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

饒宗頤談學好廣東話的用處(馮睎乾)

饒宗頤談學好廣東話的用處(馮睎乾)




饒宗頤先生逝世後,國師陳雲在facebook批評饒老是「象牙塔學者」,「丟棄傳統華夏學士該肩負的天下大任」,又說「香港的本土運動、反赤化、反普教中、粵語復興之類,也得不到這些老學士半點意見」。冒着皇天擊殺的危險,我也要跟國師商榷一下。
首先,「傳統華夏學士」有何責任,孔子或耶穌都沒有規定,例如孟子曾比較伯夷、伊尹、柳下惠和孔子,說伯夷清高,伊尹重責,柳下惠隨和,孔子識時,四人行止不同,但孟子都認為是聖人(見《孟子.萬章》)。其次,饒先生小時候看書,最喜歡《封神榜》,壯歲治天竺之學,譯近東之詩,思想出塵,恐怕不願自認「傳統華夏學士」。第三,香港「本土運動」是近年的事,老學士九十高齡,如何發表意見?雖說「facebook係老嘢先玩」,但饒老也未免太老。第四,饒先生雖沒直接談及「粵語復興」,但他確曾主張,在香港須學好廣東話,且身體力行,國師大概不知道,我就在這裏補充一下。
饒老跟香港早結因緣,少年在家鄉潮安區,已讀過很多香港新墾書局出版的書。淪陷前幾年初度來港,為葉恭綽編書。1949年他得學生方繼仁協助,第二次來港,幾年後開始在香港大學中文系任教。由於欠缺學歷,饒先生在教職員中排名最低,但講課則最受學生歡迎,主要原因是:他懂粵語。
據饒宗頤口述,胡曉明、李瑞明整理的《饒宗頤學述》,饒老如此形容五六十年代的教學情況:「港大上課,國語不是不可以的,但是學生不歡迎。我的廣東話是學的,我自己的語言(潮安話)與廣東話是完全兩個語系。我的潮州話是閩南語系,所以廣東話也要學,因為第一次來香港已學了廣東話,所以上課講廣東話沒有問題。像羅香林,他的國語是帶客家話的,他不會講廣東話,令人奇怪,他一直是講國語的,所以我講課比較受學生歡迎,就是因為語言上容易溝通。」又有一位劉百閔教授,更糟糕,「他的黃岩話跟溫州話差不多,他就寫黑板,學生都跑掉了,只派代表來抄黑板」。
五六十年代的港大學生是精英中的精英,沒人會反對吧?但據饒老所言,他們抗拒國語,原來跟現在「廢青」抗拒普通話並無分別。今天香港的大學教師,尤其是來自大陸的,有誰會跟饒先生一樣,認為「不會講廣東話,令人奇怪」呢?饒老這一句話,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臉,呵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