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阿媽煎蠔餅養大佢 29歲仔開打冷店拍住上(蘋果日報)

阿媽煎蠔餅養大佢 29歲仔開打冷店拍住上(蘋果日報)

黃汝勝(阿勝)跟媽媽學煎蠔餅,一份鬆脆香口蠔餅背後,連結着兩母子的深厚感情。
【母子情深】
「阿Dee,來兩支啤酒!」面前這個小子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與潮式打冷店的一眾老師傅形成一個大對比。他叫黃汝勝(阿勝),是打冷店的合夥人之一,現年只有29歲。當初開打冷店,只因在打冷店工作二十多年的母親林惠芳(金姐)的一句話。
「阿媽本身做潮州打冷,打工都二十多年。因為阿媽才有機會接觸到阿直(阿叔的潮州話),即是舊舖老闆,就問我媽媽,阿勝想不想入行做飲食?」阿勝娓娓道來。原本從事銀行業的阿勝,與金姐商討了一會,即日就決定了入行,夥拍老師傅陳慶元(元叔),隔舊舖一條街開了新舖,名字、配方同樣源用舊店。朝九晚五,變成晚五朝三,阿勝就這樣踏入了這個日夜顛倒的行業,一做,就做了三年多。踏入了這行後,他更明白、親近母親,感受到她的孤獨及辛酸。
「我做了打冷二十多年了,九七年初來香港,無人無物,有一份工作就已很開心,那管得它是凌晨工作還是甚麼。幸好舊舖老闆人好,這麼多年都做得很開心。當初主要工作都是洗碗,做做吓又開始煎蠔餅,甚麼崗位也要做。」金姐邊煎着蠔餅,邊向記者道出她入行的經歷。猶如一眾長輩的奮鬥史,日夜耕耘,只願家人安好。下午五時上班,一直到早上六時許,一年放假不超過七日。與普通人不一樣的工時,限制了她與子女相處的時光。但她不甘心兒子被人照顧,故此早上下班後,就立即送阿勝上學,才回家睡覺。「送完我上學後,她才可回家睡覺。睡兩個小時,又是食飯時間。她又要起身出來接我,去買食物。再送我去補習,那時已是三點多,睡一個多小時又要起床工作。每日如是,一年、兩年、三年,也是這樣做。」阿勝道。金姐與老公輪流照顧阿勝,老公日頭工作過後,就在晚上照顧兒子。這樣的生活持續了近十年,直至兒子升中,她才可有一次愉快的睡眠。然而,在小朋友的眼中,母親全力的貢獻遠遠不夠。

細個扮肚痛 想媽媽不去上班

還是小孩子的阿勝雖很懂事,明白金姐的辛酸,但偶有不快,更出盡奇招,令金姐陪他。「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我每天都好想看到媽媽。我想盡辦法令她不去上班,絕招是扮肚痛,『媽媽,我好肚痛呀,你快點回家!』但她還是堅持上班,只是很趕忙地回家,安撫過我,又跑回去工作。那時心裏嬲着她,別人的媽媽有得放假,為甚麼我媽媽沒有。」提起這段往事,金姐頓時笑逐顏開道:「我不知道他扮肚痛,我是想着他真的很肚痛,心裏都是驚,但不能不去工作。」
一天的折騰後,金姐又跑回去工作。她是打冷店裏的得力助手,最拿手的就是蠔餅以及蠔仔粥,所有的蠔餅全是經她手的出品。先準備蠔仔及蛋漿,拌勻後就放進油鑊,「咋」一聲,彈起的油光又為金姐添上了一道傷痕。「差不多日日被彈到,就好像這個,是早兩三日彈到的。」鬆脆美味的背後,是製作者的血汗。最嚴重的一次,她形容為「花晒」。「那時沒有戴手套、着短袖衫,一炸,全部損晒。頸、臉全部花晒。坐巴士的時候別人會怕你,以為你生嘢,你一坐低,別人立即走。」阿勝亦常因母親受傷而不開心,但明白到母親熱愛工作,只好更努力經營新舖,報答她一直以來的付出。

年齡差30年 老師傅讚肯學肯捱

投身這行,面對一眾老師傅,阿勝揚言初時也有點戰戰兢兢。「畢竟這行都是老師傅,擔心他們覺得我玩玩吓,所以要更努力證明自己。我比較做多一點財政方面的工作,睇數、入貨等。」阿勝說。與另一合夥人元叔年齡相差30年,但彼此仍有講有笑。在有三十八年打冷經驗的元叔指導下,新舖食物維持一定水準。問及元叔對阿勝的看法,他指阿勝聰明又肯學肯捱,兩人合夥, 一老一嫩合作無間。
新泉發潮州飯店(舊舖) 旺角砵蘭街198號地下
新泉發潮州飯店(新舖) 旺角上海街498號地舖

記者:張欣頤
攝影:吳煒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