片嚇到的經驗,所以才會在大半夜收到朋友一個沒頭沒尾的信息:「這齣快將上映的電影,說是史上恐怖片之冠。」另附連結。趁這個時間發這個訊息,應該是企劃高手,可惜,如果是很久沒通話,甚至失去聯絡的朋友,忽然讓我在半睡半醒之間看到這推介,也許真的會輕微被嚇到一下。
點進去看預告,沒什麼感覺。「史上恐怖片之冠」這句宣傳口號本身就很矛盾,史上最XX,其他電影類型可能還奏效,史上最恐怖,對經驗不足的人來說,因為沒歷史基礎,無法比較,說了等於沒說。看驚悚片有一段歷史的人,還有什麼沒看過,怎麼會那麼容易被嚇到,提高了期望,反而失望收場。
其實最恐怖者,莫過於恐怖片不再恐怖。
沒看過以前無數經典像「凶榜」、「驅魔人」,依然會有被嚇到的幸福,被嚇大的,見多識廣,鬼沒現形,已經猜到下一個鏡頭將會如何處理,果然又一如預期,掃興之外,也代表人已經麻木了。
麻木的感覺,並不好受,連最嚇人的鬼片都唔驚,唔一定係膽夠大,只是經歷氾濫飽和,個膽失去敏感度而已。
享受鬼片一定是犯賤的,唔怕嚇的冇興趣睇,唔恐怖的不會滿足,一旦真的看完了會怕,怕到回家睡前時,上廁所也要鼓起勇氣,如此追求「負能量」,不是犯賤難道是愛惜自己?
能夠從驚恐電影中免疫,有點像在戀愛中受傷,傷得太多,連疤都不留痕,或者即時消炎結疤去斑一條龍搞掂。可惜傷不了心,不代表開得了心、戀愛前途從此光明順遂,只不過是對爛尾收場毫不介意罷了。
當然,見過鬼會怕黑這句話依然成立,電影裏的鬼畢竟明知是假的,就像道具鈔票即使仿真度一流,觀眾也不會真的認為那是真鈔。如果碰上真鬼真事,被電影嚇大的經驗,未必可以派上用場。
對恐怖片麻木的感覺,自然也因為看過太多恐怖的新聞,包括越來越隨便的殺人案,不是恐怖片拍不出來,是新聞中人根本在重演驚悚片的橋段手法,有這些真人真事,還需要什麼鬼片?尤其是妖人橫行當道,又爭相出頭嚇人,電影中的妖魔鬼怪簡直是低端鬼。
當然,最恐怖者,莫過於有朝一日,連現實世界中的妖人鬼話,都讓我們毫無感覺,那就不只麻木,而是麻木不仁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