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為什麼不反日?(余家強)

為什麼不反日?(余家強)



明天七七蘆溝橋事變紀念。去年這日,遼寧艦訪港,我一不留神穿了件日本零式戰機的T恤去看劉偉強新作《建軍大業》試片,夠諷刺吧,劉導演笑我:「你好彩,換轉在大陸一定被人打了。」
但也沒甚相干,中共建的軍又幾曾很反日?一九七二年田中角榮訪華,毛澤東說過:「我們要感謝日本,沒有日本侵略中國,我們就不可能取得國共合作,我們就不能得到發展,最後取得政權。」主席的老實倒令首相措手不及。
如果你不喜歡共產黨,且看國民黨那套。蔣中正,位列二次世界大戰四強,一早宣告以德報怨,為什麼?因為要借助日本軍事顧問團來對付中共,韓戰爆發,國際形勢丕變,賠款遂不了了之。衝着蔣公大恩大德,日本愛知縣幸田町還興建了中正神社來紀念他呢。
國共分別充過闊佬以求拉攏東鄰,八十年代,日本免息貸款和技術支援給大陸更近乎天文數字,總不能蜜月期就信誓旦旦放棄索償,轉個頭趁友邦泡沫爆破卻翻陳年舊賬換成外交籌碼。況且,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抑或中華民國好?當初的戰勝國的確是後者喎,正如收樓要拿出屋契來,割讓香港源自《南京條約》,九七向英國收回,但《南京條約》一直秘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館,嚴格而言PRC從沒憑據在手,無辦法,兄弟鬩牆就係咁,講句話都唔口響。
你說政府放棄了,民間依然可以索償?代祖輩去討債?以我家族為例,最大經濟損失發生在文革而非抗日戰爭,試問可以向誰追呢?
回到我為什麼有件零式戰機的T恤這問題上,簡簡單單便是去日本吳(二戰時軍港之一)旅行時買下的替換汗衫──係,港人東瀛遊足跡已遍達吳這種三、四線景點,對神州大地會如此熱愛嗎?說反日怎反得來?我城生態是去大陸工作而去日本放假,哪有人反放假的?不知道有沒有印着遼寧艦的T恤,但大概沒誰願穿濱州艦吧。同胞們一味在意人家幾時去過靖國神社參拜,自己何嘗在意過參拜抗日先烈?連叫得出名像靖國神社的地方都無。
抗與反不同,抗日一早抗成功了,要反,反當下的暴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