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香港每天多150個湯家驊(馮睎乾)

香港每天多150個湯家驊(馮睎乾)



每天從大陸輸送150人來港,不少人以為有強力部門幕後操控,要他們執行什麼任務。持這種觀念的人,應該是想得太多了。每天輸入150人,其實沒什麼陰謀,只是每天多150個湯家驊,基本上是好事。像三十多歲的阿冰,育一子,六七年前嫁到香港,為了教兒子做功課,不惜到夜校讀英語。她跟不上進度,在區內找到一個補習導師,一小時八百元,想補,但覺得貴,問我意見。
我很驚訝,既非外籍老師,補的又是「a man and a pen」英文,一小時收八百?更意外她有那麼多閒錢,於是問:「你話想教個仔做功課,既然有錢自己補,點解唔幫個仔請補習呢?」她用半鹹淡廣東話說:「禾省自子教呀,唔省佢識得越來越多,禾就乜都唔識。」我勸她不要浪費金錢,那導師大概是騙她的。
我想了解她的政見,慢慢換話題,問:「你愛唔愛國?」她一臉困惑:「吓?」問她支持哪個政黨,她更迷惘:「禾冇留意喎。」問她知不知道沙中線偷工減料醜聞,她說聽過,然後沉默。追問她的看法,她淡然說:「呢啲嘢大陸巧常見㗎喇,唯有第日小心啲囉。」
忽然間,我好像明白了一點東西。
新移民來港,即使不投票給禮義廉,不搶公屋,不講普通話,他們的存在本身,已足夠為暴政築成血肉長城,保證廢柴官員可安枕無憂。為什麼?因為中國人習慣被虐,詞典內沒有「淪陷」。新移民從未經歷英治香港,無法比較九七前後;更攞命的是,他們的參照基準,永遠是自己成長的大陸。拿偉大祖國來比較,今天香港的確如湯家驊所說,「無論政治、經濟都唔係淪陷」。即使香港繼續「沉淪」,對於見慣死人塌樓大場面的新移民,依然未有耐衰到貼地。同一煉獄,對於由地獄放出來的人,和從天堂掉下來的人,觀感自然判若雲泥。奇怪的是,土產的湯家驊,怎麼能像新移民那樣堅忍呢?若沒有一段令聞者淚灑的往事,他今天應該沒有鐵一般的意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