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繼承人是個問題(陶傑)

繼承人是個問題(陶傑)



中國又修改「憲法」,回歸中國國情初心,復行強人掌權終身制,民間輿論幾乎一致認定:亦即復辟至一九一一年之前的帝制。
文化多元,一個民族不適合西方理性的議會民主,是常見的事。中國人由孫中山、鄧小平到江澤民,「探索」了超過一百年,終於「探索」成功,認為還是毛澤東朱元璋那一套最適合。有少數知識份子覺得這樣繞一個大圈又回到起點,在二十一世紀,令中國人在世界蒙羞,這是過慮。你終於折騰完了,找到了一個強權統治的穩定歸宿,全世界為你感到高興還來不及,如何會覺得羞恥呢?頗令人莫名其妙。
改革而復辟帝制,沒有問題。問題是即使帝制,也有一個「制」,也就是制度。今天的英女王,如果有一天忽然不在了,必定是查理斯當然即刻繼承。查理斯不在了,就輪到威廉王子。這個君主制,規矩章程,清清楚楚。
中國強人專權的帝制,也首先要肯定世襲,也就是父親死了,傳給兒子。清代的皇帝,有很多個兒子,傳給那一個,雖然不必及早講明,因為時機成熟時在正大光明的牌匾之後,自然有答案;然而全國都知道,皇帝若突然中風、心臟病、精神抑鬱症,駕崩或無法視事,一定有一位指定的貝勒立時繼位,不使權力真空,否則必腥風血雨的大亂。
普京的接班人,無論如何轉換位置,早就清楚是梅德韋傑夫,而不是普京的老婆或者女兒。毛澤東做皇帝,也很早意識到接班人的問題。一尊於北京剛坐正,就開始培養毛岸英。此儲君早死,一九六○年,毛澤東告訴來訪的蒙哥馬利,將來接班人就是劉少奇。鬥倒劉少奇之後,毛澤東告訴全黨全國:接班人就是副主席林彪。
但現在的中共,卻沒有副總書記之職。看見孫政才這般下場,即使開一個新的副總書記位,哪個敢坐上去的,哪個就是現成的野心家。「帝制」不要緊,不可以有帝而無制,無制即無繼嗣,下一步即是海外訪求長生不老藥矣。
改革而回歸帝制之初心,就差這個重大漏洞,填補了就完美。至於其他流言,一概不必理會,包括什麼「中國人在世上丟盡臉」之類。退一萬步,即使真的丟臉又如何?天天有中國人出國旅遊留學,每日全球航機三萬班,英美加澳留學生幾十萬,大鬧機艙、抄襲作弊等民族羞辱的丟臉天天大把,一件是穢,兩件也是,毫無分別,又何妨多一點自信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