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3日 星期六

香港廣東話的意義(作者:馬國明)

香港廣東話的意義(作者:馬國明)


2017年即將結束,這一年發生很多令人沮喪、氣餒的事。

借着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人大常委竟然自行釋法並罔顧香港一向奉行普通法,提出釋法有追溯力。梁振英急不及待向法庭提出司法覆核,四名已獲立法會主席接納宣誓有效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因而被法庭取消資格。民主派議員因而失去須經分組點票的議案的否決權;建制派馬上乘虛而入,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的議案。議案竟然提出立法會會議的法定人數由35人(即全體議員的半數)大幅減至20人,實在匪夷所思。修改議事規則的議案通過後,立法會將會任由建制派操控,跟人大看齊。其他令人沮喪、氣餒的事多不勝數,如政府竟然以割地的方式來實施一地兩檢;高鐵、沙中線、港珠澳大橋等工程全都嚴重超支,要運用公帑填氹;還有律政司袁國強對爭取公義不惜公民抗命的年輕人窮追猛打,務必令這些對社會有承擔的年輕人身陷牢獄。2017年即將過去,新的一年會否帶來一番新氣象?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會議發表了長達三小時的發言,當中表明要全面管控香港;新的一年不可能帶來新氣象,情況只會更壞!在社交媒體,每一日都會有人發出「香港沉淪」的感嘆!情況的確很壞,但香港尚有不少不為人知曉的重要的資源,尤其是香港的廣東話。只要香港社會積極發掘這些資源,起碼有能耐渡當前的嚴冬。就以廣東話為例,香港的本土派人士十分重視廣東話,但他們強調的是廣東話相比普通話更接近唐、宋的語言。這種說法是有根據的,但此說卻忽略了香港廣東話的特色和意義。這裏說的廣東話其實是廣州話或廣府話,口語的特色是同一口語必定出現某些地域上的差異。香港說的廣府話跟廣州人說的話語在用詞以至語音上都會有差異,尤其是香港的話語採用了大量音譯的字詞。基於地理位置的關係,中國在悠長的歷史裏,長期處於唯我獨尊的位置,鄰近的國家紛紛效法中國,中文詞彙因而甚少音譯字詞。即使晚清年間被迫接觸西方世界,但對中國自身文化的評價,絲毫無減。面對西方社會的種種先進科技,晚清的士大夫竟然提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主張,以為單是學習人家的科技便足夠。


香港位處中國大陸的南方邊陲,同樣是基於地理位置,香港社會接觸西方世界時,完全毋須背負中國士大夫的文化包袱。我們直截了當的說的士、巴士。中國大陸的文人則說計程車、公共汽車或公車。很多巴士線都設有分段收費,同樣是計程車。的士人人都能乘搭,同樣是公車。香港廣東話裏的音譯字詞,除了簡單直接之外,還有不少巧妙的地方。像搭𨋢、咪錶、車軚、酒吧等,將個別音譯字配上另一中文字,成了新的用語。一些音譯字詞,本身已有相同意思的中文詞彙;像「波士」,中文詞彙有老闆、老細、事頭等。又如「冧把」,中文詞彙裏已有號碼或號數,為甚麼仍會把英文的number音譯?或許香港人一向喜歡靚冧把,冧者,歡喜也!靚冧把比起靚號碼或靚號數,在語調上優勝得多!兼且現代社會有形形色色的號碼,如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六合彩的號碼、輪候公屋的號碼;連香港最近兩任特首亦分配了號碼,可謂層出不窮。


特首原本應是number one,現在卻變成689和777,不但談不上靚冧把,更成了笑柄!無論是號碼或號數,都是平平無奇,但冧把因為一個冧字,帶來無限想像!至於「波士」通常用於一己的頂頭上司,而後者同樣是受僱於人,並非老闆。反而紅van司機跟同行交談時往往稱乘客為老闆,或許表達僱客永遠是對的。英國統治香港時,一般人稱英女皇為「事頭婆」,即是彼此不過是賓主關係,僅此而已。現代社會的人際關係甚複雜,透過音譯香港的廣東話有豐富的詞彙,毫不含糊地說明種種關係。習近平表明要全面管控香港,其實香港社會早已稱北京做「阿爺」;對於一眾西環契仔、契女而言,北京自然是契爺。對其餘跟西環毫無關係的,北京充其量是中國歷代封建皇朝時的大老爺,大擺官威,毫不意外。

紅van的例子說明香港廣東話的另一大特色,就是在話語裏索性採用個別英文字。外國媒體戲稱習近平是COE,即chairman of everything。人家戲稱習近平是COE,無非因為人家另有CEO這名稱。說到CEO、NBA、BBC、CNN、MSN、NGO這些縮寫,香港的廣東話直接採取人家的叫法。這些名稱既然是縮寫,何苦要累贅地翻譯整個名稱?事實上,我們香港也有CCTVB、ICAC、DSE和TSA等。這些例子說明香港社會面對西方世界無拘無束,毫無文化包袱。習近平長達三小時的講話無非是要表達中共政權已準備要領導整個世界,須知今日的世界原本由英國和美國領導長達兩個世紀,過程裏建立了好些普世價值,如自由、平等、法治等。中共領導的革命便曾打出平等的旗幟。然而今日的中共政權面對西方世界基本上仍停留在晚清士大夫提出的觀念,十九大閉幕,新一屆政治局七名常委現身,每人都穿上西裝和結了領呔,可是普通話裏完全沒有詞藻表達香港廣東話「西裝骨骨」的意思。穿西裝卻沒有任何話語表達穿得好看、有品味;連穿上西裝卻不知道是否穿得好看,居然要領導世界!中共政權要全面管控香港,我們可以回敬一句:「大老爺,你仍未夠班!學好香港的廣東話,知道怎樣無拘無束地面對西方世界時才管控香港吧!」明白香港廣東話的種種特色更是反對普教中最有力的理由,堅持以廣東話教學才能保持香港的特色;要堅持廣東話教學當然要明白香港廣東話的意義。全面發掘這項重要資源,橫蠻如中共政權亦無須畏懼!


作者:馬國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