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中共紀念馬克思的荒謬 (盧峯)

中共紀念馬克思的荒謬 (盧峯)



看到中國共產黨煞有介事的慶祝馬克思誕生200周年只覺可笑又荒唐。當今之世,閹割馬克思思想、背叛馬克思主義最厲害、最徹底的就是中共,他們居然開甚麼大會號召全黨認真學習馬克思主義及科學理論,長眠於倫敦北部Highgate Cemetery的馬克思只怕哭笑不得,摸不着頭腦中共新領導層為甚麼還自認為是他的信徒。

奴役剝削與馬背道而馳

馬克思思想的終極目標是人的解放及自由,是人不再異化奴化,變成自主自由。可在中共建政近70年來,他們高喊的解放成了鬥爭、鎮壓的代名詞,個人沒有任何自由,只能成為黨國體制的螺絲釘,吃甚麼、穿甚麼、住在哪裏、到甚麼地方旅行都由政府決定,從搖籃到墳墓的一生都不能自己作主。
好不容易上世紀80年代迎來改革開放,為個人與企業帶來一些空間與自由,甚至可以公開討論及教授一點點不同的想法,可以接觸一下不同的思潮。可惜,到近年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開始明顯,個人及社會更有條件擴闊自主自由空間之際,中共卻來個開倒車,重新要求所有人統一思想,統一在中共及習近平的指揮下,乖乖聽習帝的指示辦。甚麼民主、自由、平等再「被成為毒草」,得在萌芽狀態就消滅殆盡。這跟馬克思解放人類,讓人得到真正自由的理想不是背道而馳嗎?
按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及社會發展理論,人類社會有不同階段,隨着生產力提升及生產關係改變而進步,從原始共產社會到奴隸社會,再從奴隸社會進步到封建社會然後步入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社會時期,工人階級不斷壯大並以革命埋葬資本主義,建立社會主義然後步向共產主義新世界。
中共搞的革命口頭上說是把中國從半封建半殖民社會變成人民民主主義社會(中共老祖宗毛澤東的原話是資產階級的民主主義讓位給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民主主義),再在50年代的大躍進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可實質上不管是人民民主主義還是社會主義,中共治下的中國骨子裏仍是封建主義,是毛澤東的封建帝王專政,只有他一人說了算。76年毛澤東過世,中共改行集體領導,開始建立黨內權力交接規範,最高領導人以10年為限,算是擺脫個人崇拜的封建陋習。
誰知到馬克思誕生200年的2018年,中共又走回頭路,修改黨章憲法讓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可以無限期連任,變相重回封建帝制的終身制。換言之,中共治下的中國只是在封建主義社會徘徊,沒有意願及計劃朝更高級的社會形式邁進,這不是在否定馬克思的社會發展理論嗎?
再看經濟及社會狀況。馬克思對19世紀資本主義初階段時工人的苦難感慨良多,奮而批判資本主義體制的不合理及剝削,提倡工人革命取消造成貧富不均、資本家壟斷的經濟體制,打造人人平等的社會。即使最不肖的馬克思主義徒子徒孫也明白這道理吧。可在中共治下,先是幹部騎在人民頭上,佔用大部份國家資源,人民則一窮二白。到近40年改革開放,經濟快速發展,貧富懸殊問題卻只有比以前更嚴重,官二代富二代富可敵國,平民則動輒成為低端人口,一遇事就被驅趕,狼狽不堪。想爭取自身權益的話,隨時被官方扣上尋釁滋事帽子,被拘捕甚至坐牢,苦不堪言。
還好馬克思已過世又是德國人,要是他生於中共治下的中國,只怕早已成為長期坐牢的異見人士又或四處被逐的低端人口,不要說開大會紀念又堅持送贈銅像了。


盧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