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為文革邪惡幽靈解開封印(劉細良)

為文革邪惡幽靈解開封印(劉細良)




內地修訂中學歷史教科書,重新改寫文化大革命歷史,這是自1981年徹底否定文革以來出現的根本性改變,可以看到習近平時代的意識形態傾向,將有新變化。修改教科書是教育部所屬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基本上代表着官方最新的立場,其中最為注目的修改是關於文革原因,舊版教材描述為「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新版則刪除了「錯誤地」,改為「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至於文革一章的舊有標題「動亂和災難」也被刪除。在論述文革影響時,新版教材添加了一個「溝淡」文革動亂禍害新說法: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這種修辭叫大而化之,世事紛紜,犯錯是必然的,沒有甚麼大不了!以此來為文革開脫,多惡心!
過橋抽板
根據共產黨自己對文革的官方說法,主要來自1981年《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文化大革命被定性為「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對於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則是「他雖然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嚴重錯誤,但是就他的一生來看,他對中國革命的功績遠遠大於他的過失。他的功績是第一位的,錯誤是第二位的」。「否定文革保住老毛」是鄧小平權宜之計,文革中大量共黨幹部無端受迫害,上山下鄉知青的反彈,不否定文革,黨內實難服眾,無法管治,但若全面批毛,共黨管治合法性也被動搖,萬萬不可,於是才有1981年的決議。隨着文革一代共黨元老的死亡,包括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直接受害人一個一個消失,今天是紅衞兵一代掌權,便靜悄悄為文革平反,第一步由教科書開始。

內地關於文革研究已經成為禁區,但在香港還有研究的自由,港大歷史系講座教授馮客(Frank Dikotter)的新作《文化大革命:一部人民的歷史,1962-1976》,正好是作為大陸竄改歷史的對照,《紐約時報》評論認為此書「引人入勝、令人震驚,有時也有點聳人聽聞,書中對「毛澤東和共產黨執政的描述帶有巨大的譴責意味,以至於如果書能在中國廣泛流傳的話,可能會動搖當前政權的合法性」。香港人不要小覷自己,我們這個自由城市對中共而言,實在如芒在背。
一個老人的復仇行動
馮客此書將文革第一階段定為1962年至1966年,有其獨特意義,今天官方所謂艱難的探索,是一派胡言,1962年是大躍進製做出大饑荒,出現人食人,全國死亡達三千多萬人,禍首毛澤東被迫退居第二線,劉少奇領導下執行寬鬆政策,令中國從大饑荒中部份恢復過來。毛澤東表面是擔心修正主義的回潮,實際是恐懼自己被排除出黨核心之外,而文革就是毛借紅衞兵奪權的政變行動,與艱辛探索風馬牛不相及。我們只有回到1962年,才會明白共黨權鬥之險惡,不惜代價將全國帶進動亂的深淵之中。馮客認為文革體現了毛澤東想站在全球共產主義舞台中心的野心,但同時這也是「一個老人在晚年清算個人恩怨」的自私表現。毛澤東清除黨內高層,鼓動人民用暴力解決問題,互相仇殺,導致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角色糾纏不清。作者認為因為是共犯、共業,才會那麼多中國人選擇和黨一起患上「歷史健忘症」。鄧小平在1979年大權在握後,不單徹底否定文革,也禁絕個人崇拜,強調集體領導,因為毛的獨裁教訓實在太過深刻。

如今對文革邪惡幽靈的封印已經解開,猶如德國政府修改教科書,視納粹時代為德國歷史的艱難探索其中一段曲折;日本文部省新版教科書對昭和軍國主義一段歷史作出這樣總結:日本歷史發展沒有一帆風順,在跌宕起伏中曲折前進。你內心有沒有閃過一絲恐懼?
撰文:劉細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