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你肯着華服嗎(陶傑)

你肯着華服嗎(陶傑)


中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做模特兒,古裝打扮,寬袍大袖推廣古裝所謂華服,以示維護中國傳統文化。
但這種服裝,孫中山建立民國,早已經時代淘汰。國父孫中山提倡的,除了西裝,就是小企領的中山裝。中山裝經由蔣中正、戴笠等民國精英男子穿着,本來剪裁得體,形象正派颯爽。豈知同時期的毛澤東及其共幹伙侶,在延安也着這種民國國服,因為要強調無產階級工農革命的感覺,卻刻意着得衣皺褲寬,拖一對踩跟的布鞋,衣領加大,變成所謂的毛裝。
若真的講「不忘初心」,真正的「華服」,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服,應該廢除胡錦濤溫家寶王毅那種西服,全部清一色改着毛裝才對。梁副主席寬袍大袖,最多出大陸橫店片場古裝電視劇不惜工本的氣派,不信你問問八千萬共產黨員,有沒有一絲馬列毛的本色和初心味道呢?
這等華服還有一個致命的弱點:若在北京大會堂開兩會,全部共產黨代表都穿這種寬袍大袖的裝束,在短暫的休息時間一起擠擁上男廁,在空間狹小的一小格一小格的西式白瓷小便兜前解決生理需要時,華服寬鬆龐大,加上地面若有水漬,恐會很不方便,中年人尿濕華服布料之風險也相應增加。
人民大會堂的少數民族代表,若內置西雙版納什麼的,為了彰顯其民族風俗,往往穿得像一隻孔雀般到會。但這種人擺三數名只為了點綴,若全體漢人都着華服開會,在狹小的桌板寫筆記,全體通過舉手,想想何等擠擁的場面,也會令人忍不住笑。
所謂華服,不知那一個朝代,也是一個差不多先生的問題。日本在一百年前的大正時代,引入西洋服裝,但同時也穿着「吳服」。所謂吳服是和服別稱,指春秋時代吳國服飾。日本京都有宋風,奈良有遺唐餘韻,和服則有吳越春秋古風,朝代清晰。即使這樣,內閣參拜靖國神社,還是穿維多利亞英式燕尾官服。
維護中華文化,很簡單的,不必着這許多繁文縟節的衣衫,恢復正體中文字即可。所謂華服,一旦起鬨,你要看哪一家紅二代做獨家代理,又是幾百億元的商機。當然,由一個簡單的角度,任何「華服」,視乎找什麼人出來做模特兒或代言人,給你什麼信心,幫襯與否,就由貴客自理決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