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1日 星期三

大媽不識皇帝(陶傑)

大媽不識皇帝(陶傑)




台灣李敖晚年一度欲以「優才計劃」移民來香港,並由導演吳思遠引薦。豈知時由梁振英為特首,林鄭做政務司司長之香港特區政府入境處,接到李大師的申請表,質疑其「英文程度」或未「達標」,並追問為何在台灣有刑事案底,兩度入獄,要求大師書面解釋。
李敖生平用一枝筆羞辱人物無數,由孫中山蔣介石,到同輩的余光中、李翰祥、三毛、龍應台;還有被他娶過門三月即逃跑離婚的女明星胡因夢。據說只有大師羞辱人,無人可以反辱之。豈料上天作弄大師,偏偏讓特區政府入境處幾個有眼不讀李敖書的官員羞辱了一通,大師這一趟不敢回罵,收回申請,冚牌了賬。
一九五九年,末代皇帝溥儀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名「普通公民」,在北京接受街道大媽登記戶籍。
街坊大媽是典型的勞動人民,有眼不識眼前來排隊登記的戴眼鏡的枯瘦矮個中年人,就是宣統皇帝,喝令其填寫學歷。
溥儀想想,在紫禁城內,只受過幾位帝師陳寶琛、梁鼎芬、英國人莊士敦的教育,沒有進過正規學校。因為大陸早已「無產階級專政」,溥儀又做過所謂的戰犯,戰戰兢兢,只有含糊填上「私塾」二字。
大媽不懂得私塾是什麼,左問右問。溥儀以優雅的貴族腔國語,解釋了半天,皆「雞同鴨講」。最後大媽在溥儀教育程度一欄,填上「初中」。
皇帝落難,遇到「勞動人民當家作主」,即是這般光景。李敖企圖以「優才」移民來香港,豈知令大師跨不過去的一道門檻,「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栽在一兩個由前英帝國殖民主義培養的,今日口口聲聲要香港下一代「認識中國文化」「培養中國人身份」的特府小官僚,亦即「全世界最優良公務員隊伍」,只能佩服英國人撤出殖民地之時,埋下「地雷」高瞻遠矚之周到精細,簡直偉大如史詩。
不過,以溥儀之接受社會主義祖國思想改造、最終成為一位「共和國普通公民」,接受一名半文盲村媽調配編製戶口,此正是中國革命之輝煌成果,長期又受到中國人民讚頌,西方左翼如電影「末代皇帝」的貝托魯奇,俱認為是社會進步的表徵。
以此邏輯推論,特府入境處官員對李敖大師Don't give a damn,以「刑滿釋放犯」處理,此亦中國人民之制度進步。李敖被拒之後,出奇地沒有在門外戟指大罵梁振英特府政權野蠻無禮,只嘆口氣認命,足證李敖大師對中國政治歷史文化本質認識之深,亦堪可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