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殖民地遺福(李純恩)

殖民地遺福(李純恩)

到了暹粒,住萊佛士酒店。
這家建於1932年的酒店,法式建築,地理位置極佳,面對皇家行宮,門前一片蒼翠,鳳凰花開的時候,一串串鮮紅綴在翠綠中,風情萬種。酒店本身也有一個漂亮的泳池花園。當年酒店只有一棟主樓,後來擴建了兩翼,建築風格依舊,客房裏故意用上老式的電燈開關,以顯復古之意。酒店各處都有吊扇,緩緩轉動,微風徐來,窗外一池碧水,周圍天堂鳥、雞蛋花競放,生趣盎然。坐在寧靜的咖啡廳裏,喝着凍咖啡,吊扇轉着轉着,不知人間何世了。
柬埔寨做過九十年法國殖民地,首都金邊曾經有「東方小巴黎」之稱,那也是柬埔寨人日子最好過的時代,過了這個時代,戰火連年,殺戮不絕,血染大地,遺禍至今,寫下了一段不堪回首的現代殘酷史。經過這麼慘烈時代的人,特別懷念早已逝去的法國風情。這也是世情,人應該知好歹,人總會想念一去不復返的好日子。
法國人也很懷念那段日子,念舊也好,在商言商也好,如今一些法國人,在暹粒租一塊地,建一間法式小酒店或小餐廳,刻意在裏裏外外經營法國風情,這些人也就在那裏住了下來。遊客聽說了,便去光顧,感受一下傳說中的殖民地情調。由此想起上海人如今拼命經營的「租界風情」,開口閉口「法租界」,老洋房老情調之類,可以沾上邊就是好事。
帝國主義被趕走了,當家作主的興奮期過去之後,人清醒了,才發覺世事無絕對,革命壞事多。於是便回頭搶救,救得多少是多少,救不了造假也要。這就叫價值,有的時候不知覺,失去了才想起珍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