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

全球化一場春夢(陶傑)

全球化一場春夢(陶傑)




今日的「全球化」的主軸,由「全球化即全球美國化」的爭論;漸向「全球中國化」的方向調整。
八十年代初期,美國的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八成利潤內置美國國內,到了今日,通用電氣的利潤,有七成來自美國以外的世界。
當年美國沾沾自喜以為創構了「全球化」的新殖民主義理念,並以強大的附件和財力付諸實踐之際,今日西方如夢初醒,才知道九十年代初期美國開始犯了重大的錯誤,就是「吸納中國進入全球化程序」,以為替中國製造一個中產消費階級之後,中國終會成為所謂文明世界秩序系統之內一個有建設性的夥伴環節。
但中國的鄧小平,一開始就告訴信眾:無論中國由西方的輔助而加入世貿組織,中國絕對不會改變共產黨的專政。也就是說,西方協助中國「現代化」,先決條件是協助中共政權的壯大。
鄧小平沒有騙你,他用「六四」的坦克有力地提醒世界:中國一旦獲西方「鬆章」扶持,加入世貿和西方的全球化程序,將來經濟和軍事國力有所增長之後,中共絕對不會如英美期待的一樣,會由專制的肉食基因,改為接納人權自由議會民主的素食主義。
但克林頓、貝理雅、奧巴馬等西方「知識精英」政府,看見互聯網的擴大,加上生怕「中國人的文化基因有異於我們」的結論,會招致「種族主義標籤」,很快以膚淺的樂觀,取代了應有的歷史事例資料的記憶。
尤其當阿拉伯世界的顏色革命,又是由美國猶太人的Facebook催生,認為中國的專制堡壘,並不可懼,有一天必為西方發明的網絡科技所攻破。
西方以為中國很蠢,但是真正認為對手蠢的是中國。孫子兵法和三國謀略,是二千年前中國人的發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美國人的天真,西方文化的善良,「大愛包容」的認知基礎錯誤,令歐洲人口出現伊斯蘭化的大侵略。與此同時,全球化的疆土,在外則由中國成功進奪。
在這方面,二十年來,以香港的社會科學(Social Sciences)學者、文青,加上許多讀書半桶水的什麼性別人權研究的潮流學術精英,出於對西方的盲目崇拜,也更在這股傳媒的潮流屁股後,高唱全球化。一覺醒來,他們才驚覺,「本土」沒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