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喵星人半夜商場開P 森記書局老闆娘:佢哋係動物唔係寵物(蘋果日報)

喵星人半夜商場開P 森記書局老闆娘:佢哋係動物唔係寵物(蘋果日報)

「我又不覺這是放養,只是給牠們較多的空間,讓牠們在兩舖間遊走。但這都要注意的,還好我們這裏是地庫,城市人多車多始終太危險了,貓咪像小朋友,你要教。」北角商場地庫的森記書局,除了是現僅餘的老牌書店,這裏還住了三十多隻「中轉貓」。書店兩個舖位隔了間髮型屋,前面有一小片空地,老闆陳璇讓貓在兩店間自由來去,幾隻八卦大膽的,會趁她不注意,穿過十多個舖位的走廊,閃出地面探險。她是想讓貓留在店裏的,但貓的天性,你懂的。考慮安全,考慮對方,晚上十一點,商場拉閘,才是人貓的Party Time。
到處都是睡了貓的貓樹貓床,頂到上天花板的書櫃頂,露出幾隻睡死貓的粉嫩肉掌。始終是書店,到處貼了「請勿玩貓」的標語,書友們也老實,空氣中除翻書聲,貓咪舔毛嗒嗒聲及喉頭咕嚕聲,人貓互不干涉,書店老闆陳璇說:「這裏不是以貓作招徠,牠們都是一個個個體,是動物,不是寵物。我們之間的關係就是:『噢你在嗎?』大家在這裏相遇而已。」自從2015年盲眼貓咪福仔被偷後,現在兩間書店跟走廊共裝了八個閉路電視,看人,更看貓。貓咪在門邊閃過,眼利的陳璇瞄到一喊,貓瞬即掉頭、趴低扮瞓,或「掟彎」扮爬上貓架。留在這裏沒被領養的貓,都有故事,除了黑貓少人領養,有些生性緊張怕事的,因曾被虐而神經兮兮的,知道了,你明白讓牠們靜靜呆着最好。惟有幾隻「老油條」,貓老大熊仔,好奇喵秋蟲,對商場太熟悉,偷跑出地面探險,秋蟲瞄了我跟攝影師一眼,就豎着尾巴踏跳步往走廊走,惟差不多成條走廊的店主都是會報寸的「天文台」,一經發現,會被告發或直接抱回,秋蟲豎着尾飛般跑回店裏,表情興奮到死,人貓躲貓貓日日上演。
羽毛棒一出 眾貓齊集
晚上八、九點左右,店子陸續關門,人潮散去,三兩隻較大膽的貓咪在門口偷看,甚至出來伸懶腰,監督着等閒人離去。十一時商場落閘,熄燈,陳璇在走廊砌起圍欄、掃地又抹地,十二點,大堂遍地貓咪。食飯的、攤唞的、跑樓級的、在各家閘前「巡視業務」的,羽毛棒一出,全都聚成一圈圍住陳璇,跳呀!撲呀!飛來飛去,壯觀又熱鬧。其實留在店裏的,前身都是流浪貓,尤其是黑貓(黑貓少人領養)、病貓或性格緊張畏縮的貓,見了人都會逃。當然她會教新來小貓不可亂跑,野性八卦的幾隻嘛,就多加留意。她心目中的放養,在天大地大的國外沒問題,但在香港市區,人聲車聲嚇到緊張的貓咪亂竄,還是不妥。但更重要的是:「其實貓需要的活動空間不大,我反而覺得人與動物之間的空間要無限大。人總習慣把『我』放得太大,忘了貓咪的需要,不是我想對方怎樣,是我知道你想怎樣,我們如何適應,一起生活。」貓跳來跳去打翻東西嗎?你知牠愛跳你就把東西收好啦!牠一天要睡十六小時,你就別隨興摸牠逗牠讓牠精神緊張。牠愛到處走嗎?你就預備安全的空間給牠。「你知道貓本是愛自由的,怎麼你困牠入籠呢?有時我覺得明知有危險,就想想方法吧,怎能讓牠坐牢呢?」

感激商場裏大家的接納,怕打擾到鄰居,她教貓不能亂闖店舖,閒來為場內牆壁漆新油、抺樓梯,或為被貓抓花的鐵閘補油漆:「保持地方乾淨企理,當作回報。」其實牠們或多或少都受過苦而來。牠們知道的,知道這裏有家、有床,最重要是沒傷害牠們的人。Party Time玩到一、兩點,她一拍手,貓咪如流水歸位,她沿走廊用電筒照一遍,確定貓沒留下甚麼嘔吐物或打亂甚麼,才開始做自己的事,一切又回復平靜,等待第二晚的放貓Fever。
記者:陳慧敏
攝影:林栢鈞


晚上十一點商場落閘,陳璇羽毛棒一出,眾貓圍圈撲毛輪流表演。不過是私家Party不對外開放啊!16歲的老喵熊仔也是貓大佬,經常與秋蟲一起潛逃。蠱惑的秋蟲午後趁陳璇不備,迅速閃上馬路看車看風景,還想撲麻雀,路人一走近就飛般跑回店裏。店裏到處貼有標貼:「這裏是書店,請勿為玩貓而來。」想提醒大家,人貓都是地球上的個體,不是寵物,請留給貓咪安靜的生活空間。留在店裏的貓都有故事,有些愛躲得高高的鳥瞰群眾。多年來經這「中轉站」的貓超過三、四百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