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

《戰雲密報》 金像群星雲集 捍衛新聞自由(轉載)

《戰雲密報》 金像群星雲集 捍衛新聞自由(轉載)

《戰雲密報》 金像群星雲集 捍衛新聞自由

洲立影片
洲立影片
文/童欣 圖/洲立影片
2018年01月26日
面對捍衛新聞自由、報道真實消息,還是向政府及權貴低頭,在充滿權力的鬥爭和金錢收買的政治環境下,對於傳媒而言是否也深陷泥潭,不能正常扮演應有的角色?《戰雲密報》(The Post)雲集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影帝湯漢斯和影后梅麗史翠普,將對新聞自由有深遠影響的「五角大樓文件案」搬上大銀幕,與觀眾探討「新聞自由」議題。

電影簡介

由荷里活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戰雲密報》即將於2月1日在港上畫。荷里活三大巨頭首次合作,近日榮獲「全美影評人協會獎」三項大獎,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男女主角獎,成為今年角逐奧斯卡金像獎的熱門影片。
電影以美國70年代《華盛頓郵報》披露五角大樓(國防部)關於越戰的機密文件的真實歷史為藍本,講述了《華郵》發行人嘉芙蓮格拉咸(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 飾)和總主編賓伯特利(湯漢斯(Tom Hanks) 飾)決定披露該份文件的內幕,但該文件牽連四任美國總統,因而引發了報館與政府之間的對抗。原本對《華郵》定位和管理有矛盾的賓伯特利和嘉芙蓮,在經歷種種阻力後,最終團結一致,賓伯特利不惜和政府打官司到聯邦最高法院,嘉芙蓮亦賭上了家族兩代人的產業,堅持遵循《華郵》的創報理念,最終將新聞成功刊行。該片被定義為政治驚悚片,劍拔弩張的情節的確令人回味深長。

「戲」說新語

「新聞自由」的議題一直經久不衰,傳媒在社會上應扮演何等角色?2016年榮獲奧斯卡金像獎的《焦點追擊》(Spotlight)探討的正是媒體良心的話題,時隔兩年,再有一部有關傳媒的電影──《戰雲密報》──角逐金像獎,是否會再次引發關注,令人們再次關注當下傳媒應持的價值觀及應有的位置?

演技精湛 挑戰複雜角色

《戰雲密報》的陣容可謂是荷里活的黃金三角組合,包括曾獲17項奧斯卡提名、三次金像獎的史提芬史匹堡,曾獲20項奧斯卡提名、三次金像獎的梅麗史翠普,以及曾獲五次奧斯卡提名、兩屆金像影帝湯漢斯。強強搭檔,令好戲更添亮點。
荷里活的黃金三角組合:(左起)影后梅麗史翠普、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及影帝湯漢斯。
荷里活的黃金三角組合:(左起)影后梅麗史翠普、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及影帝湯漢斯。
梅麗史翠普飾演的出版人嘉芙蓮格拉咸是第一位領導世界500強企業的女性,她從已故丈夫的手中接下報館,並幫助《華盛頓郵報》上市,盼以穩健方式帶領報館發展,但是她並沒有自信去經營好公司。在她和董事會開會、去股票交易所上市的鏡頭中,她都是房間裏唯一的女性。在生活中自信從容的史翠普要摒棄此前塑造的無比自信的角色,挑戰一個無助、慌恐的女性經營者,既要有名媛的優雅自信,又要表現出那份不安中的淡定。由於主編賓伯特利堅持用密件來創立郵報的聲譽,迫使她要在郵報上市的關鍵時刻,決定是放棄她自己的利益和已經與權力中心建立起的良好關係,賭上家族兩代人的財富和企業,還是堅持初衷,揭露政府在過去30年向人民隱瞞的真相?
嘉芙蓮格拉咸(左)要在《郵報》上市的關鍵時刻,決定是放棄她自己的利益和已經與權力中心建立起的良好關係,還是堅持創報的初衷。
嘉芙蓮格拉咸(左)要在《郵報》上市的關鍵時刻,決定是放棄她自己的利益和已經與權力中心建立起的良好關係,還是堅持創報的初衷。

影帝湯漢斯以精湛的演技演繹了敏銳激進的郵報總編輯賓伯特利,一心想要用獨家新聞來為郵報贏得聲譽。
湯漢斯(左)以精湛的演技演繹《郵報》總編輯賓伯特利,一心想要用獨家新聞來為《郵報》贏得聲譽。
湯漢斯(左)以精湛的演技演繹《郵報》總編輯賓伯特利,一心想要用獨家新聞來為《郵報》贏得聲譽。

場景重塑 情節緊張

史匹堡這次身兼導演與監製,打造這部充滿了時代感的電影,重塑70年代新聞報社的模樣:笨重的打字機、撥盤電話、條紋紙咖啡杯、舊式打印機⋯⋯這些細膩的場景佈置,告訴大家這就是曾經出產新聞的地方,許多或喜或憂、充滿爭議性、戲劇性的故事都在這裏上演。
笨重的打字機、撥盤電話、條紋紙咖啡杯、舊式打印機……這些細膩的場景佈置,把觀眾帶回到上世紀70年代。
笨重的打字機、撥盤電話、條紋紙咖啡杯、舊式打印機……這些細膩的場景佈置,把觀眾帶回到上世紀70年代。
另一個非典型辦公室則是主編賓伯特利家中的客廳。Ben Bagdikian(奧登科克(Bob Odenkirk) 飾)這位老牌記者,獨立謹慎地追蹤到了線人及機密文件,並把他們帶到賓伯特利的家,這裏成為了一個記者團隊的臨時新聞編輯室。他們需要把數千頁無序的文件在10個小時內提煉成一個頭版的故事。於是客廳裏散落著的不僅僅是那數千頁的紙張,還有記者和律師們對新聞處理的急切和負責態度。緊迫的時間,狹小的空間,以及劍拔弩張的法律對峙,隨著鏡頭切換的速度越來越快,把觀眾深深的鎖在這緊張的情節中,隨著電影的節奏捏一把汗。
奧登科克完美演繹70年代大多數資深新聞記者所具有的典型特徵──只關心追蹤真相。
奧登科克完美演繹70年代大多數資深新聞記者所具有的典型特徵──只關心追蹤真相。

找回媒體初衷 說易行難

電影的目的不同於紀錄片,並非要百分之百還原真實的歷史,更多的是讓人以古鑑今。除了是非對錯外,《戰雲密報》更多的是審視與思考現今的媒體的方向。史匹堡留給觀眾多重思考空間。
對於香港的觀眾而言,或有另一番滋味。面對當下不少媒體「染紅」的情況,是否也會有一些反思?
今年1月,梅麗史翠普獲金球獎頒發終身成就獎,她致謝辭時提到傳媒如何重要及應當受保護,才能繼續向當權者問責。
「新聞自由」的議題其實是全球的議題,電影雖借「水門事件」的序幕作為引題,但史匹堡並未設置特別的細節來影射過去和現在的相似之處,更多重要的情節是在刻畫媒體的創立初衷與使命,即影片中提到的「民眾應該得到真相,而不是謊言」以及「新聞是為民眾服務的,不是為統治者」。
史匹堡令觀眾以全新的視角審視現實,也讓觀眾自己思考問題的答案。當今新聞報道的真相是甚麼?媒體失去的是怎樣的自由?這些問題在不同立場或國家可能有不同的答案。眾多曾經有公信力的媒體淪陷、迷失在權力的鬥爭和金錢收買中,幫助政府欺騙民眾,令民眾分不清真假新聞,是真相還是謊言?正如影片的宣傳片所呈現的,在面臨公司關門、上千人失業,十幾年牢獄之災的風險之下,是否還會追尋創報初衷──追求新聞和出版的自由,告訴民眾真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