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1日 星期日

影視產品與民族基因(陶傑)

影視產品與民族基因(陶傑)



中國人回歸帝制,驗證了人類學的文化基因理論,西方輿論如夢初醒,知道二十年來,將中國人與歐洲人平等視待,導致判斷的盲點,以為十九世紀的英國,工業革命和中產階級,必然會令中國人與英國人一樣,出現議會民主。有此盲點者,除了克林頓,還有彭定康。
因為西方二十年來伴同殖民主義歷史的罪疚感,相對於一百年前的賤視,對中國所謂三千年文化,在一知半解的模糊感覺之中出現了如房地產價格般的「高估」(Overrate)。
現代西方學者缺乏上一代的精明,不懂得觀察細節。譬如清國的北洋水師,訪問日本,船到橫濱,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登船參觀,看見清兵在船艦上晾衣服。東鄉走下鐵梯,一隻手戴白手套,往鐵欄底暗暗一楷抹,發現手套指上蒙了一層灰,即判斷北洋水師將不堪一擊。
九十年代,當荷李活電影「阿甘正傳」、「月黑高飛」(Shawshank Redemption)盛行,西方的個人主義和自由價值觀,出現了新的境界,同一時期,中國人卻瘋魔電視劇「水滸傳」與「宰相劉羅鍋」;一九九九年農曆新年,億萬中國觀眾爭睹「康熙大帝」、「雍正王朝」,中國之「公共知識份子」則頌揚他們的「鐵面總理」朱鎔基。電視劇編導和歷史學者,都是中國少數讀過書的「精英」,這些人爭相亢奮解讀,說康熙拓展疆土、開創盛世,雍正則日理萬機,勤政勵治,「反腐改革」。
繼而大陸的帝皇電視劇「文化」變本加厲:商鞅、秦始皇、漢武大帝、朱元璋,相繼出籠。民間飯局精英充滿自豪,講得眉飛色舞,無不大讚中國電視劇的製作如何場面宏大,早已超過香港,追上美國指日可待。
當這個市場一面喧噪,一面卻絕不停止將子女移送美國的時候,如果你精明,就會像東鄉平八郎伸出的那隻手套一樣,跟他們搭嘴應酬,悄悄抹出了一層基因底層的物質,了解此一民族的品味與識見。再跟紐約三藩市唐人街的市容,表裏驗證,就會明白中國人絕不可能進化到北歐、瑞士、白人地區的加拿大、美國和澳洲、英國、日本等西方文明的那一級。雖然其「知識份子」一百年來嘮嘮叨叨,不斷自我意淫,以為中國人跟英國一樣,拼命說可以。
當然,大陸也有極少數的真知識份子,尚算清醒。中國科學院的王學泰,看見中國人情迷「該出手時就出手」的水滸電視劇,在論著「警惕暴民意識」之中指出:中國人的暴民意識,與中國人的清官意識,合二為一,時機成熟時,會逢「暴」必「民」,也演成中國特色的所謂革命。
我要補充:還要加上「明君夢」,方為三位一體。中國人從來沒有「革命」過,所以百年的「民主」追求,一樣是夢幻。今日,西方還不明白所謂中國夢是什麼,其實也不必明白,因為連不斷嘴巴反美仇日、卻嚮往綠卡和日本廁板福袋的中國人自己也不太明白,圍繞所謂中國問題,不斷的論述解讀,到「兩會」報告每一個字眼,漏掉了什麼詞彙,外行人一生的時間就這樣浪費了大半來爭論,省下來電競打機和打麻將,你早已成了機神和賭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