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回歸21年】收藏家越儲越迷英軍用品 「殖民歷史抺不去」蘋果日報

[回歸21年]三個老兵專儲英軍用品 軍刀做遮柄+炮彈筒裝叉(蘋果日報)

港佬們一般3、4、6及10月出沒,有機會就穿上全副武裝,找個空地遊車河露營旅行。
港佬們一般3、4、6及10月出沒,有機會就穿上全副武裝,找個空地遊車河露營旅行。(左起)Victor、Hongie及Henry身上的英軍軍服圖案叫「1968」。1968年一名英國長官在香港上空下望,被那一片翠墨綠吸引,回到英國就製造這迷彩的色彩。(左起)Victor、Hongie及Henry身上的英軍軍服圖案叫「1968」。1968年一名英國長官在香港上空下望,被那一片翠墨綠吸引,回到英國就製造這迷彩的色彩。食個飯,用60年代英軍軍桌、鋁製軍椅、鋁餐具,入晒戲。食個飯,用60年代英軍軍桌、鋁製軍椅、鋁餐具,入晒戲。Paris是Hongie同事,阿爸同阿爺是解放軍,但一見英軍軍服的設計、質料、軍徽就一見鍾情,加入一齊玩。Paris是Hongie同事,阿爸同阿爺是解放軍,但一見英軍軍服的設計、質料、軍徽就一見鍾情,加入一齊玩。原來放畫臉顏料的鏡盒,改裝成旅行整理套裝、針線包、女士化妝品等。原來放畫臉顏料的鏡盒,改裝成旅行整理套裝、針線包、女士化妝品等。原來放炮彈的炮筒,改放BBQ 用品,燒烤叉、炭精、手套同燒烤網,揹住霸氣,拿出來熱氣。
原來放炮彈的炮筒,改放BBQ 用品,燒烤叉、炭精、手套同燒烤網,揹住霸氣,拿出來熱氣。過去通訊兵用的軍袋,昔日放筆記本用來記錄資料,現在用來放手機剛剛好。過去通訊兵用的軍袋,昔日放筆記本用來記錄資料,現在用來放手機剛剛好。

「我哋只受得了這文化,其他文化我哋受不了。我哋在殖民地時期出生、成長,學英文。我天天上學都看到操兵。自小接受英文教育,好喜歡那種以禮待人的文化。」三位六十後,小時候加入過民安隊,想念當年「行軍的日子」。人齊,大家穿上迷彩軍服,戴上英軍配備,放上槍炮、食物盒、野外餐具、睡袋與營帳,駕着70年代Land Rover為英軍特製的軍車,上山、下海遊車河,時光倒流到16歲的光陰。
拍攝當日,黃雨,心灰。馮景康(Hongie、59歲,1974年加入民安隊)穿着一件80年代英軍防水風衣,跳下軍車,好開心地說:「喂,咁大雨可以試新嘢呀喂!呢件嘢又輕又薄,三十幾年都冇甩膠披口,仲好跣水喎!」淋着雨跑向軍車,「個車篷仲好防水,車入面一滴水都沒濕!」
行山遇英軍禮待 種情意結加入民安隊 
黃雨,「Plan B!Plan B!」「行軍係咁,我哋好多後備計劃。」Plan B就係回到他們在石崗的「基地48」,先食個陸軍基地午飯。60年代的軍枱軍椅和鋁鐵餐具,統統都是97年英軍撤出後流落民間的真品。Hongie預先準備的熱飯、雞扒同雞翼,老火靚湯同錫蘭檸檬茶,大家邊食邊慢慢傾。戀上英軍,三人都有差不多的經歷。林仲堅(Victor、55歲,1978年加入民安隊)行山遇上在山區做演習的啹喀兵,天氣好熱,連水都不夠喝,休息的英軍請他們食軍糧中的朱古力、果汁糖、汽水,還煮奶茶請他們喝,「那口奶茶及果汁糖,我銘記於心。所以回歸後一直都儲關於英軍的物資。」一粒果汁糖就被收買了,兒戲咗啲喎?他們還記得,是英軍演習時認真,休息時親民有禮,讓他們看到一絲不苟的生活態度。
改裝英製四驅車 去露營似行軍  
跟他們去露營,全副武裝。駕駛Land Rover專為英軍製造的四驅車。這版本是特輕型號,特點是特短、特窄,方便他們在空中吊運、空投。真係連人帶車丟在離岸50米的海中,衝上岸登陸。眾人在車迷聚會中相遇,弄了個基地48,隊員用自己的倉加埋公司個倉,收埋幾部軍車、電單車、電動車,各式軍服與軍備,資料整理詳盡,儲埋儲埋,齋睇實太浪費,幾年前起開始改裝。他們首先改裝個火箭炮筒,孖條般的外形原備兩支炮彈,令人聞風喪膽,今日變成放燒烤叉、報紙、燒烤網、炭精,一樣是今日野外少不得的求生工具。軍刀的刀柄各有特色,插在腰間已經開始FF,他們將刀柄改成兩傘柄,日日帶出街,都好實用。英軍用來放劃臉顏料的小鏡盒,簡單精緻,他們用來放牙膏牙刷、針線包、女士粉盒同personal survival kits,真係太細心了。Hongie同事Paris,喜歡上精緻的英軍及蘇格蘭軍服;再了解到當年的女兵,都是當年自願參軍的護士、律師、會計師,聽過歷史,就喜歡上了。採訪前一星期跌傷腿,她都要來「扮傷兵」。
雨漸細,軍車變出兩條大鐵通,架上用英軍斗篷製作的大布幕,軍車變了露營車;Hongei又執出一小紮露營小包,5分鐘變出一張三呎乘六呎單人床連蚊帳。那是90年代英軍的蚊帳帆布床,仲有摺起細如環保袋充氣枕頭一個,軍人跌落海攬住佢浮30分鐘等救援,「我喺70年代初做民安隊時冇呢啲嘢!鋪張帆布瞓地下俾蚊咬。我仲加咗LED慳電膽,支架上加了螢光色,免得營地嘅朋友看不見撞上嘛。」
97後,成隊英兵全副軍裝在街頭巷尾跑到山頭野嶺,揹住槍同炮彈筒周山走,有冇俾警察查啊?Victor說:「回歸初期開車出街都有人問我們軍車從哪裏來,或半夜警察巡邏查看。但隔了20年後的今日,就算警察見到我們,新的一批的年輕警察其實都未見過這些軍車。還問我們甚樣認識,可否加入,因為他們都穿制服的(笑)。」
記者:陳慧敏
攝影:劉永發、張志孟(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回歸21年】收藏家越儲越迷英軍用品 「殖民歷史抺不去」


跟Victor之約,是在上水華山軍路。華山軍路是1997年前英軍為阻截非法入境者,在上水邊境佈下的路段,當年山上有鐵絲網阻隔山兩旁。英軍為了方便進出,故在山脊建起窄窄一條車路,供小型的軍車進出。回歸後英軍撤走,解禁的是邊界,亦解放了Victor的軍事夢。
開搬運公司的Victor Lam生於六十年代,微時參加民安隊,頭戴一頂皇冠部隊徽章的帽,接受英式紀律訓練,行山、露營、唱《天佑女王》,到後來眼見駐港英軍的裝備,有槍有車,一位羨慕英軍威風凜凜的小男孩就此築起英軍夢。
2011年,Victor將收藏品分類擺放,陳設在辦公室內一個2000呎空間。每件制服的功用、軍階、部隊、兵種都不一,唯一相同的是,尺碼。「收藏其他用品跟軍服不同,你遇到合自己碼的,你會很興奮,因為這是很難很難才找得到的機會。」他再說,軍服要合碼,難在軍服的剪裁很貼身的,穿上去可以把整個人的優點都突顯出來。為了自己的軍服合穿,更不能有肚腩,是對自己跟衣着的一個小堅持。
到後來Victor決定把實體收藏轉變為回憶上的收藏,他把展品都加上標籤,加上解說。聽起來容易,但他透露,這些幾十年前的產物,不是上互聯網輸入幾字就會彈出的歷史。正因為他想記錄歷史就做起了好幾十個板,一塊板一個主題,剪報,書籍或實物收藏都放在一起,圖文並茂,有如微型英軍博物館。
收藏駐港英軍物品的他,一向都毫不猶疑的承認自己的收藏非常敏感,但他有個小堅持,就是「從不把這些玩意滲入政治」,他要儲存的是他熱衷的軍事。他接下去繼續說:「其實殖民地的歷史是抹不去的,既然抹不去,為何不將好東西收藏起來,成為回憶呢?」他又感嘆,近十年的管治模式,不時將「殖民」本末倒置,想要把正當的事視為不恰當,令到光彩的歷史不再有人想保留。
採訪不下數次的他,一坐下便倒背如流地為我們訴說了這些故事。直至我問下了一句,殖民時期從來都是一個負面詞,作為一個收藏「殖民」者有否覺得過負面。Victor皺一皺眉,以自己經歷來說:「70年代的香港是一個發展高速的年代,當年的市民比起管治,更着緊的是為自己未來而作的打拼。」他憶起當年,得到的好生活都是靠自己打出來的,而政府當年做的,建公屋拆木屋,當年的政策沒追求派糖、減稅,就只有讓市民無後顧之憂地向前走,或者這就是最大的德政。
記者:倫星揚
攝影:倫星揚、廖璟熹、吳煒豪

Victor Lam身穿軍服,牆上掛着1952年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登基的官方照片。Victor Lam身穿軍服,牆上掛着1952年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登基的官方照片。由小時候頭戴一頂皇冠部隊徽章的帽,接受英式紀律訓練,到後來見到駐港英軍的裝備,自此一個小男生就為此着迷。由小時候頭戴一頂皇冠部隊徽章的帽,接受英式紀律訓練,到後來見到駐港英軍的裝備,自此一個小男生就為此着迷。Victor將收藏品分類擺放,陳設在辦公室內一個2000呎空間。Victor將收藏品分類擺放,陳設在辦公室內一個2000呎空間。「收藏其他用品跟軍服不同,你遇到合自己碼的,你會很興奮,因為這是很難很難才找得到的機會。」「收藏其他用品跟軍服不同,你遇到合自己碼的,你會很興奮,因為這是很難很難才找得到的機會。」正因為他想記錄歷史就做起了好幾十個板,剪報,書籍,或實物收藏都放在一起,有如微型的英軍博物館。正因為他想記錄歷史就做起了好幾十個板,剪報,書籍,或實物收藏都放在一起,有如微型的英軍博物館。軍內衣及保暖衣物一覽,全棉,質料舒適。
軍內衣及保暖衣物一覽,全棉,質料舒適。Victor購入的軍車,雖已退役多年,但性能依舊。
Victor購入的軍車,雖已退役多年,但性能依舊。2000年Victor購入退役的多功能偵察軍車Lightweight。2000年Victor購入退役的多功能偵察軍車Lightweight。回歸後英軍撤走,解禁的是邊界,亦解放了Victor的軍事夢。回歸後英軍撤走,解禁的是邊界,亦解放了Victor的軍事夢。

【回歸21年】儲英國徽章變生意 「我們紀念我們的過去」


那一天沒人預想到會傍陀大雨,日落、港英旗、洋紫荊,與軍樂糾纏交替,市民的淚水與雨水交織。就在21年前的7月1日,大家開電視機,都會看到長達幾小時的電視直播, 由歡送儀式至回歸倒數,電視機前面的我們歷歷在目,於添馬現場觀看歡送儀式的Bryan就更是深刻。
Bryan父親是新加坡人,但他生於香港長於香港,是名副其實的香港仔。年少的他活於殖民時代,成年時已回歸一年了。他的中學時期,友人之間都是砌模型、集郵、追星,他卻是折折不扣的軍事迷,若能早幾年出生,或者就投考了駐港英兵。由港英旗的落下,對當時17歲的Bryan來說,是一個時代的轉變,象徵的是家鄉、價值觀。而旗幟上的龍與獅,在他心中亦刻下新的一頁,這個正名為 《香港紋章》徽號,從此讓Bryan愛上了收集徽章,更踏上創作的路途。
做創作的他,因為一個小小的衝動,他把英國二戰時的宣傳海報《Keep Calm And Carry On》複印到布章上,弄了幾個給朋友玩鬧,誰知不少同好都熱切地詢問購買,從此開始了開店賣徽章的路途。與其他同類型店舖不同的是,他賣的不是原款徽章,而是根據原款重新設計和包裝,將每套徽章背後的理念移師到布章、銅章、袖口鈕、襟章,只要與徽號的圖案合適,他就會嘗試去創作。嘗試過後,失敗的再多,成功的一兩個卻叫他一直堅持。
時至今日,開立了創作品牌Badges Story的他,再難找的徽章,再珍貴的物品,都一一收藏起來並重新設計。但最愛的徽章,卻像歷史一樣,是捉摸不到的回憶。Bryan拿出了一個英軍一般服役獎章(GSM),在他芸芸收藏之中,這個絕不起眼,甚至連店舖的員工都看不出有何特別。這個是剛辭世的嫲嫲買給他的徽章,亦是他第一枚收藏的徽章,在Bryan中學時期只要數百元,但保存至現今,就算再漲價兩三倍都不算甚麼珍貴貨色。
然而,箇中蘊藏着的意義,不比英國貴族徽章上千百年的歷史輸蝕,因為讓看到的人想起回憶,這就是收藏的真正意義。這條路途並不是一朝一夕,但這趟旅程絕對是由二十年前的這枚徽章開始,燃起了他對徽章的熱愛。
記者:倫星揚
攝影:廖璟熹、倫星揚


































【皇室認證】英女皇5個御用品牌 最平$48.5買到


剛慶祝完92歲大壽的英女皇,依然魅力非凡,氣質典雅高貴。不過她的日用品都一樣有貼地又好用的產品,一場來到英國,不妨買幾樣返香港。
1. Kent brushes梳
這個梳具牌子擁有超過二百年歷史,當中最有名的兩款梳子,分別是天然豬鬃毛梳和手造木梳。豬鬃毛梳的特點是有效防靜電,能令頭髮瞬間平復;而手造木梳則因梳齒較梳,所以特別適合頭髮很容易打結或者髮絲較粗的人使用。
2. Floris香水
1730年誕生的Floris傳統英國香水品牌,是世上第二最古老的香水製造品牌,它更是英女皇和查理斯王子共同授權的皇室御用香水供應商。Floris門市有專業的調香師,為客人製作獨一無二的香水,尊貴就在於這味道連英女皇也沒有啊!
3. Molton Brown淋浴露
英國首席身體護理品牌Molton Brown,由一間小髮廊起家到現在,當中天然植物的配方,是產品香味氛郁的秘密,問過當地職員,最受歡迎的沐浴露竟然是黑椒味。
4. Clarins 潤手霜 
雙手是人的年輪,而女皇雙手滑溜的秘密就是Clarins的潤手霜。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指,女皇多年來手袋都必備,這支玉手修護霜。
5. Elizabeth Arden唇膏
要保持好氣色,唇膏必定是女士們的好幫手,Elizabeth Arden的桃紅色唇膏,就是英女皇經常在公開場合選用的顏色。
記者:劉芷晞
攝影:張志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