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世道人生:最後防線(李怡)

世道人生:最後防線(李怡)




批戴耀廷是否文革式批鬥?轉軚大狀湯家驊說,「譁眾取寵、不顧後果之言行受到批評,是文明自由社會的表徵」。
分辨自由社會的批評和文革批鬥,只有一個標準,就是看大規模批判是否官方所發動。文革的所有批鬥,都明白顯示受中央文革指揮和推動,目的不僅是要批倒某些言論,而且是要毀掉某些人,因此不是自由社會的批評爭論。批戴是在戴於台灣發表言論後五天,才由左報發動,官媒呼應,港府配合,官方色彩極鮮明,而用語重複,無內容,「毀人」也清楚,文革批鬥的特點全具備。說甚麼「文明自由社會的表徵」,自己都知道是說謊吧。
要批港獨,為甚麼選一個從不支持港獨更明顯是大中華派的戴耀廷去展開置諸死地般的批鬥呢?何以不批鬥打正港獨旗號的陳浩天呢?原因是中共從來的政治鬥爭都不是以事實出發、不是講是非說道理,而是以如何才能達到其政治目的作為唯一考量。戴耀廷知名度高,又是在學生刊物提出「香港民族論」的港大任教,更是提出佔中運動的人物,用他來祭旗會在整個社會引起對「港獨」言辭的寒蟬效應,為達此目的,哪裏會管戴是不是主張港獨哉?中共自建黨以來,這種給人硬食死貓的事,真是罄竹難書也。
戴耀廷和民主派的反應,果然如批戴文革發動者所料,紛紛撇清「不是港獨」。由此而造就了「港獨」的污名化,從此,不僅在所有政商界成為禁忌,甚而在傳媒中都會成為禁忌。這種言論自由的禁忌一開始,就會陸續有來,自決、結束一黨專政、甚而批評由中央任命的特首……,都會在這種文革式批鬥下成為禁忌。
香港在強權侵凌和民主陣營不爭氣之下,行政、立法的防線已陸續失守了,剩下自由和司法是香港文明的最後防線。我們對司法的獨立真是無能為力,只能聽天由命。但自由是我們可以堅持的。作為各項自由之首及保障的言論自由,是人人可以參與守護的事,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許多人都有社交網站,可以發出自己自由的聲音。
被稱為大狀黨的公民黨,在挺戴的聲明中,強調戴教授「不支持港獨也不推動民主自決」,又說「公民黨不支持港獨,但堅決維護言論自由」,並表示「鼓吹與討論是兩回事」。它是表示討論港獨屬言論自由,而鼓吹港獨就有罪嗎?
公民黨能否說清楚,「鼓吹與討論是兩回事」是怎麼樣的兩回事?怎樣判斷一個人發表的言論是討論還是鼓吹?
1980年台灣的政治受刑人,冒着被判死刑的危險,在審判席上說出「台灣人民有宣傳台獨的言論自由」,即使是仍在實施戒嚴的國民黨當局,都無法否定這是言論自由應保障的權利。宣傳,與鼓吹如何分別?香港有法律禁止鼓吹某種價值的言論嗎?
言論自由,包括可以鼓吹任何思想、價值的自由。這是香港每一個人都應該守護以及可以守護的最後防線。參選者倘若不是真正守護而只是口頭守護這道防線,選票流失就不可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