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捐錢支持黃子華(馮睎乾 )

捐錢支持黃子華(馮睎乾)



賀歲片我多年沒看,今年破例看了《棟篤特工》,進場的理由,除了喜歡黃子華外,也因為看見網評毀譽參半,不禁勾起我的好奇心,也令我想起多年前看的一齣周星馳賀歲片──笑位有點失敗,散場時人人鴉雀無聲,那部戲,叫《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
由於看了不少劣評,看《棟篤特工》我已做足心理準備,不當它是賀歲笑片看,反而覺得不錯。小時候看的賀歲片,真正惹笑的其實不多,只勝在熱熱鬧鬧,喜氣洋洋。我認為最好的賀歲片,三甲依次是:《家有囍事》、《嚦咕嚦咕新年財》和《八星報喜》。逗人發笑比賺人熱淚難得多,因為笑位總要顛覆觀眾的期望,「估我唔到」才好笑,而要做到「估我唔到」,自然須費神度橋。當然演員也是關鍵,比如《八星報喜》,由當時演慣Mark哥類型角色的周潤發,扮演四出溝女的乸型,角色設定已顛覆演員形象,所以笑位事半功倍,發哥只要作狀叫一下春,觀眾已捧腹大笑了。
《棟篤特工》的野心頗大,但笑料失敗,我笑得出的位,全片只有一兩個,以喜劇效果來說,連當年僅收11萬的《一蚊雞保鑣》也不如。黃子華演特工,角色設定談不上驚喜或顛覆,要人笑已很難,更不幸的,是有周星馳《國產凌凌漆》「豬肉在前」,難免相形見絀。
電影主角是特工陳先生,他矢志維護世界和平,不效忠任何國家(說白了,即不愛國),結果慘被革職,一直鬱鬱不得志。故事講他受佘詩曼飾演的保安局局長所託,追查一宗奇案──接連有名人吃了一種神秘藥物「High到盡」,情不自禁露出本性,當眾出醜──幾經曲折,陳先生終於查出藥物的源頭……情節驟眼看是有點胡鬧,但胡鬧不是問題,問題是不夠好笑。但如果不當笑片看,又如何呢?
電影是有些政治寓意的,比如一開場是1997年,佘詩曼的角色叫「香香」,黃子華又跟她的老粗爸爸(盧海鵬飾)說,「我陣間還返個女畀你」,盲都睇得出香香比喻香港。但這兒的「笑位」很低調:香香的契爺是走私軍火商人,爸爸也似乎有江湖背景,但香香到了2017年,竟然做了保安局局長。子華神不愧為神,電影上映不久,崩牙駒即宣布支持一帶一路,更計劃成立洪門安保公司──「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是常識吧──現實跟電影可謂相映成趣。但這種笑位要仔細咀嚼才能懂笑,實在不是大眾那杯茶。
《棟篤特工》也探討了一個人生問題:人是否應該「做自己」?我們如果把《棟篤特工》跟黃子華最近放上YouTube的兩部短片串起來看,那就更有意思了。第一部是之前棟篤笑放映過的《旋風腿》,講公關陳先生一時衝動,流露了真性情,幾乎身敗名裂。第二部是《賀歲片》,承接《旋風腿》,陳先生成為了頂尖公關,故事講賀歲片男主角在片場暴斃,陳先生受老闆所託,要解決「賀歲片男主角死了,怎樣令觀眾去看」的問題,結果他想出一個方法,要求片場所有人員說謊,大家不做自己,令電影空前成功,然而陳先生並不開心。到了《棟篤特工》,黃子華的結論似乎是: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自己,而做自己也必須付出代價。
黃子華拍這部電影,其實也是一場「做不做自己」的掙扎。他選擇做自己,令很多人覺得不好笑,但因為時機對了,結果票房大收。可見做自己要付出的代價,可大可小,到頭來還視乎命運。記得幾年前周星馳的《西遊》在大陸上映時,很多看周星馳翻版電影大的國內觀眾都說,「欠了周星馳一張戲票」;現在黃子華成功「脫毒」,或許很多香港人也覺得,是欠了黃子華一張戲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