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黃秋生「掌摑」成龍?(馮睎乾)

黃秋生「掌摑」成龍?(馮睎乾)


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以楚原的得獎感言最有味道,但媒體報導卻以黃秋生最搶鋒頭。當晚已看到臉書上瘋傳《蘋果日報》一篇〈秋生「掌摑」成龍「中國電影」論全場靜默〉,人人摘錄一段話:「早排有個政協,大大聲喺北京話,再冇香港電影,又指香港地道電影市場狹窄,『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電影金像獎。唔知佢代表緊中國電影,定香港電影?」翌日早上,報導已破百萬點擊。
最不可思議的是,黃秋生沒說過以上一番話──那是記者的感想,內文也有一條橫線,把黃秋生原話跟記者評語分開,但依然阻不了讀者張冠李戴。更有人看YouTube頒獎禮片段,沒見到這幕大快人心的「秋」擊成龍,居然以為被河蟹了,說不定一年半載後,又成為另一宗「曼德拉效應」個案。我看過完整片段,只覺得黃秋生是含蓄地回應成龍,「掌摑」則言重了,他說:「出年仲有冇香港電影呢?嗱,呢個就出人意表,你估唔到㗎吓。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呢,就係,喂,我哋年年都有香港電影喎,好合理吖!係咪呀?」黃秋生致詞,開頭不錯,例如拿自己的「秋」字暗喻香港電影現況,全場鼓掌,但結尾(即以上幾句)纏夾不清,大家鴉雀無聲,坦白說,很正常啊。
楚原獲頒終身成就獎,台上出口成文,真是久違了的粵語。試看他開首幾句:將一個終身成就獎,頒畀一個終身冇乜成就嘅楚原,你哋即係監生逼我講句受之有愧。回首半生,青衫人老。」為什麼是「青衫」?恐怕不是每個DSE拿5**的學生也答得出。青衫是唐朝低級文官的衣服,可比喻地位低微的人,尤其是書生,白居易所謂「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用「青衫」兩字,正呼應上句「終身冇乜成就」,可見講稿實在寫得細密。楚原的文采,比政客或富豪的文膽更好,這才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