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習近平與乾隆(劉細良)

習近平與乾隆(劉細良)




【文化籽:讀書好】
習近平不單是盛世明君,也是全球暢銷的作家,自毛澤東以後,根據慕容雪村的觀察,共產中國的每一任領袖都是暢銷作家,同時還是了不起的通才,甚至全才,所以戊戌年伊始,也應在《讀書好》談談這個盛世品味現象。
根據央視新聞聯播報道,《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截至2018年1月12日,該書全球發行已超過一千萬冊。而這距離該書中英文版2017年11月7日正式出版發行,僅僅過了兩個多月,六十七日就賣出過千萬冊,在內地超級暢銷書《哈利波特》七部曲,引入簡體中文版十七年總銷量才突破二千萬冊。人心未回歸的香港人或會質疑J.K.羅琳的讀者遍佈全球,習近平的讀者,恐怕只有中共黨員,況且八千萬黨員,只售出一千萬本,還有七千萬人去了哪裏?

媚俗品味

但大家又想錯了,根據央視報道,《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與2014年9月出版的第一卷,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廣泛好評。南非公職和行政事務部部長費絲.穆坦比對《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讚不絕口,在她看來,「這本書的價值超越了黃金」,「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睿智深邃,不僅為中國也為世界勾勒出未來發展軌迹,對南非及其執政黨非國大均具有重要借鑑意義」。還有大批外國前官員站台推介,這又豈是品味低俗的商業作家可比擬。至於在非虛構圖書中,2017年度最暢銷的又是習近平,《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這書在2017年8月上市,在很短時間內就成為了2017年最暢銷的非虛構圖書。排在非虛構榜單亞軍和季軍的圖書分別是《天才在左瘋子在右》和《我們仨》,這些書均已暢銷多年,但全不敵短短四個月銷售歷史的習近平。
面對這些內地獨有的盛世「閱讀現象」,我們可以怎樣理解呢?當然,這也是計劃經濟的一部份,首先很多單位讀者,大家為了表現自己「政治先進性」,至少在辦公室枱頭放一本,開會時引述一兩句以表忠誠。至於國際名人推介,這些中國式公關,早在老毛六十年代,已經懂得通過接見安哥拉游擊戰士、坦桑尼亞、贊比亞領導為自己做推廣,駕輕就熟,有多難。問題是已經五十年前的「造神」運動,曾幾何時,中國人深痛惡絕,為何今天卻甘之如飴。原來這些共黨「媚俗」政治文化,未有因經濟發展而有所改變,南非部長說「習著作價值超越了黃金」,一般人都當笑片,或感惡心,但唯獨黨媒認為是一流的公關。

盛世危言

習近平的盛世,文化上是媚俗掛帥的時代,背後是延安文藝座談會,藝術為政治服務那一套,一切不符歌功頌德主旋律,一切被視為庸俗、腐化、道德敗壞的文化商品將會被查禁。2017年非虛構圖書榜上仍然是《我們仨》,如果此書今天送審,肯定會被禁,因為錢鍾書一家的悲劇,令讀者對改革開放前三十年印象產生負面影響,這注定今後十多年大陸也不會再有好的作家、導演、編劇及文化人出現。而《戰狼》系列就會一直拍下去,直至新皇帝正式登基。
中國對上一個盛世是乾隆皇帝,他打下了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號稱十全武功,當英帝國使節馬戛爾尼來訪,隨行記錄了人民如螻蟻生活,毫無尊嚴可言,官員如奴才。後來法國知名文化人阿朗.佩雷菲特(Alain Peyrefitte)根據當時日記及大量故宮檔案,八九年出版了《停滯的帝國》一書。當時乾隆為自己處於「盛世」沾沾自喜,他認為英國是仰慕中華文明,才遣使遠涉重洋為皇上祝壽的,乾隆的無知愚昧,蔑視外邊世界的變化,成為近二百年中國衰落的起點。這第二盛世的未來,也應作如是觀!
撰文:劉細良
編輯:彭錦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