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小病是福?(林夕)

小病是福?(林夕)


以前說小病是福,輕微病一下,可以順道被逼休息,現在再說這話,不但讓人懷疑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還會被問候,小病是福,福佳個福。
何謂小病,無非傷風感冒。以前傷風感冒,旁人三句不離常識:多睡覺、喝熱開水、多泡熱水浴,焗出一身熱汗就自然會好,沒吃不吃藥其實沒關係。現在一聽旁人如此問候,雖則溫馨,但也有冷笑話的效果,哭笑不得:又不是第一天做人,浸浴都浸到快要脫皮了,喝熱水喝到想吐了,還有什麼不藥而癒的偏方是我們不知道的?(扯開一筆,現在很多房子因土地供應問題,能有一個浴缸也是很奢侈的事,只能淋浴,我個人經驗,淋熱水浴自療效果,跟浸浴差很遠。)
時勢不同,傷風感冒也不能說是小病,有旅行社宣傳口號叫「未出發,先興奮」,現在傷風感冒是「未發病,先驚恐」,流感猖獗,據數字顯示,平均每一天半奪一條命。經沙士一役之後,陰影猶存,不免疑神疑鬼,一有感冒預感,就如臨大敵,增加心理負擔,心靈脆弱容易招恐慌者,也病得更難過更難治療。
感冒這種過氣小病,已經變成可大可小,可惜上班族不能以感冒未癒而長期休假,自由工作者有不能自決的死線要遵守,也沒因為感冒可奪命而得到特別優惠與憐恤,除非是毫不負責任的爛泥,我感冒我骨痛我凍,我什麼都不管了。感冒中工作,又比別的中小病更折磨人,幾乎有效力的藥,吃後都昏昏沉沉,只能趁意識尚算清醒時,爭分奪秒咬緊牙關完成。
流行性感冒這名字太玄妙了,流感跟普通感冒不同,但患者不容易區分,只知道如今感冒比任何潮物更流行。只此一刻,連我自己在內,就有三四個朋友在預備感冒、感冒嚴重發作中、感冒餘音嫋嫋不絕如縷,以為斷尾了,過幾天又再來,中醫所謂外感存裡說得抽象,卻很有共鳴。至此不能不佩服香港作家西西,記憶中是第一個用失戀比喻感冒的人,以為清空了?忽然一個噴嚏,一聲咳嗽,過來人都知道,又來了。
以前歸以前,現在失戀康復速度,我懷疑比感冒更快捷。以前感冒沒現在那麼纏綿難捨,除了病毒越來越惡,越來越新奇,醫院診所爆棚,我懷疑又是土地供應問題,人口不斷膨脹,街上車裏走到哪裏都人頭湧湧,剛好了,一個擦身而過的路人,一個似好未好的病人,距離零點幾公分的一下呼吸交流,又重新再來一次。真係失一場戀好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