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香港真的是中國的一部分嗎?(練乙錚)

香港真的是中國的一部分嗎?(練乙錚)


去年5月,一個人打著黃雨傘走過香港回歸中國20週年的廣告牌。黃雨傘是2014年雨傘運動的標誌。
去年5月,一個人打著黃雨傘走過香港回歸中國20週年的廣告牌。黃雨傘是2014年雨傘運動的標誌。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可以說,在英國1997年把香港歸還中國之前很久,這個城市的各大民主派領導人就已同中國政府達成了默契。這些政客在香港被稱為泛民主派,他們認為香港回歸後,中國政府將授予香港真正的選舉民主,因而支持香港併入一個大一統的中國。這似乎至少是推動香港基礎法律文本《基本法》的動機。
20年後,顯然有了新獲得的財富與力量撐腰的中國政府,似乎已經違背了這些條件。但是,一些泛民主派領導人——大多數人與香港民主黨有關聯——依然堅持原來的立場。不論是出於真正的愛國主義還是害怕北京的報復,他們都繼續支持中國擁有香港合法主權的觀點。
但這是真的嗎?其他一些泛民主派的倡導者並不這樣認為,他們當中既有高瞻遠矚的年輕人,也有老一輩知識階層。他們援引歷史作為證據。
上個月,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一個論壇上,有幾位學者探討了他們對香港與中國大陸關係的研究。這些學者把英國對香港的殖民統治(特別是「二戰」後相對開明的時期)與1997年以來的中國的委託統治(日益嚴厲)相比較,進一步證實了這個非正統卻又日益流行的觀點:目前的香港在政治方面並不比英國統治時期更好,在某些方面甚至可能變得更糟。結論:讓香港自行管理自己可能會對它更有益。
醫生出身的歷史學家徐承恩前不久出版了一本456頁的書(只在香港和台灣發行),名為《郁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書中認為,香港和中國幾乎沒有多少共同之處,它們的命運也截然不同。他說,香港人與中國北方佔大多數的漢族人存在種族、文化和語言方面的差別。從1842年到1997年,它既不受中國的國民黨政府領導,也不受共產黨政府領導,而是由英國人統治,香港已經形成了一種獨立的宗教、法律和政治認同。
這樣的立場是煽動性的,當然也是非常有爭議的。「香港不是中國」已經成為這裡的分裂主義分子最喜歡的口號。隨著這種情緒的增長,中國政府和它在當地的支持者一再重申,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然而,歷史記錄提供了一種截然不同的解釋。
根據多種古代文獻——特別是《淮南子》和《史記》——香港屬於範圍更廣大的南方地區,今稱嶺南。通過秦朝臭名昭著的第一位帝王秦始皇於公元前221至210年期間發起的一系列殘酷的軍事征服,嶺南首次被併入中央帝國。上海復旦大學歷史學家葛建雄稱,這些征服是中原地區漢族對周邊非漢族人進行殖民統治的非正義戰爭
類似的征服隨後相繼發生,最終以乾隆皇帝在18世紀末期完成的「十全武功」為頂峰,標誌著清朝達到鼎盛時期。然而,嶺南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除了少數城市地區之外,遠在北方首都的中央政府並不能有效地統治這裡。相反,這個地區主要是由經中央政府審查的部落首領依據當地風俗管理的——這樣的安排看上去既是英國對香港統治的原型,也像是如今決定香港與大陸關係的「一國兩制」原則的原型。
也就是說,無論中國怎樣譴責西方國家殖民統治的遺產,它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也曾是一個帝國主義大國,香港在中華帝國的生活也是以殖民地開始,伴隨著血腥的征服。1997年,香港被英國移交給中國,標誌著它至少第三次受到中國這個中央王國的主權統治。
香港人可以很快辨認出殖民主義的做法。
北京和香港的政府領導人,以及香港比較聰明的共產黨支持者,都意識到了這個認知問題。舉例來說,他們希望修改香港學校中的中國歷史課程,使之與大陸保持一致,這個問題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這樣施加雙倍政治洗腦不太可能達到目的。2012年,在香港推廣這項所謂愛國主義教育的嘗試引發了名為「學民思潮」的抗議運動,後來成為2014年雨傘運動的一部分,反而催生了如今各種新政黨的產生,它們主張香港實現不同程度自治。
前不久,北京試圖讓香港政府懲罰不尊重中國國歌的行為,似乎也適得其反。各院校的學位授予典禮上,畢業生們接連對國歌表示不屑,即便這樣做可能危及他們在中國大陸企業主導的就業市場上的前景。對中國共產黨的蔑視正延伸到中國的一些國家象徵。
然而,儘管北京和香港分裂主義者之間的政治分歧在加深,但傳統民主派似乎正在失去動員抗議的力量。某些問題在過去肯定會成為熱點,但現在只能吸引少量人士走上街頭抗議。整個秋季,一個自稱「關注組」的團體在主要民主黨派的支持下,呼籲進行各種遊行,反對在香港的一個新火車站實施中國的邊檢法律,但是只有幾百人參加。
這種脫節暴露出民主派陣營內部的分歧。這裡的民主人士基本上都痛恨中國的威權政府、它的恃強凌弱以及對香港自治的干涉。然而,在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和香港人身份本質上,他們持有不同看法。
前不久,香港大學進行了一項民意調查,詢問當地居民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還是「中國人」。在18歲至29歲的受訪者中,有近70%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只有0.3%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這是自1997年8月首次進行此項調查以來最低的數字。在所有年齡組中,近68%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只有不到31%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在2008年中期,認為自己是後者的人比認為自己是前者的更多。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似乎不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2017年夏,「佔中運動」(「雨傘運動」的前身)的發起人、社會學家陳健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中國的民族主義要求他「克制對香港的民主和自由的追求」,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叛國」。只要如實面對這座城市的歷史就會知道,他的立場是無可指摘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