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唐太宗與一帶一路(余家強)

唐太宗與一帶一路(余家強)



上週本欄寫唐太宗發動玄武門之變,殺害兄弟奪取皇位,跡近金正恩。朋友嫌我太過,我知,唐太宗是古往今來聖君典型嘛,人云亦云活絡油都撻佢個朵,但矯枉不妨過正,有些普世價值觀總要搞清楚的好。
唐太宗當然不是金正恩,說起來他還是韓國的敵人呢。唐太宗晚年用兵高句麗,戰事拖延多年互有勝負,勞民傷財,其間(公元645年)唐太宗詔令在幽州城興建佛寺悼念陣亡將士,至公元696年完工,賜名憫忠寺,正有憐憫忠烈之意……你聽落,是否頗欣賞皇帝的人情味?但請問:咁同靖國神社有咩分別?一樣是作為戰爭發動者,把侵略別人的士兵死後捧成神般供奉,如果我們覺得冇問題,我們又怎好意思鬧爆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人家也在拜祖先啊!
憫忠寺現名法源寺,坐落北京市西城區,至今香火不絕。
有識之士會話,唐太宗當年是為了協助朝鮮半島平亂呀,冠冕堂皇。朋友,用現代術語這叫介入他國事務,中共政府豈非亦極棹忌被干涉內政的嗎?下次去首爾旅行,別只顧到明洞shopping,有機會逛逛戰爭紀念館,那裏的歷史油畫,把唐朝入侵的士兵,與豐臣秀吉部隊、日本皇軍乃至韓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一個模式同等繪製得狀貌猙獰,不會因為自稱天朝大國便獲特別待遇,變成弔民伐罪、仁義之師的。
再說一遍,是首爾戰爭紀念館,並非漢城,人家都去漢化了,還在作着回味唐太宗天可汗的清夢?請參閱葛兆光著作《歷史中國的內與外》,葛教授指出:歷史上的漢唐盛世,往往卻是周邊國家最討厭和最憎恨中國的時代,事關所謂強盛離不開開疆拓土,等如威脅着人家領土安全啊!我們的聖君、賢相、良將是他們眼中敵人。其實用膝頭哥諗諗都懂,你會聽聞隔籬的統治者好似幾賢明,便搶着去投靠嗎?自視為次等民族甘願接受其教化嗎?將心比己,換轉看,那叫漢奸。
偏偏有些人永遠不懂。本欄並非要拿唐太宗來鞭屍,而是學校的中史教育仍停留於萬邦來朝、四夷賓服等迂腐思想,太陽底下無新事,創意也通常有限創意,提起一帶一路中國主導即時腎上腺狂升,什麼恩澤四海、雨露八方、重振漢唐聲威舊調重彈,不怕嚇壞鄰邦嗎?人家可不想再做藩屬。何況,從哪方面帶領人家進步?四夷如今都實行民主政體了,天朝大國還正走回終身元首制老路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