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掌故王細數 一夜夫妻豈止百二蚊(蘋果日報)

掌故王細數 一夜夫妻豈止百二蚊(蘋果日報)

鏞記破格重塑停辦多年的風月宴,劉天賜、鄭寶鴻與沈西城三位掌故王的「後土」,是各有事業的女中豪傑,怡園酒莊少莊主陳芳、胡琴演奏家陳璧沁與「女皇」網台主持人歐昶瑩,鏞記酒家行政總裁甘蕎因,豪情不輸硬漢。
飲食男女,風月無邊。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香港攞正牌的塘西盛世,也帶旺附近的飲食業。單是山道,廿多家大小酒樓倚着妓寨「四大天王」而建,還未計具規模妓院自設飯堂,輕巧的酬酢、豪氣的霸王夜宴,晚晚開局。夜未央滿樓酒色、煙花地滿園春色、尋花客滿臉急色,一幕又一幕銷魂的都市浮世繪。
廿多年前起,中環鏞記應熟客要求設計了一頓摩登風月宴,食材刁鑽之外,菜名以至賣相優雅中洋溢性暗示。24人的銷魂飯局,昔日動輒八萬十萬落樓,雌雄配對今夜不設防,近幾年已絕迹。《蘋果日報》邀得鏞記破格重塑這失傳特色宴,更找來劉天賜、鄭寶鴻、沈西城三位豪情掌故王連同被賞賜的「後土」(女伴)開局,重現香艷的旖旎春色。

琳琅滿目通桌鋪,老饕之意豈在食?杯酒間回溯風流未了花事。

「阿姑肯與飲客一夕風流前要『執寨廳』,即是霸王夜宴,宴請青樓上下約七八十位小姐擦一餐,以示架勢堂,嫖客花費二三百元,相當於現時六七萬元。」寫過《香江風月》一書的鄭寶鴻,甫入席即化身白頭宮女,細訴塘西拾遺、阿姑艷史、舊時潮語、嫖友「包膠」,都是風月年代的集體回憶。

昔日鶯樓尋芳,「一夜夫妻」豈止百二蚊?

豪客一擲千金花天酒地,換得由妓寨地下拾級登樓之際每層歡呼「XX少到」,威到冇朋友。但執完寨廳有沒有下文?還得看阿姑心情。在青樓,「猜飲唱靚」的妓女家教嚴過千金小姐,她們與恩客交往更有一套制度,見個面都要飛箋(發邀請函)才算矜貴。花箋收費一元,已是平民半個月人工,一蚊叫到一隻雞,衍生了「一蚊雞」。「塘西阿姑是世界上最高竇的老舉。」鄭大少笑指,煙酒打賞,甚麼夾翅費、開果碟費、毛巾費、「白水」之類貼士名目多到嚇死你。「很多時阿姑o趙完便鬆,讓急色恩客在房等到口水乾,慘變乾煎石斑。」

記者:鄭天儀

(價錢按食材級數及人數而定。)


鏞記破格重塑停辦多年的風月宴,劉天賜、鄭寶鴻與沈西城三位掌故王的「後土」,是各有事業的女中豪傑,怡園酒莊少莊主陳芳、胡琴演奏家陳璧沁與「女皇」網台主持人歐昶瑩,鏞記酒家行政總裁甘蕎因,豪情不輸硬漢。

一圍$66,240 九男九女嘆一柱擎天


鏞記總廚蔡偉初忙着炮製風月宴仍不忘搞笑,指男歡女愛跟烹調道理一樣:「都是由生煮到熟囉
鏞記「風月宴」廿多年前由甘健成與大廚們合力設計,收集了不少老師傅的智慧,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二京二生」、「四冷四熱」,還有主菜「八大八小」,「洞裏藏霞」、「一柱擎天」、「鴛鴦交合」、「繡榻藏春」……還有「粥宴」和甜品,下午四時入席,隨時食到凌晨才散席,但宴到一半各人已飽上喉頭,把酒談鹹故,甜味在心頭。

下午時分,步入被喻為飲食少林寺的鏞記廚房,熱氣騰騰,鏞記酒家總廚蔡偉初(初哥)正在忙着炮製風月宴。「很多食材根本很難找到,有錢都找不到。」初哥抹着汗介紹最難製的一味菜「輕扣雲裳」,燒雲腿欖角炒田雞扣,逐粒逐粒撕走田雞胃不能食的薄膜,撕到手指甲痛。「其實由頭到尾菜式含意都非常搞笑,食客要慢慢咀嚼當中的字眼,菜式配搭和襯托的意思。」
記者:鄭天儀

(價錢按食材級數及人數而定。)

半點朱唇萬客嘗,塘西阿姑都會包養小白臉來平衡心理,就似如花包養十二少一樣,也有妓女沈迷鴉片,晚景淒涼。不過,富豪不嫌棄而帶妓女埋街真有奇事,甚至做埋正室留為佳話。有大家族兩代人便娶了三個琵琶仔為妻,琵琶仔即鴇母訓練的處女雛妓,恩客要替其「開苞」動輒要花幾千元,相當於現在幾十萬,貴過娶老婆。羅澧銘的《塘西花月痕》記載,開苞前鴇母會替琵琶仔上頭如新婚,開苞後會戴孝,象徵霧水丈夫已死可以再嫁,即接客開展迎送生涯。「開了苞的妓女叫尖先生,字面看是個小童,實際上已是大人。」鄭寶鴻說。
抵死風月舊詞:塘西風花雪月,特別喜歡轉彎抹角、借東喻西玩神秘,昔日各種有趣的煙花地暗語,意思十分抵死。
【火山孝子】
形容慾火焚身猴急色鬼,未收工靈魂已趕往塘西「流星趕月」,更有被笑為「烏雞白鳳丸」,意謂「給女人食」。

【后土】
風月宴上,主人和男賓客背後各坐一名陪酒阿姑,稱為后土,猶如墓穴的靠山。若沒有女陪的獨男,會被笑為「身後蕭條」。

【白水】
貼士及餽贈,昔日妓寨還有「夾翅費」、「開果碟費」、「毛巾費」,總之巧立名目要鋸到急色水魚一頸血。電影《胭脂扣》的如花便收取謝賢五百大元摸下耳珠仔咋。

【尖先生】
由鴇母自小培養的處女雛妓稱為「琵琶仔」,一旦梳櫳(即破處)後,就會被叫尖先生,意思看來是「小」童其實已是「大」人。

【白板仔】
即係專騙財騙色的小白臉,又叫「老舉湯丸」,很多都是伶人,若女人戀上伶人稱為「中伶毒」或「蓆嘜」。大部份塘西妓女晚景堪憐,不是被包養白板仔騙去積蓄,就是沉淪毒海或身染性病。

【乾煎石斑】
人紅自然囂,就算你冧掂了某紅牌阿姑與你一夕風流,吃過霸王夜宴訂埋房,無職業道德的阿姑最後都可能放你飛機,讓你猶如一條又熱又急的「乾煎石斑」。

【一蚊雞】
昔日的花箋又稱為「楷」(音Kai),每張花箋一元,稱為「一蚊楷」,慢慢讀成一蚊雞。當時「一蚊」可以叫到一隻「雞」,故稱「一蚊雞」。


資料來源:羅澧銘著《塘西花月痕》、鄭寶鴻著《香江風月》

記者:鄭天儀

擺設藏性暗示 單料銅煲一滾就熟


塘西夜夜笙歌,阿姑晚晚去幾轉飯局胃都傷,故並非每場飯局都是豪舉,甚至會叫周圍酒樓外賣,霸王夜宴就比較豪。鏞記將摩登風月宴推到另一種食玩兼備的飲食體驗,除了食材講究外,餸名與賣相也別出心裁,大灑鹽花。唯一不同,舊時公子哥兒溜漣煙花地,吃飯由早食到晚,現代人事忙,吃幾小時已很奢侈。
據在鏞記工作49年的營業部經理沈華透露,廿多年前開始某位律師熟客年年在鏞記舉辦風月宴慶生,只是食客帶來的「後土」不是鳳姐而是太座。「有時男賓反而坐了圓櫈服待女賓,始終是家中老闆嘛。」以前偶爾也有專業人士或內地豪客辦過風月宴,某已故傳奇商人也是座上客,但自老闆及風月宴菜餚總設計師甘健成2012年過身後,風月宴便停止了。

風月宴擺設講究且蘊藏暗示,形容男女一滾就熟、火速掟煲的「單料銅煲」抵死出現,男的用象牙筷或紫檀木筷,女的用漆筷,前面放着噹噹毛巾,服侍大少抹身抹面或抹嘴,或用不求手替他搔癢。

記者:鄭天儀

豪情掌故王設宴饗女伴 細說塘西風流事

【文化籽:籽談風月】
飲食男女,風月無邊。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香港攞正牌的塘西盛世,也帶旺附近的飲食業。單是山道,廿多家大小酒樓倚着妓寨「四大天王」而建,還未計具規模妓院自設飯堂,輕巧的酬酢、豪氣的霸王夜宴,晚晚開局。夜未央滿樓酒色、煙花地滿園春色、尋花客滿臉急色,一幕又一幕銷魂的都市浮世繪。
廿多年前起,中環鏞記應熟客要求設計了一頓摩登風月宴,食材刁鑽之外,餸名以至賣相優雅中洋溢性暗示。24人的銷魂飯局,昔日動輒八萬十萬落樓,雌雄配對今夜不設防,近幾年已絕迹。《蘋果日報》邀得鏞記破格重塑這失傳特色宴,更找來劉天賜、鄭寶鴻、沈西城三位豪情掌故王連同被賞賜的「後土」(女伴)開局,重現香艷的旖旎春色。
琳琅滿目通桌鋪,老饕之意豈在食?杯酒間回溯風流未了花事。

「阿姑肯與飲客一夕風流前要『執寨廳』,即是霸王夜宴,宴請青樓上下約七八十位小姐擦一餐,以示架勢堂,嫖客花費二三百元,相當於現時六七萬元。」寫過《香江風月》一書的鄭寶鴻,甫入席即化身白頭宮女,細訴塘西拾遺、阿姑艷史、舊時潮語、嫖友「包膠」,都是風月年代的集體回憶。
昔日鶯樓尋芳,「一夜夫妻」豈止百二蚊?
豪客一擲千金花天酒地,換得由妓寨地下拾級登樓之際每層歡呼「XX少到」,威到冇朋友。但執完寨廳有沒有下文?還得看阿姑心情。在青樓,「猜飲唱靚」的妓女家教嚴過千金小姐,她們與恩客交往更有一套制度,見個面都要飛箋(發邀請函)才算矜貴。花箋收費一元,已是平民半個月人工,一蚊叫到一隻雞,衍生了「一蚊雞」。「塘西阿姑是世界上最高竇的老舉。」鄭大少笑指,煙酒打賞,甚麼夾翅費、開果碟費、毛巾費、「白水」之類貼士名目多到嚇死你。「很多時阿姑𡁻完便鬆,讓急色恩客在房等到口水乾,慘變乾煎石斑。」
闊少撚花,各出其謀,銀彈與心思兼備,恐怕要「贏在投胎前」。
縱橫花叢半世紀的沈西城搶白,紅牌阿姑都吊高來賣,有人豪花五十萬都未能一親香澤,相等於現在幾千萬。電影《胭脂扣》裏飾演十二少的張國榮,不是又燒炮仗、寫對聯、送大床為博如花芳心嗎?
「有大家風,無青樓習」是塘西女神的最高指標。有趣是,現代男女都愛胸前「事業線」,三十年代的美女崇尚波平如鏡,審美觀南轅北轍。沈西城揀女竟然以內涵為先,獨厭「十三點」;鄭寶鴻鍾情長衫美人;賜官說女人「有容乃大」,容解作胸前容量也。
我們的女嘉賓談風說月也豪情不輸硬漢。既開酒莊又做過殯儀的陳芳以「醉生夢死」形容自己經歷,試過遇上光頭村長屈機隊酒,她剛烈回敬。「我舔了他的光頭,叫他替我乾了它,他儍了眼,結果一飲而盡還自隊兩杯。」
談到真.男神,美艷的網台主持人歐昶瑩大發偉論:「That's nothing erotic than a good conversation(沒有比一場精采對話更引人入性)」她更公開徵求能在言談間令她高潮迭起的男人。

想娶紅牌阿姑 用錢當柴煲綠豆沙

塘西夜夜笙歌,阿姑晚晚去幾轉飯局胃都傷,故並非每場飯局都是豪舉,甚至會叫周圍酒樓外賣,霸王夜宴就比較豪。鏞記將摩登風月宴推到另一種食玩兼備的飲食體驗,除了食材講究外,餸名與賣相也別出心裁,大灑鹽花。唯一不同,舊時公子哥兒流連煙花地,吃飯由早食到晚,現代人事忙,吃幾小時已很奢侈。
據在鏞記工作49年的營業部經理沈華透露,廿多年前開始某位律師熟客年年在鏞記舉辦風月宴慶生,只是食客帶來的「後土」不是鳳姐而是太座。「有時男賓反而坐了圓凳服侍女賓,始終是家中老闆嘛。」以前偶爾也有專業人士或內地豪客辦過風月宴,某已故傳奇商人也是座上客,但自老闆及風月宴菜餚總設計師甘健成2012年過身後,風月宴便停止了。
霸王夜宴的表演節目,除了癡男怨女卿卿我我餵食娛賓外,主角阿姑更會替全宴人夾翅。「以前的翅是群翅,所以要用筷子夾,現在是翅群。」劉天賜摸摸長鬍子說。「試過有位阿姑不肯替某大少夾翅,給整碗翅照頭淋,被笑戴魚翅帽。」鄭寶鴻補充,還說了一個有個煲綠豆沙的經典塘西故事。
「追求者眾的紅牌阿姑阿桂開出條件,誰能用銀紙當柴燒煲熟鍋綠豆沙就嫁給誰,那是天價,主人翁最後淪落街邊賣花生。」鄭大少翻查多年的舊報紙,無意中見到有記者採訪這過氣阿姑的報道,阿桂說事件從沒發生,只是傳說。
但得同衾共枕,怎信花蝶無愁?

處女下海後要戴孝

半點朱唇萬客嘗,不少阿姑都會包養小白臉來平衡心理,就似如花包養十二少一樣,也有妓女沉迷鴉片,晚景淒涼,像阿桂。不過,富豪不嫌棄而帶妓女埋街真有其事,甚至做埋正室留為佳話。有大家族兩代人便娶了三個琵琶仔為妻,琵琶仔即鴇母訓練的處女雛妓,恩客要替其「開苞」動輒要花幾千元,相當於現在幾十萬,貴過娶老婆。羅澧銘的《塘西花月痕》記載,開苞前鴇母會替琵琶仔上頭如新婚,開苞後會戴孝,象徵霧水丈夫已死可以再嫁,即接客開展迎送生涯。「開了苞的妓女叫尖先生,字面看是個小童,實際上已是大人。」鄭大少補充。
「做過三年老舉,勝過一個狀師」俗語,形容妓女的手段高明,當然是鴇母特訓的功勞。
「鴇母通常會先訓練歌伶,博其一躍成名,五音不全的只好投身風月行列。」以前還有「唱腳」(歌伶)和「老橫」(樂師)娛賓,甚至會請得紅伶獻技。除女伶外,塘西亦有不少失明男伶專唱淒怨動人或鹹濕南音。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我特意請來六歲已開始學胡琴的年輕演奏家陳璧沁替風月宴助興,席間她拿起琴隨口哼了句搖板,那是道盡妓女與嫖客風流債的《客途秋恨》。淒惋一曲,拉唱出昨夜風流。
「南音是妓院、煙館、茶樓上常聽到的音樂,歌詞不少都與男歡女愛有關,故又俗稱『老舉南音』,杜煥瞽師的鹹濕歌如《爛大鼓》、《陳二叔》從不讓女人聽,說會招夭壽折福,《陳二叔》孤本錄音存於美國匹茲堡大學,我也沒聽過。」
1920至1921年可謂塘西的黃金時代,單是石塘咀(即今日西環)大小妓寨五十多家,阿姑二千多人,從事娼妓行業最少二、三萬人。「電燈着,鬼掹腳」就是形容飲客猴擒的心情。1935年香港禁娼後,僅存少數私寨秘密經營,花事凋零。
阿姑有從良、有轉戰廟街、有投身藝壇、有人挾塘西大名轉戰廣州、澳門、越南及東南亞,當然誤交黑道、沉淪毒海和賭海、百病纏身、被騙子騙財騙色更多。
石塘咀紅燈關閉,一段三十年塘西風月史也就此告終。
歡場花事成追憶,阿姑們聲色犬馬的逸事,仍會留在餐桌上筷子間,低迴縈繞,成飄渺綺夢。

記者:鄭天儀
攝影:潘志恆、伍慶泉、黃子偉、徐振國、許先煜、陳永威、鄧鴻欣、林栢鈞(部份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編輯:黃仲兒
美術:楊永昌

由紗窗邂逅到玉液瓊漿 故味重嚐風月宴

【文化籽:籽談風月】
相機食先。難怪,粗過小腿的海蔘、大過手掌的鮑魚,縱橫飲食森林多年的老饕都未必見過,食材講究之餘,復辟的風月宴,將不文優雅地吞進肚裏,就在今夜。
真戥三位穿緊身旗袍的女嘉賓辛苦,滿桌美食,卻不能放縱柳腰;三位掌故王當然毫無避忌,豪情暢飲不夜天,有味笑話送佳餚。
「廣東俗語『象牙筷子夾海蔘』聽得多,實戰原來真係夾唔起,現代人叫起重機都吊不起,哈哈。」品嚐名為「一柱擎天」的蝦子一品大烏蔘,賜官鬼馬自嘲,即被女嘉賓安慰科學進步,爹親娘親不及「偉哥」親。
「發財手送入添丁口。」飛觴醉月、夜夜笙歌,風月宴最盞鬼的餘興節目,「後土」美女餵食也。《胭脂扣》裏面的梅艷芳與十二少調情,也曾說過這句不文俏皮話。
鏞記「風月宴」廿多年前由甘健成與大廚們合力設計,收集了不少老師傅的智慧,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二京二生」、「四冷四熱」,還有主菜「八大八小」,「洞裏藏霞」、「一柱擎天」、「鴛鴦交合」、「繡榻藏春」……還有「粥宴」和甜品,下午四時入席,隨時食到凌晨才散席,但宴到一半各人已飽上喉頭,把酒談鹹故,甜味在心頭。
餸菜上碟賣相沒太特別,可堪玩味的是菜名優雅中帶鹹濕,賣相大玩性暗示,最抵死是上菜排序更蘊藏男歡女愛,由邂逅到梅開二度的探索過程。「紗窗邂逅」其實是蟹黃竹笙釀蟹臂,蟹黃出自雌蟹即「蟹后」,以諧「邂逅」之音。

欲仙欲死 乾柴烈火燉鴛鴦

雞腰翅放有草根相傳壯陽的雞子,卻有個清雅脫俗的名,叫「腰還擺柳」。「肉山妲妃」不須想像,南非鮑魚扒髮菜,看圖識義,未上枱眾人已暗笑。「何解人們喜歡吃鮑魚?說是似女人生殖器。」鄭寶鴻說,廣東人向來覺得鮑魚有性暗示,但含蓄的日本人形容鮑魚單邊有殼不同於蚌和蜆由雙殼包裹,意喻單思病,添上一抹浪漫。
一輪筷起杯落,「玉液瓊漿」高潮迭起,那是一道蟹肉豬腦炒鮮奶。賜官抵死說:「不能輸在射精前,要試試這口起跑線。」席間陳芳弱弱的問,風月宴不是應該有乳豬嗎?乳豬全體向來象徵處女。賜官仰天大笑回話:「攞景嗎,在煙花地找處女?」
竹絲雞水鴨燉花膠湯名為「鴛鴦交合」,乾柴烈火燉鴛鴦,不見鴛鴦已成仙。沈西城說,「鴛鴦很可憐,一隻跟一隻很專一,只有動物走獸不一樣。」歐昶瑩妙語回話:「是啊,人是見一隻跟一隻。」
「風月宴志不在食,在乎意思及大家開開心心耍樂。其實也可以做『誓不低頭湯』、『臘腸蒸雞』或有戲劇性效果的即席撞奶。」沈經理笑着回憶,昔日風月宴食客玩得很瘋狂,「杯又打爛桌椅都推翻,笑聲與不文笑話橫飛。」
大家都知鏞記再上一層樓,價錢也向上揚。八樓的嚐真包廂,裝潢擺設刻意復古,柱樑貼上少少鹹多多趣的對聯,「風月無邊」的橫幅在上,形容亂世男女「易撻易散」的「單料銅煲」就放在桌邊,萬丈雄心多仔石榴都是意頭。座位也精心安排,男女必須梅花間竹坐,男的坐太師椅,女的要側身斜坐圓形凳,方便服侍「溫心老契」。
下午時分,步入被喻為飲食少林寺的鏞記廚房,熱氣騰騰,鏞記酒家總廚蔡偉初(初哥)正在忙着炮製風月宴。
「很多食材根本很難找到,有錢都找不到。」初哥抹着汗介紹最難製的一味菜「輕扣雲裳」,燒雲腿欖角炒田雞扣,逐粒逐粒撕走田雞胃不能食的薄膜,撕到手指甲痛。「其實由頭到尾餸菜含意都非常搞笑,食客要慢慢咀嚼當中的字眼,菜式配搭和襯托的意思。」
自從政府飭令妓寨和酒樓於1906年搬到荒涼的石塘咀,便形成「開筵坐花、飛觴醉月、夜夜笙歌、城開不夜」的繁華景象。昔日全塘西最大、最豪華的酒家,莫過於位於「四大名寨」對面、即屈地街電車總站前的金陵酒家莫屬了。電視劇《收規華》也經常以金陵酒家作背景,尤其講執寨廳情節。昔日風月菜,未必及現代精緻,急色鬼忙着鑽進溫柔鄉,山珍海味哪有味?

風月宴八大八小菜式


鏞記摩登風月宴

收費:每位$3,680起(價錢由食材級數而定,連加一、基本擺設及播放南音,不包酒水及現場音樂伴奏)
人數:最少12人(6男6女);可增至16人(8男8女)或18人(9男9女)
地點:鏞記8樓嚐真全廳(需10日前預訂)

記者:鄭天儀
攝影:潘志恆、伍慶泉、黃子偉、徐振國、許先煜、陳永威、鄧鴻欣、林栢鈞(部份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編輯:黃仲兒
美術:楊永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