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戰爭狀態中的香特(陶傑)

戰爭狀態中的香特(陶傑)


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中國則強人帝制,有軍方警告:若要攻下台灣,用一成解放軍的兵力,三天就可以完成。
並非恐嚇,而是現實。台灣社會一片軟綿綿,年輕人失去鬥志,受到日本草食男影響,當兵時間不夠長,講話和行為娘娘腔。中國軍隊雖然是一孩政策,但徵召自北方貧窮農村,開戰之前,封閉式集訓洗腦,告訴他們台灣已經獨立,集中灌輸對台灣的仇恨,登陸之後,若遇頑抗,格殺勿論,兼行大肆搶掠,台灣人沒有見識過毫無底線的殘暴,台灣陷落,最多一星期。
除了加入強烈的美國因素,美國必須加強部署關島沖繩,在適當時候,由美國總統抓起桌上的熱線電話,向對方明確警告:一動台灣,凍結資產,扣押禁閉在美國國內一張名單上的紅二代,且必即刻參戰,並考慮動用核武。
台海一旦有戰事,香港「一國兩制」中的「一國」即會全力啟動:國家既然進入戰爭狀態,而且對象是美國,則香港亦必進入軍事戒嚴。四十八小時內,所有電視台、電台、報紙、網絡全部由國家接管,港獨嫌疑份子、泛民議員、所有名單上忍了許久的意見人物,全部拘捕,扣押在不知名的地點。
等了許久,其實不也就在等這一天?一不做二不休,這是革命政權的一貫性格。香港的特首在電視台拿着一張紙,一口結結巴巴的普通話,然後是英語,向全港發表緊急廣播,身邊坐着制服的解放軍駐港司令。太平盛世,一切只是隱藏起來,以共產黨的邏輯:他已經忍讓多時,在政權面臨生死存亡之際,一切不必在溝通交流,特事特辦。
香港人醉生夢死,平時講飲講食,世界出現危機,一切只關心恒生指數明日開市的數字。對於一個一切只慣看眼前利害的口腔期城市,一切共業會有償還的一天。並非危言聳聽,你看朝鮮半島變幻的局勢,台海的異變、南中國海和印度洋,這樣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迫近。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初,記者陳香梅還在告羅士打行喝着英式下午茶,電台廣播說英軍防守,固若金湯,沒有幾天,就聽到皇后大道中的上空,響起了警報,日軍由大埔和鯉魚門殺進來了。
「傾城之戀」只是一個文青崇拜的浪漫傳奇。嘿嘿,什麼「祖師奶奶」,你的祖國爺爺正在謀定而後動,據說在部署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