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古人怎樣講「啪啪啪」?(馮睎乾)

古人怎樣講「啪啪啪」?(馮睎乾)

 

立法會議員游蕙禎講「扑嘢」,有人覺得「肉酸」,那怎麼說才溫文爾雅呢?陶才子受訪,建議用「敦倫、共赴巫山、交尾、交歡、交合」代替,或索性講「做愛」。我想起某英國詩人寫過一則趣事:士兵屁股中槍,某尊貴女士來看他,問哪兒受傷,士兵答:「抱歉,我不知道,我從未學過拉丁文。」原來以前有教養的洋人,每提及私處或性事,都習慣用拉丁文。中國人不說拉丁文,嫌「扑嘢」不雅,自然該用文言。
網上很多文章說「敦倫」屬於「周公七禮」云云,以我所知,都是無稽之談。《禮記.昏義》記載「六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繼而「婦至,壻揖婦以入,共牢而食,合巹而酳」(即夫婦吃過東西後,飲合巹酒漱口),然後呢?紅燭春宵,《昏義》隻字不提,一跳就是「夙興,婦沐浴以俟見」(新婦早起,洗頭沖涼,等候拜見舅姑),太陽出來了,何來敦倫之禮?其實所謂「敦倫」,即「敦睦夫婦一倫」,只是後世委婉說法,跟「周公之禮」一樣,來源已不可考,無需穿鑿附會。
古人用文言表達「性交」,到底怎麼說呢?蒲松齡《聊齋志異》會說「大相歡愛」(《翩翩》)、「與狎」(《念秧》)、「殢雨尤雲」(《荷花三娘子》)等,夠典雅不夠?姿勢方面,可參考《素女經》「玄女九法」,例如「傳教士式」,古人叫「龍翻」,「老漢推車」則叫「虎步」,諸如此類。但我覺得古人最生龍活虎的講法,沒錯,就是「啪啪啪」。《金瓶梅》第二十九回「潘金蓮蘭湯邀午戰」,講西門慶和潘在浴盆上扑嘢:「叭叭嗒嗒弄聲響,砰砰啪啪成一片……撲撲通通皮鼓催,嗶嗶啵啵槍對劍。啪啪嗒嗒弄響聲,嘭嘭湃湃成一片。」真是有聲有色。
若嫌「啪啪啪」還是太肉酸,好,你不如請小鳳姐出場,講「齊鼓掌」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