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歐錦棠扮得起唐滌生嗎?(余家強)

歐錦棠扮得起唐滌生嗎?(余家強)


《藝海唐生》公演,有人質疑:「歐錦棠怎似唐滌生?」其中竟包括來自舞台劇界的聲音,數典忘祖了。

後輩們究竟有否細看過唐氏遺影呢?我便見過一幀穿短西褲、舉止粗豪的舊照。想當然耳,唐滌生粵曲才子,大家對號入座認定應似書卷味濃的謝君豪那類(事實上謝曾飾演唐的老師南海十三郎),卻忘記書生不一定文弱,況且,寫得出《帝女花》咁激的殉情戲,豈會沒帶點俠氣霸氣?習武的阿棠正好填補這一面。


陳文輝生前曾說,唐滌生南人北相,恰似歐錦棠。一來化妝大師對臉容輪廓的理解必定比普通人深刻;二來,輝哥根本屬於仙鳳鳴那一代人,親炙過先賢,堪作參考。

但我明白,那些人說「歐錦棠唔似唐滌生」不單指外表,打開天窗吧,潛台詞兩隻字:不配!你以為他自己不知麼?阿棠親口和我講過,洗唔甩那陣亞視除,形像草根,非學院派而敢自編自導自演一代宗師生平,被很多科班出身的看不順眼,他和太太萬斯敏胼手胝足的「劇道場」更沒打進劇界圈子……怎講呢,都是那一句──劇作家有樣睇的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史記.陳涉世家》)這是歷史上第一位揭竿起義者的吶喊;後來宋詩寫成:「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雖然勵志,卻偷天換日移走「王侯」兩字,因為人人可做王侯的話,便侵犯到封建本質。都廿一世紀了,藝術依然封建主義嗎?


我從阿棠facebook見到,歐團長落手落腳為新劇鋸木做道具。我想起他之前主演《宮本武藏》,日本劍聖乘船前赴巖流島與佐佐木小次郎決鬥,也是就地取材,把船槳削成木刀去作戰,何等瀟灑!刻舟求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至於雜音,別忘記歐錦棠最廣為人知的政府宣傳片──職業性失聰,聽少句,保護耳朵好過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