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我慘遭性騷擾(馮睎乾)

我慘遭性騷擾(馮睎乾)


日前收到女網民傳來「艷照」,我拳頭當場硬了。不能只有我看到,立即轉發給內子,她笑說:「人寫專欄,你寫專欄,寫到畀人性騷擾,反省吓啦!」本來不想寫這糗事,適逢近日聽聞大陸出現「小三培訓班」,打正招牌宣稱「沒有拆不散的家庭」,此unhealthy wind吹來香港,仲成世界?為改善社會風氣,我決定壯烈犧牲,自爆家醜。
兩年前,女網民加了我臉書,自稱粉絲,初時問我關於書的問題,我不虞有詐,就回應幾句,後來她無故自爆身世,講了很多不該跟陌生人分享的故事,我心知不妙,懶得再答。若是朋友,當然無所不談;但以為自己無所不談,人家就自動成為朋友,那就大錯特錯。其後她多次相約,我都直接拒絕,她問「我們將來會是什麼關係」,我就斬釘截鐵答「無關係」。馮翁垂垂老矣,沒中年危機,懶得孔雀開屏,自問一直沒發放錯誤信息,最可疑的一次,是兩年前她跟我談論A片,我開玩笑答了幾句,現在回想也是不該的。
我去年結婚後,女網民沉寂一輪,我天真地以為她覺醒,誰知隔了半個月即重出江湖,聲色俱厲怪我「隱瞞婚訊」,又狠狠譴責我不予她機會。我無視,她就自言自語,還想約見面。有次我好心勸她找男友,她罵我煞風景,破壞幻想。女網民還講了很多露骨的話,我連複述也羞於啟齒,這兒就不說了。但前幾日她變本加厲,自拍「艷照」傳給我,相片中拉高水手服,露出半個胸部,還模仿AV女優,嘴唇半張。我當時的心情,文藝說法可用「是可忍,孰不可忍」來形容,真心話比較有力,「P你個K」。發來照片後,還特地叫我留心她身旁書架──顯然很滿意自己的幽默感。
論客觀條件,女網民廿多歲,學歷不差,五官正常,何必做到這地步呢?難道是愛?太笑話了,給我發這種相片,本身就是最大侮辱,當我狗公是不是?狗公看了也許扯旗,我看了只會扯火──怒火的火──這樣不了解我,做普通朋友也絕無可能。關於她的事,到此為止,我不會透露她的身份,算是留了一條退路,希望她今後自重。
女網民來自大陸,而大陸的「二奶小三」文化蔚為奇觀,不知是否耳濡目染,性情受了影響?千萬不要以為我一竹竿打一船人,我有其他來自大陸的女性友人,皆行止端正,只是我們也不能否認,中港台三地,似乎以大陸的情婦最明目張膽,不但為自己爭取權益,成立小三協會,還以三月三日為「小三節」,二月十三為「二奶節」。大陸的小三文化,香港人所知不多,比如港人以為小三就是二奶,這是很外行的看法,對國內專才而言,小三和二奶雖然都是第三者,但小三會付出感情,二奶只是為錢,所以小三應定義為「新時代的職業情婦」。近日小三培訓班有個強大文案,即「沒有拆不散的家庭,只有不改變的自己」,震驚七百萬港人,其實類似口號我幾年前已聽過,當時說:「沒有拆不散的家庭,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全世界大概只有中國,而中國只有在這個新時代,才能這樣堂而皇之將「拆散別人家庭」視為一項驕人成就。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情婦軍團,元配該如何負隅頑抗呢?有人說,窮人和富翁的區別只在一個地方:脖子以上。好男人和渣男的區別亦然。不要以為丈夫憑良好的品格,就可擊退蜘蛛女和狐狸精,郭靖的品格也夠好,但黃蓉不是照樣把他從華箏手上奪過來嗎?與其消極指望男人的品格,不如努力改良他的品味。腦袋越混沌,品味越俗的人,吸引他的閒花野草自然越多,因此他出軌機率就越高;若他神思清朗,眼睛生在額頭上,自然越難碰上心儀對象,就要無奈地忠貞不二。當然,婚後才特訓丈夫,往往太遲,所以真正的解決方法,就是媽媽奉為金科玉律的「贏在起跑線」。當初選擇結婚對象時,務必帶眼識人,姊妹們緊記:天下沒有拆得散的家庭,只有嫁錯了的老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