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京都細雪[葉一南]

京都細雪[葉一南]



二月在京都住了三星期,為了感受這美好城市,索性車也不租。北區聽說有市集,那向北面走便好;西陣據聞有一位咖啡達人,妙極,朝北野滿天宮去。有大半時間沒有到達目的地,那天本想去市集,中途看到一條小徑,茶花盛開,老樹搖影,跟着前行,無緣無故由北走向了東。到了哲學之道,想起名著《細雪》作者谷崎潤一郎,葬在法然院,順路而去,然後看到那圓形石上的「空」「寂」二字,以及他親手種下的垂櫻。上網查看這位在東京出生的大作家,讀了一段:「坐在阪急電車上朝窗外望去,也可以遠眺櫻花如雲的美景,本不限定必去京都賞花,但幸子認為不是京都的櫻花,看了也是白看」。小說寫得綿密鋪張,結果北區終歸沒去着,改成坐在法然院內,重溫了幾段《細雪》文字。
這是京都。根本用不着旅遊書,亦沒有任何旅遊書可以把這城市載下。清水寺、南禪寺、三十三間堂這等著名景點,固然是好地方,我認為,把它們看成是一個單純的探索方向,亦無不可。沿路走,可能被一間解憂雜貨店,或是一間古澡堂,又或是小庭晚風,分了心,然後駐足欣賞,忘了原來目的。這樣子好。京都處處美,這種美,隱閉安靜,等待着大家發現。食物一樣。懷石吃過便是,也不用把三星餐廳逐一去齊。匠人之城,寶藏本來就在街上。櫻花季節又到,朋友們查詢不絕,以下是我的選擇。
早餐。京都很注重一件蛋治,大家都說自己的最滑。在城中可以去Smart Coffee,北一點的可以去Maki,老式顧客老式服務,永不失望。說到日式早餐,「瓢亭」正統。在祇園內年青廚師開的「喜心」,應當支持,貴了一些,但有那一小片飯焦,值得。在銀閣寺旁的Bakery Do,我們一星期去了二次。老闆二十出頭,自己做麵包,相貌像周杰倫,帶點驕傲。地方舒適有型,音樂靚,滑蛋極嫩,600円,好得過份。更北的Radio Bagel,永遠是首選,要吃過才肯上機回家。
午餐。京都絕大部份老字號有質素,蕎麥麵例外。五百年的「本家尾張屋」,不用試了。在哲學之道上有 Juugo十五,獨孤一味,只得淨蕎麥麵,甚麼配菜也不備,即吃即搓,十割,不混入白麵粉,粗糙原味。即做急不得,看着老闆強勁的肌肉一跳一跳的運動着,時間過得也挺快。京料理割烹,去Godan Miyazawa。舊式手法做出典雅新味道,還在懷念清爽的柚子皮麵條,我認為比起一成不變的傳統懷石進步。愛上關西式天婦羅,京星永遠爆滿,現在改去天宗,在祇園。最熱的溫度,薄至差不多看不見的粉漿,大家小心熱破嘴。日本皇叔的別館,吉田山莊,在小丘上,食物不算最好,但為了那庭園及俯瞰京都的景緻,亦應一試。Neuf Creperie法式薄餅,已經成為我們在京都的comfort food。
咖啡。小心,很hard core,沒有吃的東西,專注喝一杯。介紹兩間,Weekenders Coffee,在市內;Latte Art Junkies,在西面。請不要問有沒有糖……
晚飯。京都「神馬」,八十年居酒屋,在西陣。老婆婆是第二代,會說英語。我們去多了,她知道我們甚麼也敢吃,臭鹹魚海螺腸,所有古靈精怪都搬出來。一定會去「樽八」,也是居酒屋,一人一條喜知次。「三芳」牛肉精彩,之前不要吃午餐,否則撑死;Acá西班牙混日式,手藝高妙,可惜這兩間訂枱已不易。永遠推介La Part Dieu法式小店,7000円做出如此超水準,香港廚師應該面紅。
錢湯。根本是生活的必須品,尤其在冬天。最古老有趣,雕龍刻鳳的是「船岡溫泉」,在西區。市中心有「柳湯」、「錦湯」。不要害怕電波池,雖然震得厲害,不會死人。多帶一些零錢,試一試那些舊到不行的按摩椅、吹頭器,緊記忍笑。冷暖相交,今年櫻花應當燦爛,永觀堂人多,不如改在鴨川上賀茂相見?風吹花動,那面的櫻雨,額外繽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