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應有此報(陶傑)

應有此報(陶傑)

 

美國大選,終於出現所謂爆冷,大亨杜林普擊敗了希拉莉。
美國白左遭到致命的一擊。他們一向自我感覺良好,盲信所謂各項民意調查。
原來真正的美國人,不敢對民意調查說真話,恐怕一表達對非法移民和伊斯蘭恐怖分子的抗拒,即刻被標籤為極右法西斯。在白左二十年來打壓言論自由的獨裁之下,幸好美國還有一人一票。虛偽的精英,與現實脫節的知識分子,與華爾街勾結而不知恥,死到臨頭還沉醉在他們自己經營的自戀的虛假世界之中,直到現實民意重擊一牶,他們才淚流滿面醒過來。
杜林普不是一個理想的總統候選人。譬如一個中學生考試,要答三張卷:第一張是美國經濟,第二張是包括非法移民在內的美國國家安全,第三張是身為世界警察的美國全球外交軍事戰略。杜林普應考,三場總統辯論,加上他的政綱,第一二張卷都答了,第三張卻是一張白卷。這樣的表現,本來不該及格。
菲律賓總統竟敢公然羞辱奧巴馬,宣布脫離美國,改投他國懷抱,說明美國虎落平陽的衰落程度。國內長期的左膠政治正確,美國以基督教慶祝聖誕、頌揚聖經,被視為「觸怒非基督教文化少數族裔」的罪惡,美國平民失去自己的身份,忍無可忍,這一次要奪回來。
問題是為什麼美國平民寧願要一個這樣的瘋子,也不要行政管治經驗豐富的精英?因為左膠長期蔑視常識。直到投票之日,德國女總理麥克萊夫人還在說:希望希拉莉得勝,因為如果出現一位美國女總統,將會是婦女權利又進一步。
今天的南韓總統、台灣總統、台灣反對黨領袖、英國首相、隨時公投獨立就變為蘇格蘭元首的蘇格蘭部長,已經全部是女性。美國的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不但女人做過,而且還有過黑人婦女。選一位領袖,不能夠以膚色性別唯一的考慮,女人早已威風八面,不需要再出一個女總統在西方證明這一點。在這個亂世,尤其戰爭狀態,智慧、才識、能力,是唯一的標準。
麥克萊夫人之類的左膠情緒,正是令美國人最反感之處。真正在等待解放的婦女,在中東、非洲、和第三世界。麥克來夫人推動解放第三世界的婦女無膽無力,反過來對婦女早已享有正常權力地位的西方走火入魔指點性別,令人煩厭。美國選民就是要選一個「歧視少數民族和婦女」的惡魔來治一治這種人。
但左膠沉迷,不會真正覺醒,他們永遠覺得反對他們的民意就是民粹。他們還要輸打贏要,他們會繼續練搬龍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