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向納粹敬禮(劉細良)

向納粹敬禮(劉細良)


【文化籽:讀書好】
兩名分別49歲及36歲的大陸遊客,在德國柏林國會大樓面前擺出納粹敬禮姿勢,並互相用手機拍照,被警員拘捕後獲准以每人500歐元保釋。柏林警方表示已向德國司法當局移交該案,由司法部門日後做出判決,兩人有可能被刑事起訴。去年台灣新竹中學生扮演納粹軍人、高舉納粹旗幟大喊:「快向希特勒敬禮,不然坦克壓過你們,把你們抓進毒煙室!」遭以色列及德國駐台單位譴責,校方急急道歉。香港前中大學生會會長也曾行納粹敬禮,遭受批評時強辯只是扮超人云云。華人社會似乎對納粹歷史沒有甚麼敏感度,認為可以拿來開玩笑!

重新認識希特勒

華人社會的政治文化,是崇拜梟雄,對權謀趨之若鶩,君不見暴君梟雄毛澤東,主政期間導致三千萬以上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但今天仍然有大量毛粉。對納粹的失敗,我們多歸因於軍事戰略失誤或希特勒個人性格專橫所致,一切都很表面膚淺,大家有否想過是在甚麼的社會基礎下,一個來自奧地利的Loser,會成為呼風喚雨的元首,有深厚哲學及科學精神的國家,其知識分子會放下專業、常識及道德,跟隨元首步伐,為何關鍵每一步都沒有人可以煞停,扭轉方向。今天面對仍然崇毛的強國崛起,大中華民族主義頭腦發熱之際,我們需要重新認識希特勒,理解創造了他的歷史條件,因為這崛起強國曾出現過最接近納粹的個人崇拜。我向各位介紹德國2015年出版,備受當地教育界讚賞,Thomas Sandkühler以青少年為對象的普及歷史學著作《Adolf H.-Lebensweg eines Diktators》,中譯本最近由台灣出版《阿道夫.H:希特勒,一個獨裁者的一生》。
作者問了一連串的聰明問題,引發青少年閱讀動機,就是在甚麼樣的社會裏,可以讓希特勒由Loser進化成領袖,帶領德國,甚至全歐洲走向毀滅?「在甚麼樣的政治條件下,可以讓一個地方型的政黨發展成大眾效忠的對象,做到獨裁統治?在甚麼樣的歷史文化背景裏,可以將群眾的憤怒演變成種族大屠殺?這不是單一個人可以隻手完成,而是一整個世代的人所協力參與的,這也是書名《Adolf H.》的真正意義:德國其實不是只有一位阿道夫.希特勒,而是有許許多多個阿道夫。」全書共分七章,即人生的七個階段,以「魯蛇」、「新星」、「領袖」、「統帥」、「屠夫」、「地鼠」、「亡靈」為題,最後一章是回顧希特勒研究,特別強調今日他成為媒體明星的原因。

德國憤青典型

此書正是為希特勒去魅,他並不是英明神武,天造英才,作者認為只是那個時代典型憤青代表:「他的意識形態、行事作風、種族主義的立場,就是當時社會的某種日常切片;在20歲前是整個社會環境風氣造就了他,掌權之後反過來,是他影響了整個世代。」希特勒成功利用新興的德意志民族主義,將個人與偉大民族復興結合,團結在領袖之下建立民族共同體,這些東西大家似曾相識,猶如華人慣於神化毛澤東,鮮有從五四運動打倒傳統後,中國知識分子激進化,民族主義抬頭,急於求富求強下,研究社會所形塑的中國憤青毛澤東。毛也是由失敗者變成領袖,借狂熱民族主義轉化成個人崇拜,建立政治領袖與群眾的情感紐帶。大家回看紐倫堡閱兵紀錄片,那些年輕德國青年男女對希特勒的熱情,同毛接見文革紅衞兵現象同出一轍。
當毛澤東仍然被不少華人視為傑出領袖崇拜時,他們對納粹的邪惡自不以為然,認為希特勒只是個失敗者,開開玩笑,不必太認真。我們對文化大革命這種民族災難的態度是迴避、淡忘,或認為自己只是受毛愚弄,這種人又怎會理解德國人七十年來孜孜不倦地討論、教育國民納粹的邪惡,他們行為背後那種勇氣和決心。正正因為希特勒不是一個人,而是眾數的Adolf H!
撰文:劉細良
編輯:馮秀珍
美術:黃創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