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幫女優捽乳 為夜總會宣傳 奇女子見盡港色情業演變 (蘋果日報)

幫女優捽乳 為夜總會宣傳 奇女子見盡港色情業演變 (蘋果日報)




九十後、○○後或許看慣日本AV,卻未必知道九十年代初香港盛產鹹片。那年頭經濟蓬勃,男人有錢就身痕,社會有錢就open,色情事業大行其道,除了埋身肉搏,老式電影院也播放鹹片,包括本土派製作。 

一旦身體解放,思想也一樣,創意澎湃,想得出鹹片名《借叔一簫》、《G觸者頻亦樂》、《芥蘭強狂插菠菜蓮》、《大濫交嘢公園》。膽子也跟隨身體解放,梁文道說法國大革命期間人民讀的是色情小說,所以當時行為特別大膽。 

王火火是香江奇女子,當年在AV片場做幕後人員,男優找她抹汗,女優靠她捽硬乳頭。之後她轉投廣告業,宣傳豪華日式夜總會,見證香港紙醉金迷的一頁。每當變硬時(鹹片名),便知人生揭開新一頁,其後到法國讀書,成為藝術家。 

大國崛起,從此不一樣,兩年前封殺《武則天》女角的事業線,確保政權的事業線平平安安,香港也收緊下體取悅老爺,失去創意,丟了膽子。昔年百花齊放,左中右勢力並列共存,今日變成單聲道,當游蕙禎一句扑嘢無地方你也接受不到,抗爭不會有希望。 

十年代初是卡拉OK輝煌年代,當時王火火在某大製作公司上班,寶麗金等唱片公司都是客戶,張學友《吻別》、《相思風雨中》的MTV她有份炮製。名為助理美術總監,實為跑腿,拍攝黎明《相逢在雨中》的木屋就是她找師傅搭建。 

她也跟劉小慧、湯寶如、黎瑞恩合作過,以及大家未必知道出過唱片的劉嘉玲、溫碧霞。王火火憶述,某導演拍攝教育電視出身,處理MTV不熟手,被溫碧霞訓斥:「除絲襪不是這樣拍的!」 

同一家公司,同一批人手,日間拍完《相思風雨中》,晚上拍《簫塞豐乳中》,她說:「日間拍攝MTV,立即夜晚就拍鹹戲, 兩、三晚拍完一套鹹戲,一個多小時菲林上油麻地戲院。」當時她的日與夜,就是香港的日與夜,光暗晦明並存。 

那時候不少明星演出色情電影,王火火有份製作的卻是山寨貨,女優都來自北方寒苦之地,「據我所知很多持雙程證,本身來香港做妓女,有大佬帶來,有背景的。」無證工作,故此必須夜間閉門拍攝。 

她負責選女角,要求對方脫光驗明正身,確保不是帶病上陣。 
「有些其實幾三尖八角,有些其實幾有病,身體有疤,見到她牙都爛了,或者看見她有吸毒的瘡,身體有損傷,唔得。」即使借位拍攝,嚴禁真做,「入唔入都好,有身體接觸,不想她傳染疾病給其他人。」 
由於女優來自北方,必須測試談吐,「起碼她們要能操廣東話,雖然鹹戲的對白不多, 起碼能夠呀呀呀, 以及看她們在鏡頭面前說話是不是自然。」譬如問:「平時喜歡做什麼?」對方答得天真:「我平時咪鍾意助愛(做愛)囉!」 

除了茶水阿姐,王火火是片場唯一女性,拍攝期間貼身照顧女優,帶她們去洗澡。 
「我的主要工作除了替她找底褲、衣服用來被人撕爛之外,還要噴凍水令她的乳頭變硬,又要撩撩撩,撩到她的乳頭變硬, 透過絲質衣服飛釘。」 
男優 

土炮AV男優比女優更難求,多數拍膊頭捱義氣上陣,都是其貌不揚的中佬,王火火說:「他們解釋,拍給男人看的鹹戲一定要找這些,才能夠令人代入,一定是一個中年大叔,大肚腩,又有幾條女俾佢玩。」 

試過拍攝期間一名男優的反應堆起了變化,突然偃旗息鼓勒馬休戰,說:「對唔住,入咗。」都說女優有大佬相伴, 那名男優被人抓到後巷打了一頓,難怪沒人肯拍,王火火自言其實在拍笑片,「有時中年大叔砌完三百六十回合之後叫我替他們抹汗,我又唔肯抹,藉口說我不是做化妝的。」 

每套AV成本兩至三萬元,純利卻高達二十多萬,劇情大同小異,由三場肉搏戲組成。 
「總之鹹戲無論做什麼都被人砌,有一場沖沖吓涼,衝入嚟又砌一餐,上樓梯又砌一餐,無論做什麼女主角都被人砌,搭搭吓𨋢又砌一餐 。 當時我未有任何性經驗,就要在這個環境工作,我都覺得我夠大膽。」 
之後轉投一家廣告公司,負責宣傳集團旗下的夜總會,例如中國城曾經豪擲百萬元購入米格十七型戰機作招徠,她便在報紙登廣告。有次中國城找來四名俄羅斯佳麗助陣,攝影隊一行人「落城」宣傳拍攝,未料俄妞臨陣撒嬌不拍,事後王火火被上司大罵:「 影唔到塊面,影屎忽囉,我哋都係要佢哋屎忽啫!」 

她問過蒼天為何工作總跟色情拉上關係,一名上司說因為她接受得到這些事。二十多年後回望才覺得有趣,認為香港這一段的聲色犬馬需要記載,「我覺得有色情事業的社會,它的創意才會蓬勃,無論香港的九十年代,巴黎的二十年代,都是色情事業非常蓬勃的年代。」 

她說一個社會需要陽光的一面,也需要陰影的一面,兩者必然存在,「即使古代也好,什麼文人吟詩作對都是在妓院。講得再淺白些,人類的性能量是最根本、基本的能量,激發這個能量才會活得快樂。」 

法國 

中學美術老師改變王火火一生,令她打從十六歲起夢想到法國修讀藝術,「但當時法國是什麼我不知道,只是當時亞洲電視有一套卡通片《女強人奧斯卡》,我為了這套卡通片英文會考唔鬼考,仆返去睇大結局。」中國有句何不食肉糜,相傳法國瑪麗女王也有句何不吃蛋糕,片中就是說她事跡。 


終於一九九五年廿七歲夢想成真,在此之前她在香港4As廣告公司出任美術總監,薪高糧準,同事說:「讀咩書,買樓啦!」去到法國,碰到的香港人也說:「在巴黎買樓啦,讀完美術都係失業啦!」她還是在南錫(Nancy)讀了一年法文,再到梅斯(Metz)讀美術,最後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讀到碩士。 

之前替別人拍攝AV,從這裡開始她做主角。 
「在法國行行吓街都會有男仔截停你,一齊去飲嘢,一齊去食飯,完全唔識,我唔係話我即刻同佢跳上床,很多時衝擊了我的傳統概念,當時我已經廿八歲,會有個十七歲男仔好鍾意我。就算到我四十七、八歲的時候,都有廿四歲男仔追我。」 
法國生活多姿彩,包括床上床下,「在我來講沒有這些分野,生活與性生活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本與初戀男友同赴法蘭西,衰佬見異思遷走佬,老娘報仇咁報,同時跟兩三個男朋友來往,見蕉拆蕉(鹹片名)。 

老娘教落,亞洲女性之中香港女子最保守,「在法國讀書以外我有很多奇遇,即是艷遇,adventure,這是大學生生活一部分。我不是要鼓吹什麼,事實上我在大學宿舍和隔籬房的人執一劑,事後大家都是朋友,沒有事,不會執過一劑你要娶我,或者我要嫁給他。」 

香港女子也最多計算,「譬如在cafe隔籬有個人同你傾兩句已經黑起塊面,慌死即刻在cafe強姦你,我話光天化日佢對你做得乜嘢?她們損失好多人生樂趣,這是我多年讀書的體驗。」 

婚姻 

碩士最後一年相約教授搞項目,自己當裸體模特兒讓他繪畫,而她也反過來畫對方打量她的雙眼──法國藝術你識條鐵咩──未料教授害羞爽約,她跑出教室,走廊只有一個男人,二話不說抓他進來,自己脫個精光,說:「你畫我吧!」 
臨別法國,在散水派對看見那男孩在洗碗,王火火暗忖:「咦,洗碗喎,幾好喎!我的大學生活真的很多男朋友,還有十日,我砌足你十日就走,結果真係砌咗佢十日。」原本打算危情十日漁翁撒網,結果洗碗男獨家試唱。「別人嚮往韓劇的point我做晒,半夜巴黎鐵塔下跳舞到天光,塞納河畔擁吻,第十日哭着上飛機,諗住今世唔見。」 
其後當上中國某間國立美術學院系主任,從自由的法國來到中國官僚系統,學校嚴密監控老師,而且利益輸送問題嚴重,有同事受人身傷害,她教了兩個學期便不辭而別,「以前拍色情片或者廣告公司的同事,比起中國學術界簡單得多。」 

幾個法國舊愛老遠跑到中國找她重溫好夢,包括洗碗男,漸而在他身上找到家人的感覺,二○○七年結婚。對方來自法國望族,近親是駐越南總領事,經濟學教授,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家姑則是控制狂,跟媳婦說:「我個仔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會跟你去中國,你離開他吧!」「我們的房產未寫他名,你離婚不會得到任何東西!」 

丈夫少爺出身,不懂工作,婚後王火火養家,奶奶又有話說:「你要我兒子工作,他怎樣追尋自己夢想?」法國家嫂婚後修心養性,丈夫卻愈見迷失,搞婚外情,終於一三年離異。 

婚前認識斯特拉斯堡一名人類學教授,據說是第一個徒步橫跨撒哈拉沙漠的人,在她失婚後再出現,每當變硬時,便知卜卜脆,她宣布重出江湖,「 他帶我去戈壁沙漠,在戈壁沙漠十多天砌到天昏地暗。」 

她說人生有太多可能性,千萬不要自我設限,「我想不到一個拍鹹片的人在中國做教授、系主任,當時不知道原來這份工作是做官。我在屋邨(葵盛)長大,九十年代拍鹹片的人做了法國少奶奶。根本我想不到我會拍鹹片,為什麼要設限?」 

撰文:陳勝藍


勿為自己設限 王火火評港女太保守:慌死人哋強姦你




王火火之前替別人拍攝AV,一九九五年廿七歲去法國讀書,成為藝術家,從這裡開始她做主角。 
「在法國行行吓街都會有男仔截停你,一齊去飲嘢,一齊去食飯,完全唔識,我唔係話我即刻同佢跳上床,很多時衝擊了我的傳統概念,當時我已經廿八歲,會有個十七歲男仔好鍾意我。就算到我四十七、八歲的時候,都有廿四歲男仔追我。」 
法國生活多姿彩,包括床上床下,「在我來講沒有這些分野,生活與性生活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本與初戀男友同赴法蘭西,衰佬見異思遷走佬,老娘報仇咁報,同時跟兩三個男朋友來往,見蕉拆蕉(鹹片名)。 

老娘教落,亞洲女性之中香港女子最保守,「在法國讀書以外我有很多奇遇,即是艷遇,adventure,這是大學生生活一部分。我不是要鼓吹什麼,事實上我在大學宿舍和隔籬房的人執一劑,事後大家都是朋友,沒有事,不會執過一劑你要娶我,或者我要嫁給他。」 
香港女子也最多計算,「譬如在cafe隔籬有個人同你傾兩句已經黑起塊面,慌死即刻在cafe強姦你,我話光天化日佢對你做得乜嘢?她們損失好多人生樂趣,這是我多年讀書的體驗。」 
碩士最後一年相約教授搞項目,自己當裸體模特兒讓他繪畫,而她也反過來畫對方打量她的雙眼──法國藝術你識條鐵咩──未料教授害羞爽約,她跑出教室,走廊只有一個男人,二話不說抓他進來,自己脫個精光,說:「你畫我吧!」 

臨別法國,在散水派對看見那男孩在洗碗,王火火暗忖:「咦,洗碗喎,幾好喎!我的大學生活真的很多男朋友,還有十日,我砌足你十日就走,結果真係砌咗佢十日。」原本打算危情十日漁翁撒網,結果洗碗男獨家試唱。「別人嚮往韓劇的point我做晒,半夜巴黎鐵塔下跳舞到天光,塞納河畔擁吻,第十日哭着上飛機,諗住今世唔見。」 

其後當上中國某間國立美術學院系主任,從自由的法國來到中國官僚系統,學校嚴密監控老師,而且利益輸送問題嚴重,有同事受人身傷害,她教了兩個學期便不辭而別,「以前拍色情片或者廣告公司的同事,比起中國學術界簡單得多。」 

幾個法國舊愛老遠跑到中國找她重溫好夢,包括洗碗男,漸而在他身上找到家人的感覺,二○○七年結婚。對方來自法國望族,近親是駐越南總領事,經濟學教授,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家姑則是控制狂,跟媳婦說:「我個仔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會跟你去中國,你離開他吧!」「我們的房產未寫他名,你離婚不會得到任何東西!」 

丈夫少爺出身,不懂工作,婚後王火火養家,奶奶又有話說:「你要我兒子工作,他怎樣追尋自己夢想?」法國家嫂婚後修心養性,丈夫卻愈見迷失,搞婚外情,終於一三年離異。 

婚前認識斯特拉斯堡一名人類學教授,據說是第一個徒步橫跨撒哈拉沙漠的人,在她失婚後再出現,每當變硬時,便知卜卜脆,她宣布重出江湖,「 他帶我去戈壁沙漠,在戈壁沙漠十多天砌到天昏地暗。」 

她說人生有太多可能性,千萬不要自我設限。 
「我想不到一個拍鹹片的人在中國做教授、系主任,當時不知道原來這份工作是做官。我在屋邨(葵盛)長大,九十年代拍鹹片的人做了法國少奶奶。根本我想不到我會拍鹹片,為什麼要設限?」 
撰文:陳勝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