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當曾志偉遇上李麗珍(馮睎乾)

當曾志偉遇上李麗珍(馮睎乾)





新相識的「書友」發短訊給我,說本來沒打算看香港電影金像獎,但聽聞有六位新浪潮導演同台,忍不住好奇觀看──看看她的舊朋友譚家明會不會來。書友不忘補充一句:「佢如果嚟,肯定變咗種做怪胎。」令我莞爾。其實譚家明來不來,也是怪胎。跟他有數面之緣,修養談吐都像個學者,絲毫不像「出嚟行」的香港導演。八二年拍《烈火青春》,湯鎮業夏文汐在電車做愛,現在看依然覺得很癲,但更癲的是,譚家明拍這齣戲,原來是受尼采哲學和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小說《眼的故事》(Histoire de l'œil)啟發。環顧香港影圈,多少人有這種文化背景,怎可能不是怪胎?
我這一代人,看過譚家明電影的已很少,新一代相信更少。《最後勝利》可算是他八十年代的傑作。說來慚愧,小時候看電影金像獎,聽見《最後勝利》這片名,還以為是運動勵志片;直到廿年後第一次看,才知道大錯特錯。譚家明突破了當時流行的黑幫片類型,以凌厲的風格,拍出了一部有點尚盧高達味道的MK版《法外之徒》(Bande à part)。能這樣顛覆黑幫片的導演,除了譚家明,我只想到園子溫。
電影由王家衛編劇,講黑幫大哥徐克即將入獄,囑咐曾志偉照顧他的兩個女友李殿朗、李麗珍,其後三人捲入連場江湖糾紛。曾志偉雖是小男人,但極重情義,令李麗珍芳心暗許,曾志偉情難自禁,終於犯戒「勾大嫂」,二人將面對徐克出獄後的報復……劇情很老套,好看的是拍法,處處有神來之筆。例如有一幕在晚上,曾志偉和李麗珍情愫暗通,兩人站在牆壁的兩端,忽然電光一閃,人和牆都在發光,很怪雞,卻有種莫名的震撼力。
片中還有多幕經典場面,不知時序的觀眾可能以為譚家明在玩二創:《太陽的後裔》宋仲基跪下替宋慧喬綁鞋帶,但八七年曾志偉已跪下替李麗珍穿鞋了;黎耀輝對錄音機泣不成聲,曾志偉也拿着錄音機欲言又止;周慕雲和蘇麗珍在金雀餐廳討論出軌,曾志偉和李殿朗也在金雀計劃走私,王家衛擺的鏡頭,幾乎和譚家明一模一樣。《最後勝利》的麻雀館,似乎就是《旺角卡門》中張學友講「食屎啦你」那一間。還有一個細節,相信99%觀眾也會忽略:李殿朗在永興隆雜貨店打麻雀,這間永興隆,就是譚家明下一部戲《殺手蝴蝶夢》的開始和終結之處。也許只有譚導,才會想到用陳百強《深愛着你》為油尖旺霓虹招牌畫面作配樂,一個鏡頭,就拍出了凡塵俗世,人在旅途的深情。時日如飛,譚家明的下一部戲,不知又要再等幾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