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孔子與拾荒婦(陶傑)

孔子與拾荒婦(陶傑)




特府財政司司長因不肯派錢,基層沒有什麼得着。大業主反而因為豁免差餉,交少了兩個錢。其他的什麼撥款給創意科技之類,這種假大空香港人聽了二十年,這次不再收貨,包括親中愛國在內,紛紛發出怒吼。
有香港僑居的洋人打電話進電台,當面問司長:滿街都是拾紙皮和拾荒的老年人,七八十歲還在馬路上吃力地推車,為什麼不向這些可憐人派發現金?
洋人在歐美長大,西方社會尊重人權,沒有見過奴隸。即真的有奴隸,羅馬、古埃及、美國黑奴,亦必年輕力壯者,或是戰俘,或是強徵,從來沒有人要八九十歲的老婆子從事如此體力勞動的奴隸。幾年前有西方朋友來香港,我開車一起遊玩,看到路邊有老人在推紙皮車,我即將汽車減速,讓外國朋友觀覽此一中國人社會之達爾文特色,像開車進一座野生動物園(Safari Park),有一兩位馬上用手提電話拍照留念。
幾年來在西方大學開設過的所謂孔子學院,紛紛關門,理由除了美國嚴正指出的是共產黨洗腦基地,還有一個理由,就是學院的招牌與內涵不相稱。外國人看見孔子,不明就裏,以為如哥德學院一樣,除了德文,還可以學到優秀的德國文化。然而雖然孔子說:「食不言,寢不語」,當西方人走出孔子學院,看見現實中的中國人,圍坐進食,盡皆喧噪,旁若無人,令人生厭,漸漸就覺得孔子講的是謊言。
孔子也說過:「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那天我帶外國朋友看完了香港拾紙皮的老太婆,即刻推介中國文化,講了孔子此一名言。That poor old woman you just saw would do enough explaining,我說:中國香港特區遍地都是這種老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香港的特首,是英國人訓練出來的,他們懂得英國的達爾文,不是太懂得孔子。」
香港的財政司司長聽見電話的洋人指控,很有民族尊嚴地,挺起胸膛,不怕洋人臉色一沉,用英文頂回去:派錢不是我的哲學。
然而「哲學」是近年香港一個濫用了的名詞,就像Me Too一樣。特府的理財,只是簡單的加減數,小學生的算術程度,這不叫做哲學。夏鼎基的Laissez-faire,很深奧是不是,這才有一兩分「哲學」的意思。連孔子的論語也不成為「哲學」,只是美國唐餐館的Fortune Cookies裏那種字條上的小句子。很不幸,Fortune Cookies卻比美國的孔子學院更耐久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