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

一個「自」字好恐怖(林夕)

一個「自」字好恐怖(林夕)


在反DQ大會上,姚松炎再控訴選舉主任錯誤指控他曾提倡自主。姚回應錄影帶片段,是選舉主任屈他,誣衊他,他沒講過!他沒講過!他到底沒講過什麼那麼嚴重呢?又屈又誣衊?只不過就是「自主」兩個字,而這兩個字剛好出現在「香港眾志」的黨綱內,「眾志」莫非從此是生人勿近的組織,曾經同台都是問題人物?按此推論,距離何君堯口中的三合會不遠矣。
此文見報之日,姚松炎能否入閘已見分曉。如果姚能入閘,也別以為政府怕了聲討集會,查無法據之類。這個政府從來不怕來自市民的麻煩,只要自己沒給中央找麻煩。
封殺了一個周庭,扼殺了雨傘一代人入議事廳機會是必要的。封殺一個放一個,是慣用分化手段,看,姚沒提過「自主」,沒事,於是放大了「自主」「自決」「自立」的「罪行」,看以後誰敢?
若姚果然以參與過台灣綠色陣營活動為由,或因跟「眾志」走得近,或因……臨時亂想,實在也想不到什麼堂皇的理由了,總之姚再被DQ,政府玩的是擺明車馬順我者生,有自主意見者亡,不合法理?就是告訴你別跟政權講法理,一沾染一個「自」字,即有「獨」意。以後要選議員,的確如田二少所言,接受現實,絕口不提「自主」兩個字,做一個不能自主的議員,不能自主地檢查以及通過所有提案。
一旦如此,「自」字即成為敏感字,「自主」「自立」「自決」,若有前文後理,可以延伸到「港獨」,那麼以後提到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呢?現在嚴打「獨」字頭比鬧「獨」者更猖獗更歇斯底里,當然,連市長也不要再提自治為妙。什麼叫「高度」「自治」?有沒有四樓那麼高?國家強大到很不安全,隨便一個有不同意見的洋人,台灣非統派政黨中人來港看演唱會,出入境問題都上升到國家安全程度,是國安範疇,香港不能「自決」,其餘不能「自主」,先行「自閹」例子太多,能自治者,必然屬於「低度」。
政治政制話題上,絕口不提「自」字,校園也很敏感。老師誨人不倦,日後希望學生做人要有主見,人貴自立,事業理想前途要自決,自己命運要自主,主阿,還有很多禁忌,千萬別隨口而出教學生做人要有獨立人格,獨立個性,獨立自理能力。主阿,這不是危言聳聽,講粗口學生要停學,課餘對共產黨發表個人意見的老師,會遭到校方警告,加上現在舉報成風,官方又很歡迎舉報,官報更配合舉報,任何莫名其妙人士一舉,老師就要跪低,學姚松炎喊冤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