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編劇越界之作《短暫的婚姻》出眾 莊梅岩現實人性(蘋果日報)

編劇越界之作《短暫的婚姻》出眾 莊梅岩現實人性(蘋果日報)

■莊梅岩希望林鄭能解決工廈問題,有地方綵排舞台劇。

【《蘋果》專訪】今時今日,尊重觀眾智商是何等難能可貴。陳奕迅主演的劇集《短暫的婚姻》,早前悄然在ViuTV播出,卻贏得極大迴響,全因劇本出眾,跟一般「膠劇」太有分別。編劇的正是著名舞台劇作家莊梅岩(Cancer),難怪劇集刻意留白、點到即止,是品味、智慧的結晶。現實的荒謬,都是Cancer筆下題材,社會越動盪,人物面貌就越分明。
撰文:馮國康
是緣份。若不是莊梅岩幾年前已開筆撰寫這個婚姻故事,若不是ViuTV高層邀請,若不是陳奕迅形象跟Galen相似,便不會令從無意欲編電視劇的莊梅岩,獻出破例的第一次。Cancer日前重回劇集主場景——何文田街接受《蘋果》訪問,對於《短暫的婚姻》獲網民激讚,她只輕輕一笑:「我真係唔敢講高低,同埋膠唔膠嘅分別。只可以話今次五集好適合我,因為我寫舞台劇都係兩個零鐘嘅事。」

對政府氣餒

大學修讀心理學的Cancer,曾創作得獎舞台劇《法吻》和《聖荷西謀殺案》,人性陰暗面刻劃細膩,角色衝突引發的張力更是引人入勝。《短暫的婚姻》的衝突位,是剛喪妻的Galen偶遇老公出軌的Mal(蔡思韵飾),兩個失意人發展出俗世不容許的短暫曖昧,也嗒落有味。不過Cancer最喜歡而最同情的,卻是失婚律師Cece(蔡潔飾):「我見好多婦女,一方面為事業掙扎,另一方面又要帶小朋友係好辛苦。」
Cancer有愛錫自己的老公,可減輕湊仔負擔,但做全職編劇也不容易,尤其編劇是公認的辛苦、低薪及不受尊重,她打趣說:「乞食嘅行業啦直情係!其實好多人已經唔計較收入低過市面,但你掏心掏肺寫咗個劇本,到最後可能俾人加個名落去,或者改到亂七八糟。咁好難留得住有心有能力嘅編劇。」政府常說支持文化創意產業,卻沒有實質行動,也是令Cancer最氣餒的一環。「我希望工廈問題,佢(林鄭)會解決。我哋唔係做賊!我哋只想要一個地方rehearsal,點解又犯法、又抄牌、又要你犧牲?除非你係想打擊文化藝術。」

手執新題材

現實的種種荒謬,都成為Cancer筆下題材,她認為社會越動盪,人物面貌越分明:「以前你睇文化大革命,點會出到四人幫呢啲人、點會講到呢啲唔係人講嘅說話呀?呢幾年你就會發現歷史係不斷重複,人呢,原來冇乜點變。」
縱然做編劇有憾,但Cancer深明自怨自艾是無濟於事,惟有用盡有限資源去繼續創作好故事。《短暫的婚姻》的愉快經驗,令她有意欲去嘗試編電視劇和電影,而手頭上便有關於遺產和移民的題材。「我都希望寫劇本會令人思考,然後一齊討論,希望從中得到一啲自己都唔知嘅答案。」
攝影:仇志德
場地提供:香港康得思酒店The Garage Bar

代入角色 獨白弦外之音




在本地舞台劇界享負盛名的莊梅岩,曾五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編電視劇卻是首次。促成合作主因,不是貪過癮,不是陳奕迅,而是ViuTV給予的高度自由。「電視劇始終講市場、講收視,呢個本身就係一種限制。但我覺得ViuTV冇大台嗰種綁手綁腳、嗰種市場憂慮,唔會覺得淨係師奶睇。」
《短暫的婚姻》播出後獲得高度評價,上周更播出五集一氣呵成版。劇集表面講述人妻與鰥夫的感情缺失,Eason每集的獨白卻似有弦外之音,似是對香港現況的情感宣洩。Cancer說:「我寫嘅獨白,唔係莊梅岩嘅獨白,係Galen嘅獨白。我嘅工作、我嘅專業,其實係代入佢嘅角色。」她認為懂得抽離很重要,只有這樣才能站在不同角度去審視每一件事。

港劇之弊 市場明星主導

莊梅岩曾被港劇感動過,尤愛韋家輝的《大時代》與戚其義的《天與地》,認為前者在創作人物有革命精神,後者在主題上有革命精神。對於「今不如昔」,她自有看法:「我覺得唔係觀眾問題,係關於你點樣栽培編劇,畀幾多尊重編劇嘅問題。」
Cancer認為港劇從來市場主導,有時為遷就明星,未經編劇同意便亂改劇本,導致故事不合邏輯,情節支離破碎:「其實唔係損害緊編劇,係損害緊個故事。」宏觀近年歐美日韓台劇遠比港劇優勝,Cancer不認為是「人種論」:「我唔相信歐洲、美國啲人寫嘢叻啲,係個環境重唔重視我哋嘅創作。香港到𠵱家,編劇係冇版權費。其實如果嗰樣嘢好,應該要分一杯羹畀佢哋,咁先至有動力令佢哋繼續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