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原來,洗腦很容易(作者:洪博學)

原來,洗腦很容易(作者:洪博學)

【看中国2018年4月12日讯】今年3月19日,為了實現中國民主,以網路傳達台灣民主過程和中國人民分享,因此入境中國時,遭受逮捕的李明哲,算一算;「被入獄」,剛好滿一年,許多人權救援團體聚集台北,為李明哲的義舉,舉行遊行,隊伍行進途中,遊行者在街上,居然被來台旅遊陸客嗆聲:「有膽量就到北京遊行」,看到這一幕,除了顯示中國人缺乏禮貌,也正呼應一句台語俗話:「好心予雷殛」,我們終於知道,耶穌為什麼會被釘上十字架?好心救火的消防隊員,為什麼會挨罵,原來,你驚醒了被火圍困者的好夢,簡單說;罹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中國人,人數相當多,中國人民歡喜被老共虐待,還高唱被虐是幸福的事,甚至要強迫台灣人,一起被虐待。
這也難怪,清明節還沒到前,在天安門排隊,看老毛僵屍秀的人,已經大排長龍,但是,也不要高興太早,在專制獨裁國度裡,現在為獨裁者讚頌唱歌的粉絲,和後來到墳前潑糞的粉絲,往往是同一人。
1989年,戈巴契夫在蘇共中央黨部,向蘇共黨員宣布;即日起解散蘇維埃共產黨,台下黨國官員擁抱哭泣,散場的時候,戈巴契夫看到外面擁擠的群眾,心裡想;沒想到蘇維埃共產黨,如此受人民愛戴,更走近一點,才發現許多布鞋和皮鞋以及空寶特瓶,就從天上飛了過來,原來,散場的時刻到了,粉絲是來潑糞的。
這件事除了證明,陸客團成員,老共粉絲不少,根正苗紅的五毛老共,更是充斥,要不然,這一個旅行團可能都是第五縱隊,這些陸客可以通過嚴格審批來台,身分肯定不單純,他們已經久經洗腦,習慣站在加害者一邊,而不是同情被害者,或者說;在這些人腦袋中,只要有飯吃,人權普世價值就是個屁,老共有辦法把人民教育成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過程很簡單,但是要教育出反人性的奴才,實在需要時間了。
長期被奴化的中國人,是一群異於常態的人種,已經習慣極權統治,把反獨裁專政者或抗暴者,視為妖魔鬼怪,1930年,胡適為了打破這樣的奴化教育,說了一句話——「有人告訴你:『為了國家自由,必須犧牲個人自由』,我告訴你們,不是這樣的,我會說;先有個人自由,國家才能得自由,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不可能由一群奴才建立起來」。
1949年,高喊要解放中國奴隸的老毛建政了,奴才們歡欣鼓舞,以為可以卸下身上鐐銬,沒料到鐐銬又多一副,70年後,中國奴才不減反增,從6億增加到14億,也難怪,殷海光老師說:「中國人只有一種自由,當奴隸的自由」。胡適卻認為;奴才太多,原因是中國人喜歡群體,缺乏獨立精神,就算給他自由,也是奴才的自由。
二戰後,同時被山寨中國綑綁的台灣,用自己的血淚奮鬥,得著自由的台灣人,看著自己走過的經歷,以為中台交流,可以讓中國人羨慕自由,而進一步,學習民主自由,我一開始就不感到樂觀,現在事實勝於雄辯,我們太天真了。
2008年,美國杜克大學校園,發生了王千源事件,王千源是來自中國青島的留美學生,有一次在校園中,主張藏獨的學生和反西藏獨立的中國學生,在校園發生遊行團體對峙,王千源站在支持藏獨團體中,手指比著勝利符號,結果被校園特務拍了照片,照片被鋪上網,還寫上「漢奸」兩字,王千源第一時間在自己的臉書中辯解說;「我站在藏獨團體中,並沒有表示我支持藏獨,我比勝利符號,目的只是支持藏人,他們也應該有爭取自由的權利」,但是,這樣的解釋,並沒有被五毛和特務學生認可,事件越鬧越大,而且事情傳到中國,沒多久,王千源的青島老家,被不明人士潑糞,門上寫了「漢奸」,王千源父母去報案,警察說;查無兇手,最後,王千源的父母家人被逼離開公職,失去工作,朋友躲得更遠。
這就是典型的文革鬥爭手段,現在仍然會在中國上演,而真正的兇手,就是這個邪惡的黨國,以及統治國家的老共幫兇們,10年以後的今天,老共改變了嗎?
2018年一月,一位六四民運領袖張林,在被關押16年後,歷劫回到紐約,他對來訪的《華盛頓郵報》記者,說出第一句話:「中國不可能走向民主」,這句話,似曾相似,因為1989年六四民運前夕,被逐出中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老闆索羅斯,也說過同樣的話,張林就像千萬個中國異議人士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張林比李明哲更天真,或者說;更熱愛中國。
54歲的張林,出生於蚌埠市,清華大學畢業,1989年到天安門支持民運被捕,判刑兩年,出獄後,張林加入「勞動者權利聯盟」,又被判勞改三年,1996年出獄,1997年拿到簽證後,離開中國赴美,1998年,聽到中國已經簽署聯合國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張林內心相當高興,以為中國一夕翻了天,民主有希望,意志堅決,再度回到中國,希望推廣民主理念,沒想到;中國簽署任何國際合約,都是假的,張林剛入境,第二天就被公安逮捕,從此展開沒完沒了的,一系列牢獄生活,只換監牢,不換人。
2005年,張林在獄中偷偷寫了一本書《悲愴的靈魂》,此書獲得獨立作家獎,2009年,也獲得澳洲頒給文化自由獎,就像李明哲,中國給這些民主人權運動者,最好的獎勵就是監牢,張林至少比劉曉波幸運,他沒被整死,經過不停轉地,流亡,才能安全回到自由世界。
政治牢獄越來越多,是獨裁統治者共同的建設,1995年,訪問過敘利亞美國旅行作家保羅索魯,在《赫丘力士之柱》一書中,如此形容獨裁者阿賽德,他說:大馬士革街上,到處張貼著阿賽德照片,保證人民可以隨時看到他,並且行禮。學校的學生,進入教室前,一定要先敬禮喊「阿賽德總統萬歲」,這位獨裁者花了一億兩千萬美金,蓋了人民皇宮,但是,人民不能進入,蓋了幾千座人民監獄,裡面住滿政治犯,這就是獨裁者的共通性。獨裁者灌輸自己的名字給人民,這個名字就是獨裁通關密碼,確保下一位獨裁者,名字也叫做阿賽德。果然10年後,年輕阿賽德,成為新的獨裁者,就像共產黨專政,永遠和人民綁在一起。
這下子,你可以理解;為甚麼習大王登基,反對者居然少之又少,連在海外接受民主洗禮的留學生,也是默默接受,若有反對,聲音也非常微弱,原因無他,洗腦已經洗好洗滿,中國人反對民主,不只在下階層,而在中高層,尤其是知識份子相信;沒有老共,中國必亂,而中國人最擔心的就是亂,老共洗腦術,就是建立在百年屈辱和受傷的民族自尊,利用教育培養中國式民族主義,只要看看海外留學生民調,就可以知道一切。
中國在美國留學生,大約30幾萬人,分布在各學校,2016年,普渡大學曾經抽樣調查;中國留學生政治方面傾向,詢問留學生:你認為中國社會穩定重要?還是個人自由重要?結果有37%,認為社會穩定重要,30%認為個人自由重要,33%沒有意見。第二個問題是,出國後對中共治理國家看法,有44 %受訪者持正面看法,17%看法負面,39%沒有意見。來美後對美國民主看法,負面29%,正面27%,44%沒意見。
在美國校園,不敢表達意見者,居然佔了三分之一以上,可見,中國派在美國校園的特務或職業學生,相當猖獗,使留學生無法充分行使表達意見自由,這些特務,通常以孔子學院作掩護,根據統計:中共每年編列百億美元預算,在孔子學院的人員和工作上,全球133個國家,設有孔子學院,總數高達560個學院,孔子講堂1,070個,美國各大學校園裡面,都有孔子學院,最近,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在國會對這個問題提出報告;過去,中美兩國以語文教育做出互換交流,但是,美國文化中心在中國,已經有10個以上,遭受中國政府以從事特務工作理由驅離,而在美國的孔子學院,除了擔負監控學生行為,還經常進行政治活動,例如鼓動中國學生抗議達賴到訪,抗議疆獨領袖熱比亞,甚至以暴力手段,攻擊支持藏獨學生,這些學院,根本就是以語文學習當幌子,實際上進行特務行為。
2015年,《紐約時報》也曾經抽樣,對中國留美學生進行訪問,贊成西方民主33.4 %,反對西方民主25.4%,中立者41.2%,滿意中共政府治理中國54.4 %,90年後學生贊成者卻高達57 %,這個數字只有兩種說明:高級知識份子並不認為民主是好東西,或者留學生不敢表達對老共的痛恨,總言之,腦袋已經洗好洗滿,被洗的人還樂在其中。
洗腦其實不難,今年2月底,馬英九教授就在東海大學,為我們示範了尖端的洗腦術。這一堂課在上課前,馬教授先問了課堂上的學生:老共把台灣在海外的詐騙犯,帶到中國審判,實施治外法權,算不算侵犯中華民國的治理權?問卷結果一面倒,多數學生認為中國侵犯了台灣的治理權,但是,下課前,馬教授以同樣問題又問了一次,結果認為老共並未侵犯台灣法權,卻變成多數,可見,洗腦很容易,我不知道馬教授,到底向學生們灌輸了怎樣的迷湯,但是,一猜想,肯定就是這一部破《憲法》規定;依法論法,這兩個黨國,其實是一國,所以,中國可以抓人審判,並不違《國際法》,藉此恐嚇學生;你不要搞台獨,否則會被老共通緝,甚至被抓過去審判,如同李明哲下場。
使洗腦變得容易,是因為人民愚笨,或者被所謂的愛國主義沖昏頭,清帝國晚年,愚笨的慈禧太后縱容義和團,驅逐洋人,結果搞出八國聯軍,事後以中國人口總數計算,賠償4億5千萬兩,美國政府認為搞出義和團之亂,並不是中國人民罪過,而是中國人受教育太少,所以把這些銀兩,用在中國,興建了第一所清華大學,但是,中國對百年屈辱還是耿耿於懷,寫《尋求安全感的中國:從中國人的角度看中國的對外關係》一書的黎安友說:「即使中國變強了,人民還是活在恐懼不安中,這不是國際造成的,而是統治者刻意製造」。
1967年,尼克森在國會演說中說:「不應該讓中國人活在國際大家庭以外,讓統治者培育仇恨威脅鄰國,使10億人活在憤怒孤立中」,可惜,國際的善意,完全落空。今天,使14億人持續被洗腦,持續仇恨西方國家,持續被孤立在偏執世界,並不是國際社會的錯,而是中國獨裁者的網路長城,圍城裡包圍著14億人,利用各種《厲害了我的國》這種影片,灌輸人民,只能喝基改豆漿,因為洗腦實在很容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