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滾水蛋(蘋果日報)

滾水蛋(蘋果日報)

小時候,很盼望被大人帶上茶餐廳。除了有吃的喝的,更令我期待的是,平常不會問你意見的大人們,一到茶餐廳,便忽然變得相當民主,會好聲好氣的問你想喝甚麼。望着餐牌腦交戰之際,他們會熱情的向我推介阿華田或好立克,此時,我會把握這個可以公然唔聽話的機會,排除眾議,點一杯令他們估我唔到的滾水蛋。
喝滾水蛋,有一連串的儀式。上桌時,滾水蛋會盛在一個透明玻璃水杯內,而杯則放在一隻小碟之上,杯旁有一隻茶匙。首先,我會從桌上的糖盅舀兩匙白砂糖加進杯中,接着用茶匙把載浮載沉的蛋攪爛,其間,你會看到好生生的一隻蛋在杯中魂飛魄散,變成淡黃的蛋水。這個動作,我會出盡全力去做,但無論如何大力,都無法把整杯飲品完全攪勻,半熟的蛋白總會沉到杯底。
滾水蛋通常很燙,而我又很心急,頭幾口要先用茶匙舀起吹幾下才喝,那幾口會有很濃的蛋黃香。待不太燙後,便可就着杯口一小口一小口的呷,呷着呷着便會發現愈喝下去蛋黃味會愈淡而蛋白味則愈濃。喝至近杯底時,便要格外留神,皆因那是精華所在。壓軸戲是一杯在手,輕搖杯底半熟的蛋白和未完全融掉的糖,搖得差不多,便乘勢大口一下把它幹掉。最後這一口,份外的香、甜、滑,喝完會不期然在臉上浮起一個滿足的微笑,禮成。


作者:蔡沅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