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

老薑番薯糖水(李碧華)

老薑番薯糖水(李碧華)



天寒地凍,從前街上大鑊糖砂炒栗子,和用一個油桶煨番薯的流動小販已不復見,好懷念煨到微焦滲出蜜液的燙手大番薯,地道風味。
廣東人愛番薯糖水,其實最易煲,不過番薯要挑選。
日本紫番薯和紫心番薯(即並非整個紫色,只是內心一圈紫),都妖艷、漂亮,一望即受誘惑,不能自拔──但不適合煲糖水,因為很快融於水中,整鍋變紫,但找不回真身。
市面上也有黃、金黃、紅、橙、白各色番薯,細分之下還有白皮黃肉、白皮紫肉、白皮白肉(這個較硬不太甜,藥用,有人煲大芥菜番薯湯)。日本番薯如鳴門金時、大分、福岡、宮崎……等地生產,他們稱紫芋、紅芋、薩摩芋(鹿兒島產),多屬纖巧粉糯。
番薯糖水還是傳統、純樸的好,實淨墜手粗胖黃番薯,也可配些少紅、橙、白,一爐共冶──用片糖,必須揀老薑,是「絕配」,也必須到街市買。
某日問候小思老師,建議她煲清潤的三果湯(蘋果、雪梨、木瓜、雪耳、豬𦟌),和番薯糖水。她怕寡,所以又建議加紅棗、或蓮子、或雞蛋……這樣在嚴寒之下,暖心又暖身。
我已弄好一大煲作飯後甜品。光喝辣辣薑湯也很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